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你说过要教我八大菜系的,现在你连一个还没教呢。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啊!”

  石头站在大殿外面,口中念念有词,不停地在大殿外踱步。

  白羽满脸尽是担忧之色,虽然她什么也没说,但她内心中对江小白的关怀不会比任何人要少。

  天黑之后,众人也还都是在大点外面等着。露水打湿了他们的衣服,夜已深,他们还是站在大殿外面苦苦等候。

  这一夜过的实在是太过漫长,仿佛时间的长河静止了,时间不再流动。也不知过了多久,天才亮了。

  新的一天到来,太阳照常升起,万物都从黑夜里醒来,只有大殿里躺着的江小白却依然在沉睡。

  经过了一夜的疗伤,老和尚的面色已经好看了很多。断尘无事可做,便又开始清扫庭院,这就是他每天的修行。

  石头已经急得坐立不安,依然是在大殿的门外不停的徘徊。白羽进去看了看,那些液体还在江小白身体的表面上,仍然没有被完全吸收。她不禁有些担心,难道说江小白的身体无法和无量晶体融合?

  白峰倒算是平静,和江小白一起经历过许多生死关头,现在的他已经不去想那么多了,就算是死亡,他也可以坦然面对。活在这世上就是受苦,有时候死了反而是一种解脱。

  不知不觉,又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了。

  “不行!我进去看看!”

  石头忍不住了,走进大殿之中,看着躺在那里的江小白。

  “臭小子,你睡了多久了知道吗?赶紧起来吧!不要赖床了!”石头冲着江小白大吼了起来,但脸上却挂着泪痕。

  无量晶体熔化之后产生的液体依然包裹着江小白的全身,丝毫没有被吸收的迹象。白峰等人全都走了进来,就连在扫地的断尘也拿着扫帚进入了大殿之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江小白的身上。

  老和尚放出神识扫了一下,摇头一叹。

  “他已经没有了气息。”

  “不!”白羽不住地摇头,“不!他不会死的!他不会死的!”

  老和尚道:“女施主,请节哀!谁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

  “小羽!”白峰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白羽颤抖的肩膀,“孩子,江小白走了,我们来晚了。以后我不在了,灵族就靠你了。你要坚强起来,别忘了你是灵族的圣女!”

  “我不要做什么圣女,我不要背负什么责任,我只想和他在一起,我只想和他在一起。他若死了,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白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决堤而下。埋藏在她心里多年的真实想法全都在这一瞬间吐露了出来。

  一旁的石头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断尘。”老和尚道:“就让咱们师徒为他念诵一段往生咒吧,我们能为他做的就只有这么些了。”

  二人刚开始念诵往生咒,那包裹着江小白的清澈透明的液体突然开始产生了变化。二人赶紧停下来,观察着那液体的变化。

  那液体流动开始加速,一直不停地加速,原来可以说是缓慢地流动,现在却已经是怒海狂涛一般。

  在场的老和尚和白峰都能明显地感觉到有一股能量正在进行交换。

  “他……没死!”

  “是!他就快……醒了!”

  白峰和老和尚相继发言。

  众人听了这话,顿时全都收起了眼泪,一个个紧张地盯着躺在那里的江小白,等待他苏醒。

  包裹着江小白的液体由清澈突然间变得越来越浑浊,到了最后,他们已经完全看不到江小白了。也就是在那一瞬间,那液体突然间全都涌入了江小白的身体之中。

  江小白依旧是静静地躺在那里,但是谁都能看到他已经活了过来,因为他的胸口在起伏,显然是有呼吸的。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保持安静,等待江小白睁眼醒来。

  江小白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很快江小白便苏醒了过来。他睁眼醒来,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白羽那张梨花带雨的脸。

  “小羽,你怎么也来了?我这是在哪里啊?”

  看了看四周,江小白才知道自己正处在大竹寺的大殿之中,之前发生的事情才渐渐回忆了起来。

  “大师,你没事吧?”

  老和尚笑道:“老衲并无大碍,修养修养便可恢复。”

  “小白,你感觉怎么样?”白峰问道。

  江小白内视了一下,诧异地道:“我感觉我完全好了,你们给我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竟然能让我这么快就恢复了,太神奇了!”

  石头道:“哪有什么灵丹妙药,不过就是让你融合了无量晶体!”

  “什么!”江小白惊愕地张大着嘴巴,他看着白峰和白羽,见二人脸上挂着笑意,才知道自己被这两个家伙给联手蒙骗了。

  “原来你们一直在骗我。”

  白峰道:“你别怪我们。小羽说了,无量晶体应该在需要用的时候再用,所以我们就骗了你。如果不是骗了你,你现在已经死了。”

  江小白道:“对了,圣子呢?”

  断尘道:“他打伤了你,救走了赤脚僧,然后就走了,不知所踪。”

  江小白道:“糟糕了!赤脚僧估计要完蛋了。”

  老和尚道:“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江小白道:“大师,为什么你们大竹寺会有这样奇怪的规定,不让你们离开呢?”

  老和尚道:“老衲也不知道,但我能理解先祖的用意。”

  从大竹寺出去的,没有一个不是绝顶的强者。外面的世界诱惑太多,到了外面,那些强者便有可能误入歧途,走入邪道。

  江小白道:“先前我来请您对付圣子,您拒绝离开,当时我还以为您胆小怕事,现在才知道您是有难言的苦衷,是我错怪您了。”

  老和尚道:“你没有错。是我这人无法冲破先祖定下的规矩。按理来说,老衲应该为铲除兄弟会尽一份力才对。”

  江小白道:“您做的已经够多的了,铲除兄弟会就交给我们吧。”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