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哪里?”

  云天打量着四周,发现和狼烟台已经不一样了。

  “云天宫。”

  江小白注视着云天的脸,他要观察云天脸上的表情。云天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想要干什么?”

  江小白笑道:“这里总比狼烟台要舒服。”

  “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云天看着江小白,突然间大笑起来,“原来你就是个怂人。”

  江小白道:“我知道你想激怒我,让我杀了你,但我现在并没有杀了你的想法。云天,我劝你还是歇歇吧。如果你肯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那么我可以让你以后过得舒服一些。你看看白峰就知道了,他现在甘愿做我的劫奴,过的很自在。”

  “你休想!”云天道:“你有种就把我杀死,要不然的话,你的命迟早是我的!”

  江小白不再说话,他不信这个世界上能有忍受得了劫力反噬之苦的人。他再次操控云天体内的劫力,让他体内的劫力开始反噬。

  云天咬着牙,硬是一声不吭,很快他的脸上便挂满了密密麻麻的豆大的汗珠,整个人脸色都变得异常。江小白和云天较劲,他就不信云天一声不吭。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云天就受不了了,昂首痛吼起来。劫力反噬之苦根本就不是人可以承受得了的,云天也是人,他并不是铁打的。

  “说出来吧,只要说出来,我就会饶了你。”江小白道。

  “你……休……想!”

  云天依旧在苦撑,他被封住了穴道,如果不是这样,他很可能已经自杀了。

  “那就走着瞧吧。”

  江小白继续催动劫力反噬,他倒要看看云天的骨头有多硬。

  云天已经把牙给咬碎了,劫力反噬之苦实在是太难忍受了,纵然他做了很多心理准备,还是没有料到居然会那么痛苦。劫主与劫奴的关系一旦缔结而成,那么劫主在劫奴面前就掌握了绝对的权力,真的可以操纵他的生杀予夺。

  “我是绝对不会出卖兄弟会的!江小白,你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任何有关兄弟会的消息!”

  语罢,云天的口中突然涌现出了鲜血,随即他张口一吐,半截舌头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那半截舌头落在了江小白的面前。

  江小白一怔,心头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没想到云天居然如此刚烈,竟然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你没有了舌头,但这并不妨碍你把我想知道的信息传递给我。”

  云天根本没有听到江小白说了什么,他再一次疼得晕死了过去。

  白峰在云天宫里面转悠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最终回到了这里。

  “这是什么?”

  看到地上的半截舌头,白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江小白道:“云天为了不能说话,他把他的舌头给咬断了。”

  “呵呵,真是个蠢货,不能说话,还可以用神识交流啊。云天这家伙真够蠢的。”白峰看着倒在一旁的云天,冷笑不已。

  江小白问道:“你呢,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别提了,一点发现都没有。”白峰道:“如果说今晚我出去有什么意义,那就是我把云天宫的布局大概给弄清楚了。”

  江小白道:“云天这厮远比我想象得要硬,劫力反噬之苦他都扛下来了,还有什么办法能撬开他的嘴呢?”

  白峰道:“这厮之所以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他知道你不敢杀他。其实如果你真对他下点狠手,这厮说不定就全撂了。”

  江小白道:“我并没有对他留情。”

  白峰道:“如果他真的能扛住劫力反噬之苦,那么我劝你还是马上把他给杀了,这样的人实在是太恐怖了。万一让他抓到机会,你会死得很惨。”

  江小白道:“他已经是我的劫奴了,他是杀不了我的。”

  白峰道:“他没有办法亲手杀了你,可是他可以通过其他办法干掉你啊。江小白,你听我一言,这厮不能留着!否则后患无穷!”

  “我决定放了他。”江小白平静地道。

  “什么?”白峰以为自己听错了,花这么大力气才抓到的云天,怎么可能放虎归山?

  江小白道:“你没有听错,我就是要放了他。”

  “江小白,你的脑子是坏掉了吗?放了云天,你这是作死啊!”白峰道:“我TM真的搞不明白你在想什么。”

  “我自有我的打算,你无需多问。”

  已经做了决定,江小白不会再回头,他走到云天的跟前,往他的隐脉里面输入了充盈的劫力。这么多的劫力足够云天用半年的,半年之内,他都无需再补充劫力。

  随后,江小白解开了云天被封住的穴道。

  “我们走吧,等他醒了,他自然会离开的。”

  “你真的要那么做?”白峰皱眉问道。

  江小白道:“我难道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白峰道:“你这是作死!”

  江小白笑了笑,没有反驳他,转身向外走去。白峰跺了跺脚,叹了口气,跟了出去。

  半个时辰之后,云天苏醒了过来,他马上就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体内劫力的充盈,让他感觉舒服了许多,似乎连伤势都变轻了不少。

  他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江小白,心中纳闷。

  “那小子人呢?”

  云天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动了,这才知道原来身上的穴道已经解开了。

  云天马上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他不管江小白在不在附近,对他来说,重获自由比什么都重要。

  就在此时,江小白和白峰站在高空之上,二人正看着下方。

  “他出来了,你现在要是后悔了,咱俩下去还能逮住他。等过一会儿,咱们就找不到他了。”白峰道。

  江小白道:“我后悔什么?就是要让他逃走。”

  “我看你是疯了!好不容易抓到的,现在又把他给放了,那你之前干什么抓他?”白峰气道。

  江小白不和白峰解释什么,没有那个必要,他有他的想法。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