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和王辉合作吗?”

  赵飞龙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不看好。那个人毫无骨气!”

  江小白道:“所以,我们要弄清楚王辉真正的想法。自从那件事之后,王辉更受马基雄重用了,难道不是吗?”

  赵飞龙不齿地道:“把自己的老婆送给马基雄玩,换来马基雄对他更多的信任,这世上居然有这种人!”

  江小白道:“如果他真正是个卧薪尝胆的人物,那对我们的计划而言,他就是完美的补缺的一块。”

  赵飞龙道:“你说的没错,毕竟他是深得马基雄信任的。他要想在马基雄的背后捅刀子,怕是被谁捅的都狠。”

  江小白道:“飞龙哥,那就这样吧,你这边先准备好。我去和王辉接触,到时候咱们里应外合,让马基雄变得一无所有。”

  赵飞龙道:“我这里随时都准备着,你要是真能拉上王辉跟咱们一起干,我这边肯定会出全力的。”

  江小白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起身告辞。

  在他走后,被江小白收拾过的那几个人走了进来,纷纷问道:“龙哥,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到底想干嘛?”

  “他不想干嘛。”赵飞龙看着杯中殷红如血的美酒,“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今晚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你们就当谁也没有见过那小子,他从来都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这个人,明白我的意思吗?”

  众人纷纷点头。

  赵飞龙的脸上有一种久违的神采,那神采曾在他年轻的时候经常出现,那是准备大干一场的兴奋神采。他等待这一天已经等待很久了,他有种感觉,江小白会是他可靠的伙伴,他可以和江小白结盟。

  “马基雄,新仇旧恨,就让我们一起算个清楚吧!”

  ……

  一辆黑色的奔驰suv开到了王辉家的楼下,喝的烂醉如泥的王辉从车里下了来,挥了挥手,然后晃晃悠悠地朝着电梯走了过去。

  进了电梯,王辉马上就由一个醉汉变成了一个清醒的人,他靠在电梯的轿厢上,神情冷漠,面无表情。

  电梯的门刚一打开,他就又变成了那个晃晃悠悠的醉汉,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掏出了家里的钥匙,试了几把钥匙才把家里的门给打开。

  进了家门之后,王辉便恢复了正常,他的酒量其实很好,每一次看上去烂醉如泥,其实都非常清醒。

  也许是因为喝多了酒,回到家里之后,王辉倒了一大杯凉白开,一口气全都灌了下去,这才稍稍解了一点口渴的感觉。他家的窗帘全都拉了起来,从外面根本看不到屋里的情况。

  王辉坐在沙发上,没有开灯,他在黑暗中思考,只有一双眼睛透露出慑人的光芒。

  突然间,客厅的灯亮了,随后一瞬间家里的灯全都亮了。王辉不适应这种光线,眯起了眼睛,他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立马站了起来,从身上掏出了一把手枪,打开了保险。

  “谁?出来!”

  王辉双手持枪,已经做好了射击的准备。

  他手里的枪突然间不受控制,竟然剧烈的挣扎了起来,脱手飞了出去,漂浮在半空之中。

  看到这一幕,王辉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又立马爬了起来,想要逃离这间充满诡异的屋子,却像是撞在了一堵无形之墙上,被弹飞了出去,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王辉,你要去哪里啊?”

  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入王辉的耳中。

  “你到底是人是鬼?”王辉的冷汗直流,里面贴身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给浸湿了。

  “我倒想问问你,你到底是人是鬼?是人的话,为什么无论白天和黑夜,你都拉着窗帘?我看你才是鬼,你是真正的鬼!”

  “少给我装神弄鬼!有本事你给我出来!”王辉对着空气吼道。

  “看呀!墙上挂着的这张照片,照片里面的男女依偎在一起,他们的脸上满是笑容,是多么的恩爱啊!”

  沙发的背景墙上挂着的是王辉和他的妻子的结婚照,照片当中,两个人笑得都很灿烂。王辉的妻子是个十足的大美人,能娶到这样的老婆,想必王辉当时的心里肯定是非常高兴的吧。

  只可惜啊,自古红颜是祸水。王辉的妻子因为她的美貌而被马基雄看重,马基雄调虎离山,把王辉派出去公干,在王辉不在家的时候来到了王辉家里,强行和王辉的妻子发生了关系。

  从那之后,王辉的妻子就被马基雄给占有了。甚至有几次,王辉还在家里,酒后的马基雄登门拜访,来到了他家,当着他的面强bao他的妻子。

  或许是不忍丈夫受到如此不堪的折磨,王辉的妻子主动向马基雄提出,希望能离开这里,说她和王辉已经没有感情了。马基雄便给她安排了一个地方,把她当做金丝雀养了起来。

  在那之后,这个房子便成了王辉一个人的家,他把家里所有的窗帘都换成了黑色,把家里搞的鬼气森森。

  在马基雄面前,王辉依旧是那个懦弱的人,依旧是他脚边的一条狗,但是在王辉的心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为自己复仇。他的隐忍已经得到了汇报,马基雄对他越来越信任,对他委以重任。现在的王辉在马基雄的势力集团内部,已经可以说是马基雄的左膀右臂。很多事情,马基雄都是通过他来办的。

  “不要和我提那个女人!”

  王辉就像是要发疯了似的,咬紧牙关,恨不得要把一口牙都给咬碎了。

  江小白现了身,道:“不提她,那我们就聊一聊马基雄吧!”

  “是你!”王辉看到了江小白的真身,他是认识江小白的,那晚在寒山水榭,他也在。

  “你是尹香丽的司机!”

  江小白道:“对,是我。”

  王辉道:“你是怎么进入我家的?”

  江小白道:“我想进入你家,方法有太多种。相信我,那不是主要的。我认为我们可以联起手来做一些事,做一些能让你感觉到痛快的事。”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