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离已非昔日的若离,她是普渡的入室弟子,她并没有说大话,以她现在的实力,若是与江小白斗上一斗,真未必会输给江小白。

  “对了若离,你以前是我的劫奴,没有我的劫力,你是会被劫力反噬折磨致死的,为什么你好端端地活了下来?”

  江小白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若离笑道:“劫力的定律是什么?劫主与劫奴的主仆关系一旦确定不死不休,对不对?”

  江小白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道:“我明白了,你已经死过一次了,所以你我之间的劫主与劫奴的关系便消除了。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若离道:“就是这个道理。我是死过一次的人,在我死去的那一刹那,我们之间的劫主与劫奴的关系便不复存在。”

  江小白道:“这天底下有多少人能够死而复生,当初把你变成我的劫奴,那是迫不得已而为之,我一直为此而后悔懊恼,现在这层关系解除了,我终于可以放下心里的那块石头了。”

  若离问道:“对了,鬼怒呢?怎么不见他与你一起?”

  江小白神色一暗,叹了口气,“鬼怒已经死了多年了。当年你死后,我曾联合了几大门派组成了盟军讨伐鬼门,那一战最后是以失败而告终。鬼怒就是在那次战役之中牺牲的。”

  现在想起这位老朋友,江小白仍不免有些感伤。他和鬼怒可谓是不打不相识,鬼怒曾折磨过他,后来变成了他的劫奴之后,相处的时间久了,二人居然产生了很深的情谊,都把对方当成可以托付性命的挚友。

  听到这个消息,若离沉默了下来。当年与鬼怒拌嘴的一幕幕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而那个总是逗她笑逗她怒的鬼怒已经不存在了。

  “小白哥哥,我领你在积云山走一走吧。”

  二人牵着手,凌波踏步。

  这积云山风景绝美,宛若仙境,到处都是飞鹤流云,让人甚至产生了一种置身于画境的感觉。

  “若离,你师父普渡大师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他的修为深不可测。”

  若离道:“我师父很多年前便已经度过了九次天劫,他已经是地仙级别的高手了。若是顺利的话,应该可以在三百年内晋升为天仙。”

  江小白道:“天仙?”

  江小白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以为飞升成仙只是传说,原来是真的。与他们比起来,我真是渺小。”

  若离道:“小白哥哥,你又何必妄自菲薄呢,我相信他们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应该没有你强。”

  “他说他是魔尊的故友,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江小白追问道。

  若离道:“让我来告诉你吧。魔尊、神帝和我师父普渡,他们三人当年都是很好的朋友,其实当年还未两位高人,只不过他们早已经陨落了,就不提了。他们五人可以说是一时瑜亮,不过起初的时候关系却都非常好,亲如兄弟一般。”

  “后来,魔尊渐渐失去了本心,成为了人间祸害。他与神帝之妹本已经有了婚约,后来被神帝取消。从那之后,魔尊便如同得了失心疯一般,所有人都无法掌控他。他掀起了腥风血雨,残杀了很多人。五人当中死掉的那两位前辈就是死于魔尊之手。神帝他们原本顾及昔日的情谊,一直希望可以通过感化来使魔尊改邪归正,直到他们发现魔尊已经无药可救的时候才与之彻底决裂。然后发生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一场神魔大战险些毁灭了地球。”

  江小白道:“原来他们真的是故友。”

  若离道:“我师父亲口说过,他们五人之中,只有神帝的天赋可以与魔尊匹敌。巅峰时期的魔尊,就算五个我师父那样的高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江小白的心情突然变得很灰暗,普渡已经是地仙级别的高手,居然与魔尊之间还存在如此巨大的差距,那么他和魔尊之间的差距岂不是天壤之别,云泥之差!

  “小白哥哥,你怎么了?”

  看出江小白似乎有些提不起精神,若离连忙问道。

  在心爱的女子面前,江小白无需隐藏自己的心事,便道:“只是感到绝望,要战胜魔尊实在是太困难了,神帝早已经死了,而你师父说的新圣又在何方呢?”

  若离道:“你不用这么悲伤,我师父既然说了会有新圣横空出世,那么就一定会有。邪不压正,我相信魔尊最终一定会被消灭的。”

  若离抓紧江小白的手,江小白感受到了从她掌心传来的温度,心中有了一些慰藉。

  江小白很担心白峰,他现在完全感应不到白峰的存在。劫主与劫奴之间存在着特殊的感应关系,只要是劫奴不死,他都可以感应得到,现在却是根本感应不到。

  “老白啊老白,你可千万别死啊!”

  “你在担心什么?”若离从江小白的眼神之中看出了什么。

  江小白道:“我在担心我的一位朋友,他和鬼怒一样,也是我的劫奴,可我现在却感应不到他的存在。”

  若离道:“或许我可以帮你。”

  语罢,只见若离从身上取出一支短笛,轻轻一吹,悠扬的曲调便远远地传了出去。

  很快,天空飞来一只白鹤,在若离的头顶上空盘旋。若离抬起手臂,那白鹤便落在了她的手臂上。

  “小白哥哥,你看着鹤儿的眼睛。”

  江小白盯着那白鹤的眼睛,只觉得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块虚无的屏幕,上面出现了画面。

  “这是灵山!咦?这不是我从灵山逃离的时候吗?”

  过了一会儿,影像之中出现了白峰,白峰从困扰着他的飓风之中逃了出来,然后便消失不见了。

  “好了鹤儿,去吧。”

  若离拍了拍白鹤的脑袋,白鹤在她粉雕玉琢的俏脸上蹭了几下便腾空飞起,很快便消失不见。

  “这种鹤儿可以把看见的景象储存在它们的眼睛里,需要的时候,我就可以调出来看一看。”若离道:“现在你可以放心了,你的朋友没事。”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