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厅外的江小白赶紧出手,当他接住小蓝的一刹那,忽然意识到自己此刻的身份不过就是圣女身旁的一个跑腿干活的小厮,便立即装出痛苦不堪的样子,和小蓝一起倒飞了出去,还“哇哇”吐了一口鲜血出来。

  “江白,你没事吧?”

  小蓝面色苍白,很显然自己也受了伤,却对江小白十分关心。江小白能出手救她,这让她很是感动。

  “我没事。”江小白擦了一口嘴角的鲜血,关切地问道:“你怎样?”

  “我没事。”

  话音未落,小蓝已经两眼一黑,瘫软在江小白的怀里,失去了知觉,昏迷了过去。

  “魔君!”

  江小白抱着小蓝,怒吼道:“我们是来谈判的,为何一言不合便要出手伤人?这是什么道理!”

  “有你什么事!”

  魔君再度出手,一道黑芒朝着江小白射了过去。与此同时,圣女也出手了,黑白两道光芒交击,瞬间便消失于无形之中。

  “魔君,我的属下在这种场合是没有资格说话,但他所言却句句在理。我们是来谈判的,本就该以和平为主,即便是意见不合,也不当出手伤人。”

  圣女面若冰霜,腾地站了起来。

  “既然如此,我看这谈判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就这样吧,再见!”

  见圣女动了真怒,魔君马上坐不住了,也站了起来,歉然笑道:“刚才只不过是一时冲动,你既然来了,我想也是为了和谈而来,不如就坐下好好聊聊。”

  圣女看了一眼亭子外面的江小白和小蓝,江小白明白她的眼神,点了点头,告诉她小蓝的伤势并不算严重。魔君毕竟是有所忌惮,他出手并不是为了要了小蓝的命。

  “好,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圣女再次坐了下来。

  魔君也坐了下来,一切又回到了起点。

  “刚才我所言,的确就是我魔云山的要求。若是你们鬼门肯与我魔云山联姻的话,魔云山与鬼门必然可世代交好,永不侵犯。当然,若是你们不愿意联姻,也可以满足我提出的那些要求。只要你们做得到,我魔云山也可以不去骚扰你们鬼门。否则的话,我魔云山的十万魔兵就要时不时地去拜会一下你们鬼门啦。”

  这魔君依旧是寸步不让,他的目的是要娶到圣女,自然就要上点手段,逼迫圣女就范。

  “我知道你们鬼门在图谋大事。但图谋大事也需要实力不是?若是你成为了本君的妇人,我魔云山的十万鬼兵便可任你差遣,就连本君本人,你也可以任意差遣,本君绝对愿意为你效劳。”

  “魔君,你不要逼人太甚。强扭的瓜不甜。说实在的,我对你毫无好感,即便是你强行把我与你拉在一起,又能有什么好的结果?”

  圣女反驳道。

  魔君哈哈大笑,“你以为本君要的是你的心吗?得不得到你的心本君并没有什么所谓,本君最想要的是你的人。说实话,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本君便被你的风采所迷。自那以后,我便茶饭不思,没日没夜地想你。”

  听了这番告白,圣女只觉得恶心异常,偏偏还得克制自己,不能流露出异样的情绪。

  “魔君,我劝你还是作罢吧。我是不会答应你的这个要求的。”

  魔君面色一冷,“那好,你不答应,那就让魔云山和你们鬼门过过招吧。你们鬼门抢占了我的祖地,也是时候还回来了!”

  鬼门的灵山原本是魔门的祖地,当年鬼门强盛之时,强行占据了灵山,逼迫魔门迁移。如今魔门在魔云山再度发展壮大,有能力和鬼门相抗衡,自然便想着要夺回祖地。

  这些年来,双方摩擦不断,魔门这边不断地挑起纷争,让鬼门头疼不已。鬼门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挑起战端,他们要积蓄实力做大事,否则的话,早就和魔门干了起来。

  “灵山是你们的祖地不假,不过已经被我鬼门占据了多年。今日的灵山已非昔日的灵山,魔君何必要抓住过往不肯放过呢?”

  圣女道:“魔君,你看这样如何。我鬼门可以向你们魔云山称臣,每年也会供奉给你们魔云山一定数量的资源。具体的数量,我们还可以商议。我是带着诚意来的,希望魔君慎重考虑。我鬼门并非是没有实力与你魔云山一战,不过是我鬼门不愿意开战而已。”

  说起来,魔云山能够发展起来,这还要多谢江小白。要不是江小白当年率领盟军攻打灵山,鬼门也不会因此而实力大大被削弱。正因为鬼门的实力大大削弱,才让魔云山得到了一些年的快速发展的时间。

  在那以前,魔云山一直都被鬼门所压制,根本无力与鬼门抗衡。现在不同了,魔云山出了一个万年不遇的十方大魔王,又得到了许多年的休养生息的机会,实力已经大大提升,甚至有超越鬼门的趋势。

  “好啊,我魔云山最不怕的就是打仗。你们有本事就来好了。”

  魔君似乎生气了,突然间,之间他化作了一团黑雾,等到黑雾消失之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已经是另外一个人。

  “这是谁?”

  此刻小蓝已经醒了,江小白低声问道。

  小蓝道:“这也是魔君。十方大魔王,拥有十个本相。”

  “你要战,那就战!”

  此刻亭子里的魔君已经不是刚才那个风流倜傥的魔君,而是一个凶神恶煞一般的怪物,青面獠牙,相貌丑恶,十分骇人。

  “魔君,你根本就没想过和我好好谈判。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

  十方大魔王的每一面都是不同的,而且性格迥异,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圣女知道再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便打算中断这次谈判。

  “你以为魔云山是什么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魔君大吼一声,浑身黑气涌动。

  “怎么,这就是你魔云山的待客之道?”

  圣女丝毫没有露怯,冷冷看着魔君,“你若是要打,我便陪你过几招!”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