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艘大船他已经观察过了,上面没有出现任何魔门的标记,或许是牛旋风等人为了掩饰身份而把船身上的魔门标记给除掉了,或许这艘船根本就不是他们魔门的船。

  只要是没有魔门的标记,江小白便可以放心大胆地杀人了,哪怕是魔门追查下来,他也有足够的借口为自己脱身。

  “想跑吗?大海茫茫,你能逃到哪里去?小子,我劝你还是引颈就戮吧。老子高兴了,或许还可以给你个痛快的。”

  牛旋风几人站定,已经形成了合围之势,把江小白围在了中间。他们手上的兵刃刃口上泛着寒光,饥渴地想要饮用鲜血。

  江小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面无表情,目光之中流露出了轻蔑之色。在这一刻,他抛弃了伪装,变成了那个不可一世的江小白。

  牛旋风几人都感受到了江小白从头到脚气质的变化,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可他们却全都知道这事很不对劲,心里不由自主地产生了某种担忧。

  “哥几个,动手!”

  牛旋风心里越来越虚,这种感觉或许只能等他杀了江小白才会消失。一声令下,几人同时出手,但就在那一瞬间,一道耀眼夺目的光芒突然在他们的眼前闪现过来。

  这是他们此生见过的最耀眼的光芒,灿若流星,来不及多欣赏便已消失。这是他们生命之中见到的最后一道光,在他们生命消逝的那一秒,他们才知道这是一道为他们送葬的光芒。

  牛旋风来不及思考为什么会是这样,他的生命已经终结,从此再也无法思考。他为自己的自作聪明感到后悔,直到死神降临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面对的对手是个多么强大的存在。他的脑海里一瞬间塞满了谜团,但他已经没有时间去解开这些谜团了。

  大船上出现了几具尸体,江小白冷冷地看着周围的几具尸体。

  “这可是你们逼我的。”

  将这几具尸体扔到了海里,又将这艘大船彻底摧毁,江小白便回到了那艘小船上,继续往小船上一趟,顺水而行,一路哼着欢快的小调。

  这一路他并没有急着赶路,所以回到鬼门的时候已经很晚。登岸之后,他便立即去了红日峰,在百花宫内见到了圣女。

  “回来的那么快?事情办妥了吗?”圣女没想到江小白这么快就回来了,她原以为江小白要有几天才能回来的。

  “回圣女的话,事情已经办妥。魔君承诺一定会百分之百地按照您的要求来筹备婚礼,给您一个完美的婚礼。”

  江小白道:“这就是魔君的答复。”

  圣女道:“他真是那么说的?”

  江小白道:“属下所言和魔君的原话有些出入,不过意思是完全一样的。”

  圣女道:“你是怎么说服他的?”

  江小白道:“在告诉您详细的细节之前,江白恳请圣女恕我无罪。”

  圣女道:“好,我恕你无罪。”

  江小白便将他在见到魔君之后说的那一番话又重复了一遍给圣女听。当然,他的那番话当中很大一部分人都是他杜撰的。

  “圣女,属下该死,不该拿鬼皇和鬼母的名义来杜撰。”

  圣女笑道:“这没什么,你做的不错。对付贪婪的人,就应该以贪婪为陷阱。魔君妄想着能够一统鬼门和魔门,那就先给他编织一个梦,让他好好做个春秋大梦。”

  江小白道:“圣女,属下还有要禀报的。”

  语罢,江小白便将他伪造的那块玉佩拿了出来。

  “圣女,这是我伪造的魔君送给您的那块玉佩。我知道去魔云山,必定有凶险等待着我,来不及跟您请示。”

  江小白道:“属下这就毁了这块玉佩。”

  “等等!”

  圣女抬手阻止了江小白,“这赝品你还是留着吧,以后和魔门打交道的机会不少,或许你还有需得着的时候。”

  “谢圣女。那没什么事情的话,我这就回去了。”江小白道。

  圣女道:“好,你回去吧。”

  江小白躬身告退。

  回到住处,天色已经是日暮时分。天黑之后,江小白便离开了红日峰,去了水部。

  “今夜我打算再去雾隐峰探一探情况。”

  见到白峰,江小白说出了他的想法。

  白峰道:“早就应该如此了。这些天都快急死我了。咱们来到灵山也有些时日了,不是我埋怨你,进展的确是有些慢了。”

  江小白道:“我知道。今夜午夜之后,你去找我。到时候一块去雾隐峰。”

  “好。到时候见。”

  从白峰的住处出来,江小白准备离开水部的时候遇到了水安然。

  “兄弟,你来的正好,我正好有事找你。”

  水安然把江小白请到了他的书房里。

  “大哥有什么需要吩咐的?”江小白问道。

  水安然道:“兄弟啊,老哥哪敢吩咐你什么啊,就是想问问你圣女有没有流露出对我的不满?”

  江小白眉头一皱,“大哥你何出此言啊?你统领的水部最近可谓是出尽了风头,一举压过了其余四部。圣女怎么会对你不满呢?”

  水安然道:“真的没有吗?我听人说火邪神那老小子很不安分,到处在毁我。”

  江小白道:“说起火邪神,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和他接触不多,还真对他没什么了解。”

  水安然道:“谁知道呢。那火邪神平时不与人接触的,心机深沉。上次火部在我手上吃了亏,我一直担心他要找机会报仇。”

  江小白道:“我想他没那么蠢吧。你现在做的项目是圣女非常关心的,他若是敢破坏那个项目,圣女绝饶不了他。”

  “唉,希望如此吧。”水安然叹了口气,“人心险恶啊。”

  江小白道:“大哥,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要回去了。”

  水安然道:“还有一件事,那对龙凤剑还在我这里,你说我找个什么机会送给圣女比较好?”

  江小白道:“我看最近圣女的情绪都很不错,你随便找个机会送去应该都可以,毕竟是送礼嘛。”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