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并不认识这位少年。”普渡双掌合十道。

  魔尊冷哼一声,道:“普渡,你这是在戏耍本尊吗?你不认识他,你为何要救他?”

  普渡道:“是受人所托。咱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你应该知道的,既然贫僧应下了,就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小子,算你走运。不过你不要嚣张,很快本尊便会找到你!”

  语罢,魔尊冷冷地看着普渡,“普渡,你也给我小心,等我重回巅峰之时,今日你威胁我的这笔账,我一定和你算清楚!”

  “不送。”普渡依旧是面带笑意。

  魔尊化作流光而去。

  “多谢大师相助!”江小白抱拳行礼,今日若不是这普渡老僧出手,他怕是真的要被魔尊囚禁一辈子。

  “不要谢我,要谢你就些那个央求我来救你的人吧。”普渡道。

  江小白纳闷,问道:“大师,请问您是受何人所托?”

  “见了你就知道了。”

  慈航开始启动,从海面上飞了起来,在空中飞行,平稳异常。这慈航船身上闪烁着一道道佛光,绚烂夺目。

  “大师,我们去哪里?”江小白问道。

  普渡道:“去带你见你想要见的那个人。”

  江小白道:“我现在最想回去,我朋友还在灵山,我不能丢下我朋友不管的。”

  普渡道:“你放心,你的朋友已经脱险了。”

  江小白道:“他被魔尊的神通困住了,哪有那么简单脱困?”

  普渡道:“魔尊的神通困不了你朋友太久的,他应该已经脱险,你无须担心。”

  “你怎么知道我会出现在这里?”

  有太多的谜团缠绕着江小白,江小白感觉自己像是钻进了迷雾之中。这老僧究竟是什么人物?居然连魔尊都对他要敬畏三分。另外,请普渡帮助他脱险的又是谁?

  江小白的脑海中正在快速地闪过一个个身影,他把自己所认识的人在脑海里一瞬间都过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他真的猜不到是谁请普渡来帮助他脱险。

  慈航在空中航行,看上去好像速度并不快,其实速度非常之快。很快,江小白的视线之中便出现了一座被云雾缭绕的大山,云雾之中是郁郁葱葱的苍翠绿植,一条条匹练般的云雾围绕着山体,让这山看上去宛若仙境一般。

  “这是什么地方?”江小白问道。

  普渡道:“此乃积云山,是和尚我修炼的地方。”

  江小白道:“大师,我能否也拜托你帮一个忙?”

  普渡道:“你是想让我杀了魔尊吧?”

  江小白点了点头,心想这和尚道行果真很深,居然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心思。

  普渡道:“年轻人,这个忙和尚帮不了你。”

  “为什么?”江小白追问道:“出家人慈悲为怀,那魔尊是天下最大的祸害,他死而复生,必将掀起腥风血雨。撑着他修为还未完全恢复之时赶紧杀了他,这样才能使天下苍生避过这一劫。大师,你为何不肯为天下苍生做点事情呢?”

  普渡道:“魔尊死而复生,这是他命里的定数。天下苍生有此劫难,也是定数。这一切都是定数。你只需要知道一点,邪不压正。一定会有新的圣人出现收拾魔尊,营救天下万民于水火之中。”

  “大师,你有那个能力,你就是圣人!你为什么不肯做这个圣人?”江小白很不理解。

  普渡道:“那是我的定数,我不是圣人。和尚能活到今天,就是为了做一件事。”

  “你要做的事情是什么?”江小白追问道。

  普渡道:“等待新的圣人出现。”

  “新圣?新圣他在哪里?”江小白问道。

  普渡看着江小白,笑而不语。

  “大事,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我不是新圣。我没有能力对付魔尊的。我和他之间的差距是云泥之别。”

  普渡道:“新圣并非是横空出世的天才,新圣其实早已经出现了。他在这世上已经历经磨难多年。”

  江小白道:“那新圣现在究竟在哪里?”

  普渡道:“我们到了,先带你去见个人吧。”

  慈航停泊在积云山的上空,缓缓降落。江小白和普渡从慈航上下来,那慈航便化成了一个核舟,落入了普渡的掌心里。

  “这舟能小能大,真是厉害。”江小白道。

  普渡道:“这是慈航,你知道那魔尊为什么不敢与我动手吗?最主要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如今的修为还没有恢复到巅峰,若不是在慈航上,他照样敢与我动手。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在慈航上面,和尚我的修为会被放大,而他的修为会被缩小。此消彼长,他因此才不敢与我在慈航上动手。”

  江小白一脸惊诧的神色,“真没想到这慈航还有如此功效!”

  普渡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山峰,那山峰之上有一口瀑布飞流直下,站在他们这里,也仍然可以清楚地听到瀑布之水坠入下方寒潭发出的轰鸣声。

  “你要见的人就在那瀑布那边,你过去吧。和尚就不陪着你了。”

  “多谢大师。”

  江小白再次向普渡致谢,随后足尖一点,朝着那瀑布飞了过去。他落在了那瀑布的上方,就见那山峰上有一条河流,河流的中间有个亭子,亭子里蹲着一名绿裙少女,少女正在和几只白鹤嬉戏。

  “难道就是她请普渡大师出手救我的?”

  怀着好奇之心,江小白朝着那河流中间的亭子而去。快到近处,他才发现那蹲在亭子里的少女背影有几分熟悉,但一时半会却没有想起在何处见过。

  江小白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亭子里,见那少女玩得正开心,不忍心出声打扰,便在后面看着。他看着少女的背影,脑海中正努力地思索着在何处见过这样的背影。

  此刻他的脑海之中就好像有一缕轻烟在飘荡,他想努力地抓住,但无论他如何用力都无法捕捉得到。

  就在江小白苦思之时,女孩站起了身来。

  “你来了这么久了,为什么一声不吭?”

  这声音入耳,江小白如遭雷击一般,怔怔地呆立在那儿。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