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碗羊汤,一对小情侣居然闹到了要分手的地步。江小白在旁边听着,才知道他们已经谈了四年,再过两个月就要结婚来。

  真正的感情绝不是这样的,真正的感情是可以经得住惊涛骇浪的。真正相爱的人,要懂得享受爱情的甜蜜,也要学会包容和解决两个人相处之中所产生的问题,要有可以携手走在铺满金黄色的银杏叶林间小道上的浪漫,也要有能够并肩应对惊涛骇浪的勇气。

  过了没多久,有食客陆续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意犹未尽的神采,但是每个人的脚步都是轻快的,至少说明他们喝到的那碗汤是可以满足他们的味蕾的。

  江小白就站在外面,大概八点半的时候,小店里面的食客终于都走完了。最后一个离开的是一位身穿黑色大衣的中年男人,他竖着大背头,看上去颇有几分威严。他出来的时候,司机和秘书一起迎了上去,看得出来,此人非富即贵,是位大人物。

  江小白想起自己来时小巷子口停着的那辆劳斯莱斯幻影,心想应该就是这位食客的,看来此人是个富商。

  即便是这样的人物,来到这家小店也没有受到任何的特殊对待。那家店的老板和老板娘甚至都没有和他说一句话,没有打一声招呼。

  老板走到门口,看了一眼站在外面的江小白,他打开门,给门留了一点空间,正好可以容纳一个人通过。江小白走了过去,进入了店里,关上了门。

  外面天寒地冻,这店里却是温暖如春,给人以十分舒服的感觉。

  “坐吧。”老板示意江小白做下,他从皱巴巴的烟盒里取出一支烟出来。

  “抽吗?”

  江小白摆了摆手。

  老板点上了烟,坐在江小白的对面抽了起来。老板娘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汤,又送来两块热烙饼。

  “我说过的,现在能进来的都是客人,羊汤管够。”

  比起沉默寡言的老板,老板娘明显要热情许多。

  “谢谢。”

  江小白原来不觉得饿,但在闻到了这羊汤的香气之后便觉得腹中空空,馋虫已经在里面嗷嗷叫。

  他还是按照上午喝汤的方式来喝汤,先是闭上眼睛好好地嗅一嗅这汤的香气,然后是用舌尖来稍稍地品一品味道。

  对面坐着的老板口中叼着香烟,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过江小白的脸。

  直到江小白一碗汤喝完,老板才开口。

  “比起许多来这里的人,你称得上是个真正会吃的人。”

  江小白道:“实在是谬赞了,其实也只有遇到真正的美味之时,我才会格外的尊重,尊重美食,尊重成就美食的人,所以才会追求一些仪式感。”

  老板道:“你说的很好,可是许多人都不会像你这么想。你是懂我的人,我在熬汤的时候,也追求一种仪式感,我尊重我的汤,尊重我的客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咱们俩是有共同之处的。”

  江小白道:“的确可以那么说。”

  他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老板娘,还没等他开口,老板娘已经走向了后面的厨房,很快又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汤,依然是搭配着两块热烙饼。

  “谢谢。”江小白笑道:“我应该是这个世界上的幸运儿了,得到了很多人都没有的待遇,我很开心。”

  “喝汤吧,这碗汤喝完,我们来聊一些事情。”老板起身离开,去向了后厨。

  等到江小白喝完第二碗羊汤的时候,他又回来了,手里捧着一摞笔记本。

  “我们来聊聊吧。”

  江小白道:“聊什么呢?”

  老板道:“有许多人都想学我的手艺,但是他们都没有一个端正的态度,而你不同,我看到了你的态度,我很难喜欢你。如果你愿意潜心学习我做汤的手艺,我可以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你,分文不取。这些笔记本上记录的都是我这些年熬汤的心得。”

  江小白一愣,“为什么会选中我?我只是来你这里喝了一碗汤,你就这么放心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

  老板道:“我看人一向是很准的,真要是看走眼了,我也没有可后悔的,毕竟是自己的决定。”

  江小白叹了口气,道:“可惜我并不能做你的徒弟。”

  “怎么?没有时间吗?”老板道:“你跟在我身边学上两年,就可以拥有我七成的本事了,就有能力把这个招牌继续做下去。时间并不算长。你要知道,有人为了能跟我学熬汤的手艺,可是开出了天价的。”

  江小白道:“我真的是没有时间,别说是两年了,两天我都没有。实不相瞒,我今天夜里就会离开这里。”

  “那真是太可惜了。”

  老板把手里的一摞笔记本交给妻子,“老婆子,放回去吧。”

  他的脸上挂着遗憾,灯光照射在他的头顶上,斑白稀疏的头发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油腻,更显出他的苍老来。

  “不学就不学吧,咱们随便聊聊。”

  老板今夜似乎谈兴很浓,他打开了话匣子。

  “我今年五十三了,我儿子二十二岁,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读书。听他说那里从来都不下雪,但是雨特别多,没有冬天,四季都很暖和。他很不喜欢这里,他从小的志向就是离开这座小城市。我没有阻碍他,虽然我很希望他能和我一样,守着这份家业,守着这个招牌,把祖上传下来的手艺继承下去。但人各有志,我也是个开明的家长,不会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孩子。”

  “我不年轻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现在一天忙下来,到了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腰疼得不得了。在五十三岁之前,我杀羊从未失过手,但是在今年,我已经两次杀羊失了手。想要熬出一锅好汤,首先要挑选一头好羊,杀羊的方式和别人也不一样,不能让羊感觉到痛苦。”

  老板点了点自己的耳朵后面,“羊耳朵后面有个部位,只要用一根竹签刺中那里,羊会在毫无痛苦的情况下死掉。这样杀出来的养的肉质是最鲜美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