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这么快就派人来了,还真是心急啊。”

  江小白没想到魔君居然如此心急。

  圣女道:“你知道他们心急就好,所以你要想办法稳住他们。好了,让小紫带你过去见使者吧。”

  江小白躬身告退,小紫带着江小白离开了百花宫。魔君的使者被安排在鬼门专门会客的地方,使者来了已经很久了,一直嚷嚷着要见圣女,却都被圣女以各种借口回绝了。

  “那使者的脾气很暴躁,已经打伤了我们鬼门好几个人,你千万要小心啊。”

  在去见使者的路上,小紫提醒了江小白几句。

  江小白点了点头,他自有办法对付那使者。

  不多时,二人便来到了会客厅,离着很远便听到了会客厅的方向传来的咆哮声。

  “脾气果然很大。”

  江小白咧嘴一笑。

  小紫把他带到地方之后并没有急着离开,她陪着江小白留在了会客厅。

  二人刚走进会客厅,便见一名侍女浑身是伤哭着跑了出来。

  “什么情况?”小紫拦住那侍女,见她满脸淤青,嘴角出血,顿时一股怒气便冲向了脑门。

  “不要冲动。”

  看出了小紫快要克制不住自己了,江小白一把握住了小紫的手,用目光和她交流。

  小紫深吸了几口气,才算是压制住了内心深处的怒气。

  “你下去吧,这边交给我。”

  那侍婢点了点头,捂着嘴哭着跑了出去。

  进入会客厅,就见那几个魔兵已经把会客厅里弄得乱糟糟,桌子椅子东倒西歪,地上满地都是各种果皮和果核,还有他们吐的痰。

  “这小妞不错。”

  三个魔兵看到小紫,顿时眼前一亮,一个个兴奋了起来,朝着小紫走了过去。小紫一阵紧张,而江小白却是悄无声息地移动了脚步,拦在了她的身前。

  “有我在,别担心。”

  江小白温柔的声音传入了小紫的耳中,小紫顿时便觉得有了依靠,看着江小白的背影,也觉得这小子的背影变得伟岸了许多。

  “小子,你赶快给我滚开!别妨碍我们兄弟和小妞聊天!”

  为首的魔兵抬起大手,打算把江小白拨开,却见江小白在他的胳膊上一点,那魔兵顿时便是痛呼了一声,一只手臂顿时失去了知觉。

  “你敢动手!”

  另外两个鬼兵立即冲了过来,准备拔刀。

  “都出来!”

  只听江小白一声令下,突然间有几十个鬼兵涌了进来,将魔君派来的使臣给围了起来。

  刚才在来会客厅的路上,江小白去了一趟水部,从水安然那里借来了一点人手,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这就是你们鬼门的待客之道吗?我们是魔君的使臣,你敢这样对待我们,就不怕被魔门攻上灵山吗?”

  魔门使臣似乎有点被这阵势给吓怕了,他刚才嚣张的时候可没有拿出魔门使臣的身份来压人,现在居然和江小白讲起了道理。

  “对待真正的客人,我们鬼门向来都是以礼相待。但如果是对待敌人,那就别怪鬼门心狠手辣了!你们三个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使臣,一言一行都代表着魔君,为何还敢在我鬼门撒泼造次?”

  “我们魔门向来无法无天!你能拿我们怎么样?”

  江小白哈哈一笑,突然间笑容冻结在脸上,转瞬便变成了浓浓的杀气。

  “来啊!动手!”

  一声令下,周围的鬼兵便将刀架在了这三个魔门使者的脖子上,魔门使者这才感觉到害怕,一个脑门上都冒了冷汗。

  “我们是使臣,你敢杀了我们,魔君不会放过你们鬼门的!”

  “我说你们三个可真是蠢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拿魔君来压我?你们没有发现现在我才是主导你们命运的神吗?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三个立马人头落地。”

  “你敢杀我们,魔门一定踏平灵山!”

  江小白冷笑一声,“看来你还没有认清楚形势,看来我有必要给你们分析分析当下的形势。请问你们今天是为什么来的?”

  “当然是为了魔君和你们圣女的婚事。”魔门使者道。

  江小白道:“是啊,我们圣女嫁到你们魔门,那就是你们魔君的夫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不假吧?”

  “没错。”

  江小白道:“你既然知道,那为什么没有想过你们的魔君会不会为了你们这三个废物跟鬼门翻脸呢?这个问题应该动动脚趾都能想得出来吧。”

  三个魔君使者听了江小白的话,集体陷入了沉默之中,久久不语。江小白的分析没有任何问题,杀了他们三个,魔君也不可能为了他们三个而放弃和圣女喜结连理的机会。

  “我们是代表魔君来商量魔门与鬼门和亲之事,现在应该是商量正事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让这些鬼兵把刀都收起来?”

  江小白道:“现在还不是谈正事的时候,刚才你们在这里打伤猥亵我们鬼门的人,这件事需要先掰扯清楚。我要求你们三个人表个态。”

  “你想怎样?”

  魔门使者恶狠狠地看着江小白,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江小白耸了耸肩,“不是我想怎样,而是你们想怎么样,这一切都得看你们的态度。”

  “……”

  魔门三人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有个人开口了。

  “好,我们向你们鬼门认错,赔礼道歉。”

  嚣张至极不可一世的魔门使者终于在江小白面前低了头,这给所有在场的鬼门的人都出了口气。

  “就这么赔礼道歉的吗?”江小白并不满足,谈判还未开始,他就要牢牢地占据上风,在心理层面上击溃他的对手。

  “你要怎样?”魔门使者道。

  江小白笑道:“如果是我给人赔礼道歉,怎么着也会鞠躬吧。当然了,你们魔门的人腰板多硬啊,不过再硬也比不上我鬼门兄弟手上的刀硬吧。”

  魔门三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忍受着极大的屈辱,硬生生鞠了一躬。

  “好,兄弟们都散了吧。”

  江小白的目的已经达到,便将从水部借调来的鬼门给遣散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