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那小子对圣女下不去手,原来是欠着人家的。”白峰叹了口气,自古情债最难偿还。

  “江小白啊江小白,你可别在这节骨眼上犯糊涂啊!现在可不是你搞儿女情长的时候!”

  白峰的心中难免有些担忧,他了解江小白,知道那小子是个情深义重的家伙。

  “老白,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

  莫问天和白峰被鬼母给困住了,二人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到如何突围而出。

  “不好,这空间正在缩小。”

  莫问天发现这黑暗空间正在挤压变小,心中诧异。

  白峰道:“娘d,难道你我就要死在那老妖婆的手上了?”

  莫问天思绪急转,忽然间想到了什么,道:“事到如今,想要脱困只有一个办法。你我修为较之鬼母太弱,跟她比斗修为是赢不了她的。”

  白峰急道:“你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倒是快告诉我怎么突围啊!再不出去,我们就要被那老妖婆包了饺子了。”

  “用火药!”

  莫问天看着白峰,“你我身上携带的火药都是我特制的,威力是一般火药的百倍。引爆火药,或许可以炸开这黑暗空间。”

  “你疯了!”

  白峰吼道:“火药用了,我们拿什么炸毁魔尊?”

  莫问天苦笑道:“老白兄弟,我看你才是疯了吧,我们就快死了,留着那火药有什么用?还不如拼死一搏,只要能活着,就还有机会。”

  白峰沉默了下来,最终用力点了点头。活着意味着希望,而死亡则意味着结束。如今对他们而言,能够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莫岛主,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引爆火药,那火药不会把你我给炸死吧?”

  白峰心中有此担忧。

  莫问天道:“如果没有我在这里,你必然会被炸死,但是有我在此,你便不会死!”

  “老莫,原来你有秘密武器啊,还不赶紧拿出来。”白峰笑道。

  莫问天微微一笑,“秘密武器什么的怎可轻易示人?必须要在关键时刻用出来。好了,现在把你身上的火药给我。”

  白峰把火药给了莫问天。

  莫问天深吸了一口气,扭头含笑看着他。

  “老白,灵蛇岛有棵很老很老的香樟树,在那香樟树下我埋了几坛美酒,是我亲自酿造的。日后你去灵蛇岛,把那几坛陈年佳酿起出来吧,永远埋在地下就太可惜了。”

  “知道了。”

  话一出口,白峰便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一时间又没有想出来是哪里。

  就在他终于明白莫问天刚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莫问天已经点燃了火药,那火药爆炸的一瞬间,整个黑暗空间瞬间被耀眼夺目的光芒所占据,而与此同时,白峰却是眼前一黑,他看到了一个人用身躯挡住了他的身体。

  “老莫……”

  白峰大吼一声。

  轰——

  地动山摇。

  等到白峰的眼前再次出现光彩的时候,那黑暗空间已经不复存在,莫问天的计划是可行的。

  “老莫,你怎么样了?”

  莫问天就在白峰的怀中,他用自己的身躯为白峰挡住了火药爆炸的冲击。

  “老白,老樟树下的美酒怕是真的由你去开启了。我……不成了。”莫问天艰难地说着话。

  “老莫,撑住啊!撑住!我一定带你离开这里!”白峰老泪纵横,为了救他,莫问天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

  他们认识没有多久,却成为了可以肝胆相照生死与共的朋友。

  “别管我了,做大事要紧。”

  说完这句话,莫问天便闭上了眼睛。

  “江小白!”

  白峰含泪大吼,“老莫死了!”

  江小白此刻正和圣女纠缠在一起,听到白峰的吼声,立即使出了全力,逼退圣女,来到白峰的身旁。

  “莫岛主……”

  未语泪先流,江小白哽咽了一下。

  “他是为了救我而死的!”

  白峰心中愧疚至极,若是早知道莫问天要牺牲自己来救他,他绝对不会允许莫问天那么做。

  “没时间悲哀!”

  江小白将莫问天的尸体收进了他的虚拟空间里,咬牙看着鬼母。

  “臭小子,你两次三番坏我鬼门大事,今日便让你葬身于此!”

  鬼母怒吼一声。

  “好,我现在就为莫岛主报仇!”

  江小白迎了上去,在他迎战鬼母之前,他悄悄地把他那份火药给了白峰,让白峰去执行炸毁魔尊的任务。

  鬼母和江小白很快就交上了手,二人很快便感觉到了彼此这些年的精进。

  莫问天的死,鬼母逃脱不了关系,江小白心中充满了仇恨,只想为莫问天报仇雪恨。

  当年江小白率领盟军攻打灵山,败在了鬼皇和鬼母手上。那个时候,江小白的修为已经高到了需要鬼皇和鬼母联手才能压制住他。这些年江小白的修为增长迅速,尤其是和兄弟会的圣子斗了之后,他的修为在绝境之中增长了许多,如今以他的修为,一个鬼母岂能阻挡得了他!

  “老妖婆!去死吧!”

  火之力涌动,这洞窟之中四面八方的火焰都朝着鬼母这边涌来,鬼母无法突围,被困在了大火之中。

  “休要伤我母亲!”

  圣女挺剑而来,江小白举起手中龙剑格挡,只听一声脆响,龙凤双剑在交击的一刹那居然全都断了。

  “断情绝义!江小白,你真的好狠!”

  圣女咬牙看着江小白,曾经的爱有多深,此刻的恨就有多深。

  “我从未对你动过情,何来断情之说?自你杀害若离那日起,你便是我欲手刃而后快的仇人!今日便是做个了结的时候!”

  “我杀了你!”

  圣女发狂似的扑向了江小白,突然间一道黑影闪烁而来,圣女猝不及防,被那黑影击中,整个人抛飞出去。

  “臭娘们,胆敢戏耍本君,这就是你的下场!”

  魔君偷袭得手,哈哈大笑。

  江小白怔怔地看着摔落在地的圣女,心中的滋味不知如何来形容。

  “女儿!”

  鬼皇抱起圣女。

  圣女面色苍白如纸,“父亲,我没事,不要管我,保护好魔尊要紧。”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