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安然将他的计划说了出来,然后看着蒋林三人,道:“这件事你们三个谁愿意为我分忧?”

  平日里这三个遇到什么任务都是会抢个不休,这次却所有人都避开了水安然的目光。他们三个知道这件事万分凶险,弄不好的话就可能全军覆没。

  水安然叹了口气,显然是对他的下属十分失望。

  “既然你们都不愿意,那就抓阄吧,抓到的人负责这次行动。”

  水安然让江小白准备了一下,很快,江小白便端来一个盘子,盘子里放着三个纸团。

  “三位长官,这三个纸团之中只有一个是有字的。抓到有字的那个便是这次秘密任务的执行者。”

  水安然道:“好了,你们开始抓吧。”

  蒋林三人分别从盘子里取出了一个纸团,然后各自打开纸团看了一眼。江小白注意到蒋林的面色有所变化,心想估计是蒋林中彩了。

  “谁抓到了那个有字的纸团了?”水安然问道。

  “门主,是属下。”

  开口说话的是薛超,并不是蒋林。江小白觉得奇怪,再看蒋林的面色,也是一脸懵。

  “薛超这是干什么?他为什么要替蒋林站出来?”江小白心中不解,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水安然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点了点头,道:“薛超,你可有把握办好这件事?”

  薛超道:“门主,属下定当竭力而为。”

  水安然道:“周坤、蒋林,你们两个下去吧。”

  二人躬身退下。

  水安然站起身来,走到薛超面前,看着薛超的眼睛。

  “你是个聪明人,我一向都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若是我没猜错,拿到有字的纸团的那个人并不是你吧?”水安然目光如炬,没有什么能逃得过他的眼睛的。

  “薛超,你为什么那么做?”

  薛超道:“做人要低调,属下只是不愿意表现自己罢了。”

  水安然笑道:“不,你心里想的不止这些,你还想送一份人情给蒋林,是不是?”

  薛超点了点头。他和蒋林的关系其实一直不太好,倒是和周坤走的比较近,但是他近来愈来愈发现周坤那个人鲁莽冲动,不是个能成大事的人,所以暗暗下了决定要疏远周坤。他卖个人情给蒋林,对蒋林有好处,对他自己也有好处。当然,他也得承担一定的风险。

  “什么都瞒不过门主,门主真是目光如炬啊!”

  水安然道:“我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要知道这个任务十分凶险,若是一个不小心,你搞砸了的话,你的人或是你落在了火系的手上,知道该怎么做吗?”

  薛超道:“属下知道,我一定会吩咐下去。若是落在他们的手上,如果不能玉碎的话,那么也要一口咬定只是因为私仇而进行的一次行动,与水系无关。”

  “好。”水安然道:“从你的手下之中挑出几个得力的,记得把这件事办的漂亮点。”

  薛超点了点头,“属下明白。”

  “去吧,我等着你凯旋的消息。”水安然道。

  薛超躬身退下,他回到自己的部门不久,江小白便来了。

  “哟,江先生来了,快快请坐。”薛超对江小白十分客气,赶紧奉茶。

  江小白道:“薛长官,我这次来不是奉门主之命来的,只是出于私人的关系来看看你。”

  “欢迎啊。”薛超笑道。

  江小白喝了一口茶,笑道:“薛长官,我有一事相求,还希望你能成全。”

  薛超道:“江先生太客气了,什么事您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得到。”

  江小白道:“你是知道的,白峰和我一起加入了水系,我现在是得到了门主的赏识,混了一点名堂出来。其实铸造出龙凤双剑,那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白峰也付出了很多。这是一次立功的好机会,我希望薛长官能够带上白峰,让他跟您一起。”

  薛超笑着,眼睛眯成了一道缝,他透过这条小缝看着江小白。说实话,他现在真搞不懂江小白真正的想法是什么,这个任务是很危险的,他让自己的朋友跟着去,万一立不了功,很可能就回不来了。

  “难道这小子是希望借我之手除掉白峰?”薛超的脑海里浮现出好几种猜测。

  江小白看出了薛超的心思,道:“薛长官,你不要多想,我是个重朋友的人,我希望你能让白峰沾你一点光,当然了,说不定他也能帮上你的忙。”

  薛超明白了江小白的真正想法,笑道:“江先生,这件事您可得考虑清楚。门主交代的任务很艰巨,也很危险,一个不小心别说建功立业了,就是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个问题。”

  江小白道:“从古至今,都是富贵险中求。闭门家中坐,哪会有什么机会。”

  薛超道:“说的也是,江先生,既然你来找了我,我肯定给您这个面子。您也请放心,行动的时候,我会照顾好白峰的。不让他做危险的事。”

  江小白道:“那就多谢了。我去找一下白峰,跟他说一下。”

  自从上次之后,白峰就成为了水系之中打杂的,谁都没有把他当回事。不过,这对白峰却是个好消息,谁都不在乎他,倒是方便他做一些事。

  江小白找到白峰,道:“你一会儿去找薛超,跟着他去做一件事。老白,你要帮着薛超把那件事给完成。”

  如果没有白峰,就凭薛超和他的手下,还真的未必能够完成水安然交代他的事情。江小白让白峰去帮助薛超,自然不是为了水系着想,他是希望能够挑起水火两系的斗争。他们斗得越厉害,他越是可以利用两派的关系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白峰道:“放心吧,有我在,出不了差错。”

  江小白道:“你得小心一些,不要让他们看出来,最好能把事情做得隐秘一些。”

  “我知道。”白峰道:“你呢,在水安然身边怎么样?”

  江小白道:“那是一只老狐狸,在他身边须得小心谨慎,我到现在还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到什么机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