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雾隐峰山洞之中的高手都是鬼门一等一的厉害角色,这些人组成了一个绞杀大阵,威力可想而知,纵然魔君神通广大,要想从这大阵之中杀出一条血路出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魔君原以为自己很快就能摆脱这些人的纠缠,谁知道居然被这阵法所困,虽然不断有鬼门高手为他所杀,不过他自己却无法摆脱这阵法的困扰。

  江小白在一旁看着,正在思索如何是好之时,突然间整个雾隐峰都颤动了一下,那山洞的洞口石门已经出现了裂痕,刚才像是地震了似的。不过时间很短暂,转瞬即逝。

  “怎么回事?”

  江小白脑海之中浮现出一个不好的念头,“不会是,魔尊就快要苏醒了吧?”

  “来不及了!”

  心念及此,江小白立马加入了战局之中,从外突破,阵法外围的几大高手当场便死于他的掌下。

  “江白,你干什么!”

  直到此时,江小白的身份才暴露。

  他根本不答话,杀得性起,和魔君一内一外,果然效果显著,很快二人便将鬼门的一众高手全部杀光。

  “臭小子,本事不小!”

  “少废话了魔君,时间不多了,魔尊可能就要苏醒了。”

  话音未落,整个灵山再度颤动了一下,就在此时,白峰和莫问天双双赶到。

  “进去!”

  二话不说,江小白一马当先,率先进入了那洞窟之中,魔君三人先后进入。那洞窟越往里面去空间越是开阔,几大高手速度极快,很快便进入了那洞窟的深处。

  “好热啊!”

  整个洞窟之中都散发着灼热的热力,越往洞窟深处去,热量就是越大。

  “大家小心了,前面的温度会更高!”

  江小白出言提醒,他是四人当中唯一进过这个洞穴的人。

  前方的热量越来越大,若不是他四人都是绝顶高手的话,根本就难以再往前深入。到了洞穴深处,四人都感受到了从洞穴之中传来的强大恐怖的气息。

  “魔尊应该真的就快要苏醒了。”

  江小白再度开口,他能感觉到这次进入洞窟感受到的强大恐怖的气息要比上次更强大,这说明魔尊的确是正在苏醒。

  “不怕,到了地方,把我灵蛇岛的独家火药扔进去,保证让他完蛋!”

  江小白道:“莫老,火药给我吧?一会儿由我来放置和引爆火药。你们一会儿先撤。”

  莫问天道:“小子,你跟我抢什么?老头子我一把年纪了,早就活够了,死就死了,你还年轻,应该留着你的宝贵性命干一番大事,明白了吗?”

  江小白道:“莫老,我可没想过要死,不过这件事是我发起的,应该由我来办。”

  莫问天笑道:“你发起的?真是搞笑,老夫我几年前便潜入了鬼门,你才来几个月?”

  “都别争了。”白峰道:“我建议咱们把火药分一分,我们四个各自携带一些。到了下面,未必是一条坦途。”

  江小白道:“老白说的有道理,鬼皇、鬼母和圣女都在里面,他们三个联手,咱们四个未必站得到便宜!”

  “好,那就这么办。”

  莫问天把炸药分成了四份,四个人各自携带一份。

  洞窟突然间猛烈地颤动了起来,这次持续的时间比较差,大概有五秒左右。

  四人各自交流了一下眼神,都知道大事不妙,便加快速度,往那洞窟深处而去。

  随后不久,四人便到达了那洞窟深处,前方燃烧着烈焰的魔尊身躯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魔君抬头望去,见那魔尊身躯伟岸高大,宛如一座山一般,仍不住赞叹了一句。

  “好大的一尊雕塑!”

  江小白道:“魔君,这可不是雕塑!这东西正在苏醒,一旦苏醒了,你我几人都会没命的!”

  魔君摇了摇脑袋,皱着眉头,不知为何,刚才看到了魔尊燃烧着的身躯之后,他便有种感觉,仿佛自己一下子跪了下来,臣服在了魔尊的面前。

  “不!这天底下没有任何人能让本君不战而屈,就算是魔尊也不行!”

  魔君抬头盯着那烈焰之中的巨大的魔尊身躯,“你是魔,我也是魔,我不会怕你的!”

  江小白几人刚准备靠近魔尊,忽然间一道红光飞射而来,直奔江小白的面门而来。

  “小心!”白峰惊声提醒。

  江小白一甩头,堪堪避开了那道红光。那红光转了个圈,飞了回去。江小白朝着那方向望去,就见圣女手持凤剑,杏眼圆睁,正怒气冲冲地盯着他。

  江小白迎上她的目光,不知为何,心里却有些心虚的感觉。

  “叛徒!”

  圣女啐了一口。

  白峰道:“圣女,我们可不是叛徒,我们从来到鬼门的第一天就是为了铲除鬼门而来的。你们鬼门为祸天下,人人得而诛之!”

  “你到底是什么人?”圣女抬起手中的凤剑,剑尖指着江小白。

  事到如今,江小白已经不需要隐瞒他的真实身份了。

  “我是江小白!”

  “果然是你!”

  自从水安然带着江小白去见圣女,圣女见到江小白的第一眼开始,她便有种觉得眼熟的感觉,虽然江小白易了容,而且就连声音也改变了,但她还是有种感觉。

  “你早就猜出我的身份了?”江小白很诧异。

  “猜出了又能怎样,我还不是一如既往的信任你!上次你能从魔门毫发无损地回来,我便知道你根本不是江白。我猜到了是你,但是自己却一直不肯相信你会那么做。”

  圣女抬起头来,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此刻她已经美眸微红,泪珠在目眶之中打转。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江小白的心依然如初,但江小白却始终没有领会她的这份情。

  “谁都可以负我,唯独你不可以!”

  圣女咬牙切齿地看着江小白,手中凤剑衣兜,衣袂飘飘,朝着江小白袭击而来。

  “小子,原来你还是我的轻敌!”魔尊大为光火,很是吃醋,“真不知道圣女看上你什么,你小子哪点比得上本君!”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