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八足章鱼最厉害的武器就是它的八个爪子,它的爪子可以轻易地穿透海里的礁石,一身蛮力更是能把海上的一座小岛都给推得移动位置。

  三眼灵猴被八足章鱼给缠住,形势十分危急。江小白和白峰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的战局,生怕错过每一幕发生的事情。他们都有种感觉,三眼灵猴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击败,它一定有解此危局的能力。

  八足章鱼的能力还不止如此,它的八个爪子可以灵活运用,有六个爪子试图刺破三眼灵猴的身体,另外两条爪子则是死死地勒住三眼灵猴的脖子。

  此刻,三眼灵猴双手抓住八足章鱼勒住他脖子的那两条爪子,牙关紧咬,正在试图挣脱束缚。

  八足章鱼好不容易抓到了这么个机会,这是它杀死死对头的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这两大水怪陷入了角力之中。

  “看啊,那三眼灵猴的第三只眼睛睁开了!”

  在此之前,三眼灵猴的第三只眼睛一直都是闭着的,在性命攸关的时刻,那第三只眼睛突然间睁开。江小白和白峰都预感到即将要有什么事情发生,很可能战局就要发生巨大的变化。

  现在的情况是八足章鱼牢牢占据了上风,它控制着战局的走势,三眼灵猴眼看着就要被它给勒死了。

  突然间,那三眼灵猴张开巨口,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那吼声响彻天地,与此同时,那缠绕在它脖子上的两条八足章鱼的爪子终于被它生生地给扯断了。

  “好家伙!易守为攻了!”

  紧接着,那八足章鱼缠绕在三眼灵猴身上的其余几条爪子也被三眼灵猴硬生生地给扯了下来。最后,只剩下身体的三眼灵猴被八足章鱼给活活给撕成了几块,丢进了海里。

  三眼灵猴昂首怒吼,捶胸长啸,多年的宿敌终于被它给干掉了。但它也因此受了严重的伤,轰然倒下,砸起了几十丈高的水花。

  “这猴子怕是也活不成了。”

  三眼灵猴的身上出现了很多伤口,都是被八足章鱼的爪子给伤害的。八足章鱼的爪子一旦钻进了三眼灵猴的体内,就会释放出一种毒素,这种毒素能致命。

  三眼灵猴强大异常,若是没有受伤的时候,还能抵挡住那毒素,但现在的它重伤在身,剧毒发作,已是回天乏术。

  不多时,那三眼灵猴站了起来,向前方游了过去。

  江小白催动小舟,跟着三眼灵猴而去。

  没过多久,便见那三眼灵猴爬上了一个小岛。江小白和白峰也登了岸,沿途发现了许多血迹。

  “这里会不会是那猴子的老巢?”白峰低声地道。

  江小白点了点头,“有可能。”

  二人不远不近地跟着,那三眼灵猴在小岛的中心地带停了下来。江小白和白峰发现那三眼灵猴在这里有个窝,窝里有一只浑身长满了金毛的小猴子,那小猴子大概有七八岁的孩子那么大小。

  三眼灵猴在那小猴子的身旁跪了下来,从口中吐出来一物,塞进了那小猴子的口中。

  “这是他的儿子。”

  二人看到这一幕,心中皆是一酸。

  “你知道三眼灵猴吐出来的是什么吗?”江小白问道。

  白峰道:“亮晶晶的,不过没看清楚是什么。”

  江小白道:“那是它的元丹,它把自己的元丹给了它的孩子,预示着它的生命即将走向终结。”

  三眼灵猴终于支撑不住了,轰然倒下。那小猴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跑到三眼灵猴的脑袋跟前,眨巴着眼睛看着它。三眼灵猴用尽力气抬起手臂,抚摸着小猴子毛茸茸的脑袋。

  在这一刻,它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戾气,只有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的关爱。在它彻底没有呼吸之前,那充满慈爱的双眸中流淌出了两道泪痕。它就要死了,它的孩子将孤独一身活在这世上,谁来照顾它?谁来保护它?

  并不是它太留恋这个世界,而是这个世界上有它割舍不下的孩子。

  等到三眼灵猴的手臂垂落下来的时候,小猴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它向以往一样去挠了挠它的母亲,但却没有能让它的母亲睁开眼睛。

  小猴子眨巴着眼睛,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母亲,脸上浮现出了委屈的表情,泫然欲泣。

  它开始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开始做出各种动作,为的就是唤醒它的母亲,但所有的一切都无效之后,它终于明白了什么,趴在母亲尚有余温的身体上嚎啕大哭起来。

  “太可怜了。”

  白峰年纪大了,最看不得这个,已经是眼角微湿。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道:“这小猴子一直被老猴子保护着,没有经历过外面的凶险,若是没了老猴子的保护,怕是它在这个岛上也活不了多久。”

  白峰道:“老猴子把元丹给了它了,它会获得老猴子的力量。”

  江小白道:“就算是获得了老猴子的力量,以它现在的心智,也难应对这残酷的世界。”

  白峰道:“怎么,你难道想带上它?我跟你说,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它是一只猴子,长大之后就会变成像它母亲一样凶残的怪物,你带上它,以后有你头疼的。”

  江小白道:“老猴子之所以那么凶残,那是因为没有被人驯化过。小猴子咱们带在身边,自然可以驯化它,说不定以后还能发挥出大用处。”

  白峰道:“那好,就带上吧,就怕它不跟咱们走。我瞧这小家伙也挺喜欢的。唉,太可怜了。”

  江小白道:“咱们得试试看。”

  二人从暗处现身,朝着那小猴子走了过去。那小猴子还趴在老猴子的尸体上痛哭,听到脚步声,突然间扭头看了过来,发现了陌生人,立马露出了尖尖的獠牙。

  “怎么样,我说了吧,这东西野性难驯的。”白峰道。

  江小白举起双手,表示自己并没有敌意。

  “小家伙,你的母亲不在了,你得学会坚强。你懂我的意思吗?”

  江小白看着小猴子的眼睛,小猴子可能听不懂他说的话,但他可以用眼神和小猴子进行交流。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