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刚落,小猴子的眼睛便睁开了,三只血瞳闪烁了一下,随后便变成了正常眼睛的样子。

  小猴子爬了起来,歪着脑袋看着江小白。

  此时,江小白的手里正拿着刚刚烤好的野鸡。小猴子对着他手中热腾腾香喷喷正滴着油的烤鸡猛吞口水。

  “嘿,小东西是饿了。”白峰笑道。

  江小白把手里的烤鸡递给了小猴子,笑道:“小心烫,慢点吃啊。”

  小猴子抓过烧鸡,张开嘴巴,三下五除二就把一只烤鸡给送进了嘴里。

  吃完之后,它擦了擦嘴边的油,转移了目光,盯着白峰手里的那只烤鸡。

  “小东西,胃口不小啊。好,都给你。”

  白峰把手里的烤鸡抛了出去,被那小猴子一把接住,然后又像刚才一样,迅速地把一只烤鸡给吞了下去。

  两只烤鸡吃完,这家伙像是还没吃饱似的,眼睛看来看去,还在寻找食物。

  江小白道:“饿了是吧?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找吃的来。”

  语罢,江小白便化作一道流光而去。这个岛上不敢说什么都有,至少各种野味是不缺的。很快,江小白便带着野鸡、野兔之类的野味回来了。

  为了能让小猴子尽快吃到烤熟的野味,他动用了自己的修为,用他的方式来烤一只野鸡,几乎是瞬间便能把一只野鸡烤熟,而且并不影响口感和味道。

  又吃了好多,这小猴子的肚皮终于鼓了起来。它打了个饱嗝,看着食物的时候,眼睛里再也没有那种贪婪的光彩了。

  江小白和白峰一人吃了一只烤鸡,也算是吃饱了。

  “小东西,你继承了你妈妈的能力,不过那样的能力不能胡乱运用,否则的话,会惹来麻烦的,知道了吗?”

  江小白也不知道小猴子能不能领悟他的意思。

  白峰道:“你现在就开始驯化它啊?操之过急了吧。好了,今晚先在这个岛上美美的睡上一觉,等到明天再说吧。”

  语罢,白峰便倒头躺了下来,枕在一块石头上,很快便打起了呼噜。

  江小白没有睡,他担心小猴子夜里会跑掉,便决定今晚先不睡,在这里陪着小猴子。这小东西刚刚失去母亲不久,正需要他人的陪伴和安慰。

  小猴子也在篝火旁边坐了下来,托着腮帮子,看着眼前跳跃的火苗。它像是有心事似的。

  江小白挪动了一下,坐得离它近了一些。他想通过自己的一些行为来尽快争取到小猴子对它的信任。如果小猴子能把他当做一个可信任的伙伴,那他们相处起来就容易多了。

  江小白不时地往火堆里丢一些树枝,小猴子也学着他的样子,把树枝折断,然后丢进燃烧的火堆里。

  江小白试图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和小猴子进行交流,他把小猴子假设为一个自己的朋友,把他当做自己的朋友来对待。他知道无论是人还是其他动物,有一些情感是共通的。这是他们可以交流的基础。

  “我从记事开始就没有见过我的妈妈,一直都是我的爷爷带着我,我跟着爷爷长大。”

  江小白把自己的故事诉说了一遍,他知道交一个朋友最靠谱的办法就是交心,而交心怎么交呢?那就是把藏在心底一般不轻易会说出来的话说出来。

  小猴子似乎听得很认真,它依旧是看着火焰。江小白说到了自己悲惨的童年的时候,这小家伙居然流泪了。江小白知道,即便是不通过眼神交流,这小东西也能听懂他的语言。不愧是上古神兽的遗种,灵性绝非一般的动物可比。

  那日在蛇船上,莫潇潇曾经说过那三眼灵猴拥有超强的智慧,甚至要比人还聪明。这小猴子觉醒了三眼血瞳,它的本领应该在它的母亲之上。

  江小白讲完了自己的故事,把他以前的事情说了一遍,自己心里倒也是蛮悲伤的。

  小猴子转过身来,抬起手臂,摸了摸江小白的脑袋。它用这种方式来安慰江小白。江小白心里既惊又喜,这小东西带给他的惊喜真是接二连三。它不但能听到他的语言,还会模糊他的行为。江小白记得之前他就是用抚摸小猴子脑袋的方式来安慰它的,这么快这小东西就知道了这种行为的意思,并且能够运用这种行为。

  相信用不了多久,小猴子便可以通过自主的学习,让它就像一个人一样,除了不会说话。

  发现了小猴子强大的学习能力之后,江小白就知道自己如何度过这一个夜晚的时光了。他可以从简单的行为开始教起,让小猴子先掌握一些和人交往的能力。

  整整一夜,就这么过来了。小猴子学得很快,江小白因此教了它不少东西。

  白峰醒来之后,看到这一人一猴面对面站着,江小白正冲着小猴子比划着什么。

  “小子,你干什么呢?”白峰问道。

  江小白道:“我在教小猴子。来,小家伙,和你白爷爷打个招呼。”

  话音刚落,小猴子便冲白峰挥了挥手,嘴巴里还哼哼唧唧地说着什么。

  白峰一愣,“可以啊,这东西听得懂人话!”

  江小白道:“它远比咱们想象的要聪明,它的学习能力甚至要超过和它一般大的孩童。”

  白峰道:“真的假的?”

  江小白道:“当然是真的。昨天夜里,我教了它很多东西。不信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考考它。”

  白峰略一沉吟,道:“小家伙,翻个跟头来看看。”

  小猴子立马表演了一个后空翻,动作干净利落,十分漂亮。白峰笑得合不拢嘴。

  “这小东西还真厉害。”

  小猴子突然间绕到白峰的身后,一把扯住白峰的长胡子扯了起来。

  “哎呀呀,疼死我了,你这小东西,敢揪我的胡子!赶紧松开,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啦!”

  小猴子会捉弄人了,直到江小白让它松手的时候,它才松开了白峰的胡子。

  “小混蛋,我看你是欠揍吧!”白峰疼得龇牙咧嘴,胡子差点被扯下来。

  江小白道:“它什么都懂的,你要对它小心一些。”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