“云天,不要硬扛了,劫力反噬之苦不是谁能忍受得了的。乖乖地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我会解除你的痛苦。”江小白道。

  云天不说话,依旧是咬牙苦撑。兄弟会的任何消息,绝对不能从他的口中说出去,这是他信奉的原则,绝对不可以打破。云天知道,有一就有二,只要他开了口,那么兄弟会的秘密会从他这里全部都泄漏出去。

  直到被劫力反噬折磨得昏死了过去,云天也未透露半点跟兄弟会有关的信息。

  “他……死了?”

  白峰走上前去,以为云天被劫力折磨死了,一探鼻息才知道原来云天还活着。

  “没死,只是昏死过去了,要我把他弄醒吗?”

  江小白摇了摇头。

  白峰道:“为什么不弄醒他?再折磨他一会儿,我就不信他能不说!”

  江小白道:“他原本就受了很严重的伤,继续折磨他的话,很可能会把他给折磨死。死了的云天一文不值,我要他活着。”

  白峰冷声道:“没看出来你还这么仁义!我要是你,我就马上把云天给杀了,以绝后患。此人绝不能久留,他若不死,你这辈子绝难安生。”

  “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江小白有些厌烦了白峰。

  白峰道:“我只是希望你好好活着,毕竟一旦你死了,我也就完了。”

  “你倒是很实在。”江小白冷冷一笑。

  白峰道:“那你说怎么办?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江小白已经考虑过了,留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他打算带着云天回云天宫。

  当之前石头告诉江小白他在雪林里发现唐家兄弟的时候,江小白就已经在思考一个问题了,为什么唐家兄弟会出现在这里。后来,江小白又见到了云天,他更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云天和唐家兄弟都出现在北域雪原,这里距离云天宫那么近,再加上之前在大悲寺的时候,江小白从云天脑海之中读取到的消息,种种迹象联系到一起,江小白不得不怀疑云天宫和兄弟会之间有某种关联。

  他打算把云天带去云天宫的目的就是要查清楚兄弟会和云天宫之间的秘密。另外,唐玉虽然死了,但唐硕还在逃。江小白想要活捉唐硕,从云天身上打不开突破口,未必就不能从唐硕的身上打开突破口。

  “我们回云天宫!”

  白峰道:“好,反正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去,我没有选择。”

  “带上云天,我们现在就走。”

  江小白和白峰立即便离开了狼烟台,带着云天朝着云天宫而去。白峰和他说过,唐硕受了重伤,江小白预计唐硕可能去了云天宫,他曾是云天宫的弟子,对那里的一切都熟悉,对他而言,那里可以说是一个理想的养伤圣地。

  云天宫距离狼烟台很近,离开的时候,江小白久久地凝望着狼烟台北方的那片雪林。雪林里有令他挂念的圣女,此次离开,还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走吧。”

  白峰知道江小白的心思,“你以后还可以回来的。”

  江小白道:“但她终究是灵族的圣女,有她的使命和职责。”

  白峰笑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要是灵族没人了,就剩她一个了,她就不用守护谁了。人都没有了,还有什么职责和使命。”

  江小白心头一惊,忙道:“白峰,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可别乱来!你要是敢伤害灵族的人,我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白峰嘿嘿笑道:“在你心里,我就是那么一个丧心病狂的人吗?我好歹也是灵族的人,我还不至于要杀害自己的族人。实不相瞒,我当初设计夺取你的真元,那也是为了灵族。我们灵族实在是太弱小了,没有一个强大的领袖的话,灭亡是迟早的事。”

  “以后你和灵族无关了,灵族的事,你不许过问!走吧!”

  二人朝着云天宫的方向飞去,很快便到了地方。

  巡山弟子看到了江小白,也不敢阻拦他,直接放他过去了。江小白带着白峰直接落在了成玄子的草庐的院子里。

  “成玄子,客人来了,还不出来迎接。”

  成玄子推开门,看到是江小白,顿时便是眉头一拧。

  “哎呀,我说祖宗,你怎么又回来了?这一次又想干什么啊?”

  江小白道:“放心,这一次我不占用你的草庐。你给我安排一个地方便是。”

  成玄子看着白峰,道:“他是谁?”

  “我的劫奴。”江小白道。

  成玄子又看了看白峰背上的云天,他没有问云天是谁。

  “好好好,我给你安排地方可以。不过你不要在我云天宫多逗留,赶紧办完你的事情,赶紧滚蛋!”

  白峰道:“牛鼻子,你不想活了是吧?怎么说话的?”

  成玄子道:“我向来就是这么说话的!”

  “小子,要不要我教训教训他?”白峰主动请缨。

  江小白道:“不必了。”

  “跟我来吧。”

  成玄子把江小白三人带到了云天宫的东北角,那里有一幢小楼,很久以前便已经没有人住了,现在几乎是废弃的。

  “你们就在这儿住着吧,没事的话,别在宫中多走动。”

  江小白道:“你别急着走,还有个事情要麻烦你,你帮我把消息散发出去,就说我带着云天来到了云天宫。”

  “你想干什么?”成玄子道。

  江小白道:“不要问为什么,照做就是。”

  成玄子叹了口气,“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成玄子走后,江小白和白峰进了小楼。他们没有什么可以安顿的,只是把这里当作一个落脚点而已。

  白峰道:“你让那牛鼻子把消息散发出去,是不是想把唐硕给引过来?”

  江小白点了点头。

  白峰道:“他在云天宫?”

  “我不知道。”江小白道。

  白峰道:“这样吧,天黑之后,我出去溜达溜达,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江小白没有阻拦白峰。

  天黑之后,白峰离开了小楼,而云天也终于醒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