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就是你的起居之所。你没事的时候,最好就呆在这里,不要到处乱跑。圣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找你,如果圣女找你的时候,而却找不到你,你的麻烦就大了。”

  小红叮嘱了江小白几句。

  江小白问道:“红姐,圣女的脾气是不是很暴躁?看样子你好像很怕她。”

  小红道:“圣女的脾气是不太好,不过圣女对我们都挺好的。我们姐妹四个在圣女手下做事都非常高兴。我告诉你,你这小子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居然能被圣女看重。算了,跟你说这些干什么。时间长了,你自然就全都知道了。”

  “谢谢红姐的提点,我一定用心为圣女办事。”江小白道。

  小红道:“好了,圣女让你熟悉一下环境,你可以在红日峰上四处走走,熟悉一下环境。”

  语罢,小红便离开了。

  江小白看了看他的居住环境,这地方要比他在水部的居住环境要好多了。他自己有个独门独院的小院子,院子里有个花房,里面养了很多美丽的花草。

  在院子里逛了一圈之后,江小白便离开了小院,为熟悉环境而在红日峰上四处走了走。走了一圈下来,他基本上就把红日峰给熟悉了。这红日峰有几个重要的地方,一个就是圣女经常在的百花亭,那是红日峰的最高处。另外一个地方就是圣女的寝宫百花宫。

  江小白回到小院的时候发现小院里面来了几位客人,看到这三位客人,江小白马上便猜出了这三人的身份。

  “三位姐姐,江白给你们请安了。”

  江小白躬身拱手。

  这三位女子容貌秀丽,各有风采,便如花房中的各种鲜花,各有各的特点。她们就是小红口中的那三位女子。

  “小哥哥,模样挺俊俏的啊。”

  三位女子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江小白,看得江小白有些不好意思了,面皮发热,感觉自己像是个展览的瓷器似的。

  “哟,脸皮子还挺薄,脸都红了。”

  “小蓝、小紫,你们不要调戏人家小哥哥了。”小青笑道:“小哥哥,我们三个就是听说我们百花宫来了新人了,所以来看一看,没别的意思。”

  江小白笑道:“三位姐姐客气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我江白做的,尽管吩咐。江白有把子力气的,什么粗活累活就都让我来吧。”

  小蓝道:“哪有什么粗活累活啊,你不要害怕。你要真想为我们姐妹分忧,那有时间就陪我们姐妹聊聊天吧。”

  “小蓝,别胡说八道。我看你又喝多了。好了好了,我们该回去了。”

  三名女子嬉笑着离去,去留无意,只在空气中留下了专属于她们的独特体香。

  江小白望着空气怔怔出神,方才那三位女子仿佛从画中出来的画中仙子一般,飘然而来,又飘然而去,在他心里投下一块大石,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把庭院收拾了一番,时间尚早,江小白想了想,他便离开了庭院,离开了红日峰,回到了水部。他的很多生活用品都还留在水部,原本就要回来取走,另外,他还想见一面水安然,有些话要和他当面说清楚。

  到了水部,江小白首先便去见了水安然。水安然没有想到江小白会回来,见到他有些错愕。

  “江兄弟,你怎么回来了?”

  水安然对江小白的称呼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如今的江小白是圣女身边的人,他不能再把江小白当成他的下属。

  “门主,江白是特意回来看您的。”江小白道。

  水安然笑道:“江兄弟,你千万别觉得有什么对不住水部的,你为水部已经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你留在了圣女的身边,我是真为你高兴。”

  水安然高兴是真的,江小白无论如何也是从他水部出去的,这就等于以后他在圣女身边有了个人,或许可以能得到一些秘密消息。这样他就能比其他四部的人抢占先机。

  江小白道:“门主,我十分感激水部对我的栽培。您放心,我虽然从水部离开了,但在我心里,作为水部一份子的心不会改变。”

  这话说到了水安然的心坎里,水安然笑得合不拢嘴。

  “难得你老弟有这份心。这样吧,我水安然与老弟你十分投缘,一见如故,如果老弟你不嫌弃的话,就让咱们结为异性兄弟如何?”水安然提议道。

  江小白笑道:“好啊,我也正有此意。”

  水安然立即准备香烛,二人行了结拜之礼。水安然的一颗心定了下来,二人结拜为兄弟,这对于他们来说,关系便是更近了一步,有些事情自然就更好办了。

  “兄弟,你我结拜之事最好不要让圣女知道。她……她不太喜欢属下之间搞这些。女人嘛,哪能明白男人之间的兄弟情义啊。”

  水安然这是在向江小白暗示要隐藏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他们结拜是在一间漆黑的屋子里,这里除了他们之外,并没有旁人。

  水安然这么做,自然是有其道理的。若是让别人知道了他和江小白结为兄弟,而江小白现在成了圣女的身边人,自然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圣女也很有可能不高兴。

  水安然做这一切肯定不是为了给自己多树敌,他的目的是利用江小白,毕竟江小白现在是圣女的身边人。

  水安然低估了江小白,他的心思江小白一清二楚,只是没有拆穿。见招拆招,和水安然拉近关系,原本也是他回来水部的目的。必要的时候,他甚至可以和水安然做交易,他相信只要是对水安然有利的事,他会愿意做的。

  “大哥请放心,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江白心里一清二楚。”

  水安然拍了拍江小白的肩膀,“真是我的好兄弟。唉,真想和你把酒言欢,不过时不我待,我很快就得出发了。圣女已经调派了人手给我,我得带着人赶过去采矿。”

  江小白道:“酒什么时候都可以喝,做正事要紧。大哥抓紧时间去吧,等你凯旋之时,咱们兄弟再举杯庆祝。”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