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再说一遍?”白峰道。

  赤脚僧笑道:“你个蠢货,你的主人要救你了!”

  他转而看向江小白,“交出圣子,老衲就把你的奴隶还给你。不交出圣子,那么老衲只能宰了你的奴隶。”

  江小白既然已经做了决定,便没有什么再犹豫的,只不过他担心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他必须得解决,否则他不会交出圣子。

  “你的条件我答应你了,不过我也有我的要求。圣子在我手上,我会交给你,但是我不能保证在把圣子交给你之后,你会让我和白峰安全离开。所以,我的要求是暂时不把圣子给你,但我向你保证,在我确认了安全之后,一定会把圣子放出来。”

  他的担心并非是多余的,面对这样一个随时都可以轻松干掉他们的强者,他的这份担心是必须的。

  “放心,杀了你们d并不在我的计划之中,我不会多此一举的。”赤脚僧道。

  “对不起,恕我不能相信你的话。你我初次见面,我对你毫无了解,你的话我不敢相信。”江小白道:“你如果不满足我的要求的话,你就是杀了白峰,我也不会把圣子交给你。你说你想通过折磨我,让我屈服。呵呵,我倒是有可能屈服在你的手段之下,但绝对不是近期。可能你对我用了十八般手段之后,还得再想出十八般来,才能昂我屈服。但是你要救的那个圣子可没有那么长的时间等着你。云天已经跟我说了,圣子一旦不吸食人的精气,便会和花离开水的滋养一样慢慢枯萎。实不相瞒,他现在已经开始在‘枯萎’了。你得抓紧时间了。”

  江小白要充分利用好手里的这张牌,他只有这张牌,一旦打出去,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必须要慎重再慎重。如果利用好圣子这张牌,他完全可以扭转目前被动的局势,把主动权抓到自己的手中。

  刚才的那番话已经触动了赤脚僧,他要救的是个活的圣子,若是圣子死了,就算是救出来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好!”

  赤脚僧答应了江小白的要求,道:“不过我得补充一个要求。你必须把圣子放在我指定的地方。正如你所言,我们吃次见面,我也不会信任你说的话。”

  江小白爽快地道:“好,我按照你说的去做便是。你要我把圣子放在何处?”

  赤脚僧指着西方,道:“从此处往西五百里,到了那里,你会看到一个村庄,把圣子放在村庄的任何一处都可以。”

  “可以。”江小白看了看白峰,道:“现在你可以放了他了吧?”

  “当然。”

  赤脚僧道:“小子,如果你敢耍花样的话,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记住,只要我想找到你,无论是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到你。”

  江小白道:“我不是那样的人,既然我们已经达成了交易,我会按照规则来办事。”

  “你还行吗?”江小白看着白峰。

  “还行。”白峰点了点头,他看向江小白的目光已经有了一些变化。

  “走吧。”

  二人朝着赤脚僧所指的方向飞了过去,他们都身受重伤,所以速度要比平时慢了许多。

  五百里的路程对他们而言若是平时,只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现在的这种情况下,他们两个却是花了有半个小时才到达。

  出了沙漠没有多远,眼前便出现了一座村庄。这座村庄已经超出了华夏国的地域,因而村庄与国内的也大不相同,风格迥异。

  江小白和白峰没有心情欣赏这异域风情的村庄。

  “真把圣子给放下啊?”白峰道。

  江小白道:“我答应他了,我像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吗?”

  白峰嘿嘿笑道:“我的意思是对那种人没有必要信守承诺。”

  江小白道:“正如他所言,以他的本事,只要想找我们,我们就算是藏到了天涯海角,他也还是能找到我们。不想死的话,就按照和他的约定去做。”

  白峰不说话了。

  “你先走。”江小白道:“你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我等一会儿再把圣子放出来。”

  他手里只有圣子这一张牌,一旦打出去了,手上便无牌可用了,所以必须要慎重行事。

  “我不走,要走一起走!”白峰道。

  江小白道:“你必须走,我得留一手防着他。一旦我把圣子放出来,我们手上就再也没有任何可以威胁他的东西了。万一他食言了,我们两个就都完蛋了。”

  白峰道:“我走了,那你怎么办?”

  江小白笑道:“一个人死总好过两个人都死在这里吧!”

  “你是不是傻了?我是你的劫奴啊!你一旦死了,我还能活得下去吗?所以说你的推论根本不成立。当然了,想让我先走,那也可以,除非你解除了我和你劫奴与劫主的关系。”

  江小白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罢了,你爱走不走吧。”

  白峰道:“要不你把我们的关系给解除了?”

  江小白道:“我没有那能力。”

  “那就是了,为了不受劫力反噬之苦,我就只能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你了。”白峰道。

  江小白道:“少废话了,赶紧找个地方吧。”

  白峰道:“随便找个地放把他扔下就可以了,还要怎样?”

  江小白心想也是,不过在放出圣子之前,他还是用神识扫荡了一下周围,看看赤脚僧有没有跟过来。

  他没有任何的发现,这才把圣子从虚拟空间里放了出来。

  “他是不是要死了?”

  现在的圣子已经站不起来了,软的就跟下了锅的面条似的。他的状态看上去很不好。

  “管他去呢,反正我们放下圣子的时候,他还是个活的就是了。走!”

  二人立马离开了这座小村庄,为了躲避赤脚僧,江小白没有返回去,而是往更西边的地方去了。

  白峰很不解,“我们为什么还要往西边去?”

  江小白道:“西边是那和尚的地盘,他应该不会想到我们居然有胆子在他的地盘上,灯下黑的道理可懂?”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