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知道你没胆子放我走,你知道我日后一定会战胜你。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废话了,动手吧,杀了我!”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他虽然融合了无量晶体,可说是不死之身,但面对前所未有的强大的对手魔尊,他心里可真是一点底儿都没有,心想或许魔尊真的有能力杀了他。

  “小子,既然你一心求死,那么就让本座送你上西天吧!”

  一只大手印从天而降,携无上威压拍了下来。江小白知道躲闪也没有用,索性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轰——

  山崩地裂,大手印在山地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陷的坑,而江小白强大的肉身在这大手印的威力之下已经变成了一团肉饼。

  “小白!”

  白峰含泪怒吼,捶胸顿足。

  “孙子!爷爷跟你拼了!”

  白峰欲要和魔尊拼命,却见魔尊一抬手,一道狂飙而来,白峰便被困住了。他在那旋风之中左冲右撞,就是冲撞不开。

  “全都是不堪一击!”

  魔尊轻叹一声,仰头望天,“神帝啊,没有你的日子还真是孤单啊。可惜啊,你当年拼命阻止我称霸世界,结果又如何呢?你死了,我又活了。老朋友,我还真有点想念你了。”

  “魔尊,你不会孤单太久的!”

  魔尊听到一个声音,循声望去,就见江小白跳出了那个深坑,完好无损地站立在他的面前。

  “你……”

  魔尊满脸诧异之色。

  “你杀不死我!”江小白面带冷笑。

  “不可能!”

  魔尊再次出手,这一次他又将江小白打成了一块肉饼,但很快江小白的肉身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复原了,再一次活生生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给我去死!”

  魔尊愤怒之极,再次出手,又是把江小白打成了肉饼,但江小白每一次都能够很快复原。

  多次尝试之后,魔尊终于意识到眼前这小子虽然比其他来还要弱小很多,但是却有不死的能力。一个人若能长生不死,加上又有如此高的天赋,假日时日,他或许真的可以成长为一个与他平视的对手。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魔尊怎么也想不明白江小白为什么杀不死。

  白峰哈哈大笑,“孙子,你知道厉害了吧!你以为你可以操纵天下任何人的生死,最后却发现就连站在你面前任你宰割的人你都杀不死,真是个笑话!”

  “你以为你有不死之身本座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了吗?”魔尊冷笑连连,“异想天开!本座就算是一时半会杀不死你,也可以把你囚禁起来,让你做永远不死的囚徒。对,把你囚禁起来,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让你度日如年,让你生不如死!”

  “休想!”

  真要被关了起来,江小白可就完蛋了,所以他必须要逃离,他知道可能性并不大,但至少他目前可以不用担心被魔尊所杀。放开手脚,江小白将逍遥行施展到了极致。

  魔尊在后面穷追不舍,其实魔尊想要抓到江小白很简单,他就是想玩一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他享受的是这个捉老鼠的过程,而不是捉到老鼠的结果。

  江小白慌不择路,逃离灵山之后,根本不知道自己往什么方向逃窜,只知道在他的身后一直有个人在追着他,魔尊便如他的影子一般,怎么也甩不开。

  “小子,你倒是逃得再快一点啊!这就是你的能耐吗?你的速度也太慢了,比地上爬的乌龟的速度还要慢!难道你就这点能耐吗?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江小白已经把逍遥行的身法施展到了极致,但还是甩不掉魔尊。魔尊轻轻松松地就跟住了他,仿佛根本没有费力一般。

  “难道……难道我就真的要被他给囚禁一生吗?”

  心中生出了前所未有的绝望,就在江小白准备放弃的时候,前方的海域上突然出现了一艘小船,船上坐着一个艄公,艄公的肩膀上落着一只鱼鹰。

  “二位累了吧,不如下来休息休息吧。”

  那艄公从船头站了起来。

  江小白看向了艄公,很显然此人并不简单。他迅速朝着那艘小舟而去,落在了小舟上,魔尊随后也落在了小舟上。

  这艄公是名白胡子老头,脸上沟壑纵横,如树皮一般。

  “二位请喝杯水酒吧。”

  艄公取出随身携带的酒葫芦,倒了两杯酒出来。

  “谢谢老丈。”江小白恭敬地双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滚开!”

  魔尊一把打掉了艄公递来的水酒,面露怒容。

  “老头儿,你想死不成?”

  “魔尊,咱们也算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了,见了面难道连叙叙旧都不成吗?你何故如此?”

  艄公依旧是满脸带笑。

  “你是何人?”魔尊盯着艄公的脸,“本尊怎么不记得有你这样一位老友?”

  艄公微微一笑,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名老僧,而他的这艘的小舟也变成了一艘大船。

  “普渡慈航!原来是你!”

  魔尊认出了这白胡子老僧,“没想到你还活着。”

  老僧道:“魔尊,今日便给小僧一个面子,放了这位少年吧。”

  “你的面子?你有面子吗!”魔尊冷笑一声,“普渡,若是你识相,本尊可以念着与你的一点旧情不与你计较,若是你还为这小子求情,我便先杀了你,再杀了他。”

  “魔尊,你真的要与我动手吗?”普渡叹了口气,“别人看不出来,难道和尚我还看不出来吗?你的功力恢复了还不到两成,你认为以你此刻的实力,在我的慈航之上能战胜和尚吗?不要自找难看!”

  普渡当年已经是稍逊于魔尊和神帝的绝顶高手,这么多年过去了,修为自然精进了许多。

  魔尊左右权衡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动手,这时候出手,显然是不智的。

  “好,我就给你这位老朋友一个面子,但本尊有一事不解,你为何要救他?这小子与你有何关系?”

  江小白也很纳闷,他根本就不认识普渡老僧。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