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会要南下,他们的第一选择必然是屠灭云天宫。这并不会因为云天宫和兄弟会过往有没有过结,而是因为兄弟会本就是如此。他们的生活会焚遍大地,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兄弟会必然南下,因为往西或往北,都是人迹罕至的地带,只有南下,他们才能实现他们教义上所说的那样,结束所有人的痛苦。

  “云天宫正处于百废待兴的当口,如何抵挡得住兄弟会的虎狼之势?就算是全盛时期的云天宫,也未必能阻挡如今的兄弟会啊。”

  白峰面色苍白,“小子,我知道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让你不高兴,但我还是要说。咱们只有两个人,纵然你全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呢?如果你选择帮助云天宫的话,那无异于是螳臂当车,自寻死路。说句不中听的话,无论你帮补帮云天宫,云天宫这次都完了。”

  江小白道:“老白,我不是在帮云天宫啊,我是在帮天下的苍生啊!你想想看,兄弟会屠灭云天宫之后会是怎样?肯定是继续南下,再往南面,那就会出现一个个的城镇和都市。如果我不阻止他们,那一座座村庄即将被屠灭,城镇也会一个个消失,一座座城市也会慢慢地变成一个个鬼城。”

  白峰道:“你说的这些是没错,但你帮了又能怎样?凭你一个人的力量,你能够阻止兄弟会吗?你敢出头,圣子一人便足以灭了你。小子,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得冷静一些,仔细想想。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以咱们现在的情况,只有独善其身的能力!”

  江小白沉默不语,他沉默不是因为白峰的话动摇了他的信念。他的信念一直都是坚不可摧的,没有人可以动摇。兄弟会一旦南下,亿万生灵将惨遭涂炭,那亿万生灵中有他的亲人,有他的爱人,还有许许多多他关心的人。

  如果江小白退缩了,就算是他能活着,那么他的余生也将在后悔自责当中度过。与其如此,还不如战死。若战死,也算是死得其所。

  “老白,你知道我现在想的是什么吗?”

  白峰道:“你说吧,我听着。”

  江小白道:“我现在最后悔的是把你变成了我的劫奴。一旦我死了,你也活不成了。但我死后,我多么希望能有个稳重老成的人替我照顾一些人啊。”

  “臭小子,看来我刚才跟你说的话是对牛弹琴啊,你压根什么都没听进去。”白峰眼圈一红,他知道江小白已经下了决心,他了解江小白,这小子一旦决定了什么,那是九万头牛也拉不回来的。

  “你死了,我左右是活不成的,反正都是死,那就陪你吧。你要做什么,你告诉我。”白峰道:“我陪你!人生的最后一程,由你陪着,也算是无憾了。”

  江小白含泪笑道:“别说的那么伤感!怎么就人生的最后一程了,我跟你说,我还没想死呢!”

  白峰苦笑道:“但我觉得你即将要做的事,就是在送死。狗ri的江小白,我怎么就上了这条破船了!明知道这破船就快沉了,我还得陪着你。我白峰真是越活越傻了。”

  江小白哈哈笑道:“你不是越活越傻了,你是越活越明白了。”

  突然,江小白收起了脸上玩世不恭的神色。

  “老白,说真的,谢谢,谢谢你。”

  “狗屁吧你!”白峰道:“你说你不想死,老夫我也还没有活够,赶紧想想办法,看看怎么做才能阻止兄弟会。”

  江小白道:“兄弟会最令人忌惮的便是那几万活尸和无敌的圣子。他们要想攻破云天宫,倒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当年鬼门围攻云天宫多时,也没能把云天宫给攻破,守山大阵发挥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希望这一次守山大阵也能挡一挡吧。”

  白峰道:“这样是没用的,光靠防守是消灭不了兄弟会的那帮妖孽的,咱们必须得主动出击。”

  江小白道:“我已经想到了一个人,只要他肯出山,或许能够牵制住圣子。”

  “你说的是大竹寺的老和尚?”白峰和江小白已经非常默契。

  江小白点了点头,“那老和尚修为深不可测,他或许可以和圣子一战。”

  白峰道:“是啊,那老和尚的确是厉害,不过我估计很难说动他出山。你还记得吗?他说过他是不能离开大竹寺的。”

  江小白道:“当然记得,这就是困难之所在,不过也不尽然,那老和尚慈悲为怀,或许会看在天下苍生的份上出山。”

  白峰道:“这样吧,你我分头行动,我去云天宫找高流,让那小子加强戒备,准备迎战。你去大竹寺找老和尚,游说他出山。”

  二人当下便分开了,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

  江小白很快便到达了大竹寺,他看到断尘还在清扫院子里的落叶,他似乎一直都在扫落叶。

  老和尚从大殿里走了出来,问道:“小施主,何故去而复返呢?”

  江小白道:“大师,天下苍生又麻烦了!”

  见江小白面色严肃,老和尚也收起了脸上淡淡的微笑。

  “进来说吧。”

  进入大殿之后,江小白把他了解来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跟老和尚说了说。

  “大师,你若是不出山,云天宫必被兄弟会屠灭。到那时候,兄弟会的铁蹄继续南下,将会有无数的百姓惨死,变成一句句活尸!”

  老和尚面沉如水,久久不语。

  江小白等待着他开口,但却迟迟不见老和尚开口,不禁有些急了。

  “大师,你还在等什么呀!赶紧随我走吧!”

  老和尚道:“小施主,老衲早与你说过,老衲是不能离开大竹寺的。”

  江小白道:“大师,你慈悲为怀,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天下苍生尽被屠戮吗?”

  老和尚道:“你有你的理由,我有我的难处。小施主,这件事老衲真的是爱莫能助,抱歉。”

  江小白原以为这老和尚菩萨心肠,会很痛快地答应下来,没想到他竟然一口拒绝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