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看到白峰已经成功逃离了灵山,不过江小白依旧是不放心,为何他感应不到白峰身在何处呢?

  “老白,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江小白在心中祈祷,心里仍存在着浓得化不开的担忧,白峰是他的劫奴,离开他的劫力的支持,他是没有办法活多久的。

  若离领着江小白在积云山闲逛,前方出现了一座古刹,只见那古刹青烟袅袅,黄墙黛瓦,有沉缓低鸣的钟声从古刹之中传来。听着这钟声,能让人浮躁的心沉静下来。

  “积云寺。”

  看着那斑驳古旧的匾额,江小白淡淡地道。

  若离笑道:“是啊积云寺,这些年来,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

  江小白道:“普渡大师是这里的方丈吗?”

  若离道:“不是。积云寺除了我师父之外,并无其他僧人。”

  江小白一愣,“拥有如此这般多雄伟建筑的积云寺难道就只有你们两个人?”

  若离点了点头,“是啊,有什么不可以吗?”

  江小白道:“看这古刹的规模,我还以为这古刹会有个上万僧侣呢。”

  若离道:“积云寺曾经兴盛过,后来衰败了。我师父也懒得再去振兴积云寺,他老人家更喜欢清静。”

  江小白笑道:“有你这个叽叽喳喳的徒弟在身边,普度大师真的能清静得了吗?”

  若离道:“我是例外,师父喜欢和我聊天。走吧,我带你去见师父。”

  语罢,若离便抓着江小白的手迈步走上台阶,拾级而上。这台阶总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级,从最下面望去,仿佛绵延不绝,不见尽头。

  爬完这九千九百九十九级台阶,二人才来到积云寺的山门外。脱离推开了沉重的山门,带着江小白走了进去。

  一进入这古刹之中,江小白便能感受到古老的气息。

  “积云寺有多少年的历史了?”江小白问道。

  若离略一沉吟,道:“具体多少年我也记不清楚,不过很久啦。积云寺在神帝和魔尊大战之前就已经存在了。那个时候,积云寺非常兴盛,有僧众超过十万,可惜在那场大战之中死得七七八八。后来,积云寺便衰败了。”

  江小白的脸上不禁闪过一缕愁容,当年有神帝在,魔尊依然有能力毁掉积云寺这般兴盛强大的门派,如今神帝陨落,又有谁能克制得住那魔尊呢?

  “新圣啊新圣,你到底在何处啊?”

  “小白哥哥,发什么呆啊?走吧,我领你去见我师父。”

  若离牵着江小白的手继续向前走。

  走了好一会儿,若离指着前方的高塔,道:“那是飞鹤塔,看到了吗?塔顶上有很多青铜铸造的白鹤,整个塔身上白鹤图案也是随处可见。到了日暮时分,积云山的白鹤便会飞回到白鹤塔上栖息。”

  江小白道:“看到了,这积云寺的建筑可真是雄伟啊,就拿这白鹤塔来说吧,我目测应该有百丈之高。”

  若离道:“白鹤塔高一百零一丈,登上塔顶,放眼望去,方圆几百里都可以尽收眼底。”

  “普度大师他老人家的禅房在何处?”江小白问道。

  若离道:“师父住在飞鹤塔的后面,走吧,我带你过去。”

  二人继续前行,一路上又遇到不少令江小白赞叹不绝的雄伟建筑。若离一一为他介绍。

  积云寺的每一个建筑都有一段历史,若离如数家珍一般,对这里的每一个建筑都很熟悉,也非常熟悉每一个建筑背后的历史。

  时间长河浩荡不息,历史车轮滚滚不停,那些沉淀在历史长河之中的便如醪糟一般回甘无穷,值得人细细品味。

  “前方便是师父诵经念佛的地方,也是他的起居之所。”

  若离带着江小白来到了普渡的禅房外。

  江小白道:“积云寺有那么多供奉着神佛的大殿,为何普渡大师不去大殿之中念经诵佛呢?”

  若离道:“起初我也和你有同样的想法,后来我师父告诉我,只要怀着一颗诚心,无论在哪里念经诵佛都会一样的,神明都能够感觉的。相反,若是心不够真诚,即便是在最好的庙宇之中念诵经文,也不会得到神明的半分指点。”

  “有道理。”江小白点了点头,“普度大师果然是一代高僧大德,见解果然非同寻常。”

  “走吧,我带你进去。”

  若离牵着江小白的手来到了禅房外。

  “师父,我是若离,我带着小白哥哥来看您来了。”

  “丫头,进来吧。”

  禅房内传来普渡的声音。

  若离推开了门,与江小白并肩而入。

  “普渡大师,江小白这厢有礼了。”

  江小白躬身行礼。

  普渡道:“小施主,见到故人很高兴吧。”

  江小白道:“晚辈真不知该如何答谢大师才好。大师救了若离,也是晚辈的救命恩人,千恩万谢的话晚辈就不多说了。若是有能够为大师效劳的地方,还请大师一定开口。”

  若离道:“这是我师父,跟他老人家你就不要客气了。”

  语罢,若离便去挽住了普渡的手臂,撒起了娇。

  “大师,那魔尊不会找到这里来吧?”江小白道:“若他真的会找到这里来,那么晚辈还是尽早离开为妙,以免给大师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普渡的脸上显露出温暖慈祥的笑容,笑而不语。

  若离道:“小白哥哥,你可真是个傻瓜!我师父要是害怕麻烦,那还会去把你从魔尊手上救出来吗?”

  “小施主,你多虑了。我这里暂且他还找不来,他也不敢来。”普渡道:“在他的修为完全恢复之前,他应该不会离开灵山。”

  “那就好。”

  江小白看到普渡的禅房之中挂着一些字画,字画上有他不认识的符号和文字,他只觉得这些符号和文字看上去有些眼熟,仔细想了想,猛然想起这些符号和文字似乎在大竹寺的老和尚传授给他的宝典之中出现过。

  “大师,晚辈可否请教您一些问题?”江小白恭恭敬敬地道。

  普渡笑道:“但说无妨,只要老僧能解答的,绝不藏私。”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