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不解地道:“没你这么夸人的吧?我怎么就比马基雄心黑手狠了?你倒是给我说个清楚。”

  尹香丽道:“我这就给你剖析,马基雄惦记我多久你知道吗?”

  江小白摇了摇头。

  尹香丽道:“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应该是七年前。那个时候我们国辉地产刚刚打入沪海市,在一次酒会上,我见到了马基雄。当时他看我的眼神就不对劲,我就知道他在打我的主意。七年了,他虽然一直在打我的主意,不过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成功。你呢?咱们认识才多久?我想我掰掰手指都能数的出来吧。”

  江小白明白尹香丽的意思了,笑道:“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我要比马基雄厉害多了。”

  尹香丽道:“所以说,你比马基雄更心狠手黑!论手段,马基雄比你差远了。”

  江小白哈哈一笑,道:“你真是太抬举我了。我怎么能跟马基雄相提并论。马基雄是一心想要占有你,反倒是让你很反感。我呢,我只是单纯地为你付出,收获你的芳心,那是意外之中的事。只能说,种瓜得瓜,种善因得善果。”

  尹香丽道:“我可说不过你,你说起来,总是一套一套的。”

  江小白道:“好了,那就不说了,我想我们应该相拥而眠了吧。”

  “谁要跟你相拥而眠?”尹香丽冷哼一声,起身走向了床铺。

  江小白紧跟其后,他在尹香丽的身旁躺了下来,尹香丽并没有什么表示。江小白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抱住了尹香丽,在她的脖子上亲了一口。

  尹香丽很自然地抓住了他的手,幽幽地叹了口气,“我真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我们两个怎么就在一起了呢?我明明很讨厌你的啊。”

  江小白道:“女人心海底针啊,就连你们女人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思,我们男人又怎么能搞清楚呢?”

  尹香丽抓紧江小白的手,“你可要好好对我,不要让我失望。我最怕受到的伤便是情伤。”

  江小白道:“怎么,你以前被感情伤过?”

  尹香丽道:“那倒是没有,我之前只谈过一次恋爱,我和国辉很小的时候就很要好,后来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起,两家的父母也都很支持我们在一起。她是我第一个男人。我怕受到情伤,那是因为我这个人对待任何一段感情都是认真的,我既然敞开心扉迎接你进入我的心房,我就会付出一颗真心对待你。”

  江小白用力地抱紧尹香丽,在她耳畔深情款款地道:“放心,我和你一样,也会认真对待每一段感情。”

  尹香丽似乎并没有睡意,关了灯之后,她依然在说个不停。江小白很认真地在听着。这么多年来,她一个女人承受了太多,但是却连一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所以在他的心里积压了太多太多想要说的话。现在,她有了江小白,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我的父亲去世的那一天,我都未能回家去看他最后一眼。当时我在外地谈一个项目,项目谈判到了最关键的阶段。我的秘书接到了我哥哥打来的电话,把我父亲病危的消息告诉我之后,我整个人就快要崩溃了。国辉死后,我为了能让公司生存下来,一直都处于忙碌奔波之中。当时谈判进展到了关键阶段,如果我离开的话,项目很可能谈不下来,那么整个公司长达半年的努力就可能付诸东流。我决定留下来和对方公司继续谈判,谈判完成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我赶回家的时候,父亲的遗体已经活化,我只能抱着骨灰盒哭泣。我哥哥因为那件事认为我是个冷血无情的人,和我断绝来往好些年。其实我的内心一直没有人能够明白。很多人都跟我说,你已经很成功了,没必要那么拼命。其实他们不知道,在我的位置上能看到的东西他们是看不到的。现在的地产圈竞争太激烈了,稍不留神,公司很可能就会走上绝境。我手底下有那么多的人,如果公司倒了,他们怎么办?我是董事长,就等于是一艘船的船长。船在海上航行,经历大风大浪,船一旦翻了,死的不止我一个,一船的人都要跟着遭殃。”

  江小白道:“他们不能理解你,我能理解你。我和你一样,我有过这种感受。”

  尹香丽道:“你也开过公司?”

  她发现自己对江小白其实很不了解,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托付了身心,向来理智的她不知自己为何会做出如此冲动不理智的事情。

  江小白道:“你知道秦江地产吗?”

  “知道。”尹香丽道:“老总叫秦香莲,是个厉害的角色,眼光准,下手快,进入沪海市的第一个项目就做得非常不错,我很看好那家公司未来的发展。”

  江小白道:“秦江地产当中的那个江就是我江小白的江。”

  “什么?你是秦香莲的人?”尹香丽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她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阴谋之中。

  江小白连忙说道:“你先别急着激动,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严格来说,应该说她是我的人。对于秦江地产我不知道你了解多少,知不知道这间公司背后的集团。”

  尹香丽道:“我倒是听说过,据说挺有实力的,财力非常雄厚。不过秦江地产是从一个小地方起家的,那地方叫什么来着……”

  “是不是叫林原?”江小白道。

  “对,就是这个地方。”尹香丽道。

  江小白道:“那是我的家乡。我的公司是秦香莲在帮我打理,而我是个甩手掌柜的。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过问生意上的事情的。”

  尹香丽道:“那你为什么接近我?”

  江小白准备和盘托出,道:“前阵子秦江地产的项目工地上发生了大蛇杀人的事情,轰动全城,我想你肯定也听说了。当时我们怀疑是项目周围的几个对手搞的,所以我们就对几个对手做了调查,无意之中得知了张国耀被绑架的事,是我决定帮帮你这个可怜人。”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