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定。”

  江小白拍了拍手,落在了蛇船上。此时的蛇船仍然还在下沉,船身已经有一半都浸泡在了海水之中。

  银枪少年感觉到加诸在他身上的那股莫名的力量消失不见了,他又可以自如地活动了,当下便又挺起了长枪,用手中长枪指着江小白。

  “谁叫你多管闲事?你当本少爷收拾不了那水蛟吗?”

  江小白微微一笑,“你要是能收拾得了,也不会连蛇船都快被水蛟弄沉了吧。这蛇船可是宝贵得很,若真是沉没了,你回去如何交代?”

  银枪少年眉头一皱,心想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本领奇大不说,似乎对他们灵蛇岛也了解得不少。

  “少废话!你留在这里干什么?还指望我答谢你吗?你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看在本少爷今日心情不错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赶紧走吧!”

  江小白道:“莫问天是你什么人?”

  他突然问了这么一句,银枪少年猝不及防,愣了一下。

  “你、你是如何知道我太公的名讳的?”

  银枪少年随即回过神来,满面怒容,“你是什么身份!我太公的名讳也是你可以直接称呼的吗?”

  江小白道:“怎么,我就叫他莫问天怎么了?你要是看我不爽,你可以打我呀!我看你手中的银枪中看不中用。”

  “你找死!”

  银枪少年被彻底激怒了,一挺长枪,人枪合一,如马如龙,直奔江小白而去,带起一阵猛烈的狂飙。

  “莫问天啊莫问天,你的曾孙也太没有礼貌了吧。罢了罢了,今日我便替你教育教育他。”

  江小白站在那里不动,那银枪少年一人一枪携带着狂飙冲到他的面前,却被一堵无形的屏障给隔绝住了,任他如何倾尽全力也杀入不进去。

  “小家伙,滚一边去!”

  江小白一甩手,一股无形的力道便将银枪少年给震飞了出去。那银枪少年远远地飞了出去,落在了几十里外的海中。刚一落水,那银枪少年便从水中冲了出来,化作一道电光重返蛇船。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究竟所为何事?”银枪少年不敢在鲁莽行事,刚才交了手,他已经领教到了江小白的强大,不愿意再去自取其辱。

  江小白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蛇船快要沉没了。”

  银枪少年这才发现蛇船已经有三分之二都泡在了海水里,当下骇然失色。蛇船制造不已,自有灵蛇岛以来,也没有造出过多少艘蛇船。每造一艘蛇船都需花费无数的人力和物力。

  若真是沉了蛇船,他便无颜回去了。银枪少年虽然心中焦急万分,却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任凭火烧眉毛,却无计可施。

  “看在你是莫家人的份上,我就再帮你一次。”

  语罢,也不见江小白如何施法,这蛇船居然从海水之中缓缓地升到了高空之中。船舱里面进入的海水倾泻而下。

  就这样,蛇船不在海上航行,却在空中飞行,成了一艘“飞船”。银枪少年看得都傻了眼了。他脸上的表情不断地变化着,由一开始的不屑到愤怒,再到现在的完全钦佩。

  江小白用自己的表现完全征服了这银枪少年。

  那一边,白峰站立在一叶孤舟上,跟随着那在天上飞行的蛇船朝着灵蛇岛而去。

  快到灵蛇岛之时,一艘快船疾驰而来。船上的人看到了在天上飞行的蛇船,纷纷飞了过来,登上了蛇船。

  “小七,你没事吧?”

  一名颌下蓄着短须的男子快步走到银枪少年的面前。

  “父亲!我……我没事。”

  这个叫作“小七”的少年羞愧地低下了头。

  “七少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短须男子身后跟随的几个人纷纷问道。

  小七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什么也不想说。他发现警情之后,没有向家族的任何人汇报,来到港口开走了一艘蛇船。少年心性,想要施展才能,立功建业,这都是正常的想法,谁知道若不是江小白出手,怕是不但蛇船会沉没,就连他自个儿也性命难保。

  小七年少轻狂,心高气傲,此番出海,原本想着降妖除魔,打出自己的名号,谁知道竟是如此收场。

  他原本是个谁也不服的主儿,不过在见识了江小白的神仙手段之后,已经彻底折服了。他对江小白现在只有崇拜,他幻想着能成为江小白这般的人物。

  “父亲,是他救了我。”

  小七的目光看向了江小白。

  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了江小白。

  “在下莫千屿,见过阁下,感谢阁下施以援手救了我儿。”

  短须男子名叫莫千屿,是莫问天的孙子。

  江小白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莫千屿看着江小白,只觉得这人有些眼熟。

  “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江小白道:“或许吧。莫问天还好吧?”

  莫千屿心里微微有些不爽,江小白对他的祖父直呼其名,这让他有点生气。

  “多谢阁下挂念,我祖父好得很。”

  江小白道:“那就好,到了岛上之后,领我去见他。”

  莫问天早已经不再过问灵蛇岛上的事情,现在的灵蛇岛岛主也不是莫问天。莫问天无官一身轻,已经很少见客。就算是他的儿孙们想要见他,也是难上加难。

  “恐怕要让阁下失望了,我祖父早已经不再见客。”

  江小白道:“不妨,你告诉他,就说老朋友来了,他会出来一见的。”

  “老朋友?”莫千屿见江小白年纪并不大,和他的爷爷莫问天相差巨大,怎么可能是老朋友呢?

  “你告诉他,就说江小白有事求见。”

  莫千屿默默地记下了这个名字。

  一直到岛上,蛇船才落下来。这艘蛇船受损的情况并不算太严重,经过能工巧匠修复修复,依然可以使用。

  “铁犁,你带这位客人去客房休息。”莫千屿吩咐身旁的随从。

  “客人,请随我来吧。”

  “莫急,还有一位朋友。”

  话音未落,白峰便大步流星来到了港口。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