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您老人家见多识广,见过这种情况吗?”若离有些欣喜,也有些担忧,担忧主要是因为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普渡并没有立即回答若离的问题,而是又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出来。

  “小白,这本是七佛灭罪真言书,你可知晓这书中的内容?”

  江小白点了点头,又是从头开始背诵,一字不漏地把七佛灭罪真言这本书当中的内容给复述了一遍。

  “天呐!小白哥哥,难道是有人往你的大脑里面输入了什么吗?”

  若离脸上惊讶的表情已经无以复加,江小白的大脑究竟发生了什么,她迫切地想要知道。

  “师父,我小白哥哥到底是怎么了啊?”

  普渡笑道:“丫头,莫担心,这是好事。你想啊,人的大脑在短时间内记住太多的内容,大脑势必会超负荷运转。超负荷运转下的大脑发些热绝对是正常的啊。”

  若离道:“可、可是小白哥哥是怎么记住经书上的内容的呢?我昨晚离开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早上天一亮就过来了,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难不成他把这里所有的书的内容都记了下来?这怎么可能啊!”

  江小白道:“师父,昨晚若离走后,我只是围着这些书转了转,并没有翻开任何一本书。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我就睡着了。睡梦之中,只觉有好多字符钻进了我的大脑里。”

  普渡道:“经纶殿之中共有藏书一千六百七十八万卷,积云寺有史以来,只有一人能将经纶殿中所有藏书的内容都记在了脑海之中。那位惊才绝艳的前辈便是创造了我们积云寺独特文字和符号的老祖,他和开宗立派的祖师爷一起创建了积云寺,是祖师爷的师弟。不过从今日起,我们积云寺出现了第二位能把经纶殿中所有藏书都记下来的人。小白,我的好徒弟,你要比那位祖师爷更厉害。当初的经纶殿之中可没有那么多的藏书,藏书还不到现在的百分之一。”

  江小白道:“师父,我只想知道为什么经纶殿那么多书的内容全都进入了我的脑海里。”

  “师父,是啊,若离也想知道。”若离笑道。

  普渡来回踱步,走了几圈,道:“我想可能是小白和守护这经纶殿的祖师之间产生了某种共鸣和感应。祖师认可了小白这位弟子,认为他是可造之材,所以送了他一段大机缘。”

  “哇——”若离先是一笑,随即又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丫头,你又怎么了?”普渡忙问道。

  若离道:“祖师爷偏心,对小白哥哥那么好,对我怎么那么差!我也是积云寺的好弟子啊,为什么不送一段大机缘给我呢!”

  普渡笑道:“你这丫头,竟然还吃起了醋。师父告诉你啊,积云寺是有不收女弟子的规矩的。师父违背了门规收你为徒,已经是愧对祖师了。祖师没有惩罚你就算是不错的了,还想要什么!”

  若离嘟着粉嫩可爱的小嘴,仍然是一脸委屈的样子。

  “祖师爷就是不公,就是不公。”

  “好了好了,丫头,可不敢这么说祖师爷。祖师爷在天有灵,那是会不高兴的。”

  若离道:“我就是要说,祖师爷就是不公嘛,对小白哥哥那么好,对我一点都不好。”

  普渡吹胡子瞪眼看着若离,极力地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不过看样子他的这个女徒弟并不怕他,反而是上前去挽住了他的胳膊,嘟着嘴撒起了娇。

  “师父,您老人家倒是给评评理啊。你说祖师爷是不是偏心啊!师父,您倒是说说话啊……”

  若离在普渡的耳边念经一般说个不停,普渡最后实在是拿他的这个徒弟没辙了,只好点了点头。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什么吧。”

  若离还不满意,“师父,您这是什么态度啊?您这分明就是敷衍我啊!您倒是给个痛快话!”

  “是!”

  为了哄徒弟开心,普渡竟不惜冒犯祖师爷。

  “我说丫头啊,现在行了吗?你可以饶了我了吗?”

  “不行!还不行!您还是没有诚意。我要你说祖师爷对我不公,把这句话完完整整说出来,别想用一个字就想敷衍我!”

  就在普渡左右为难之时,江小白把若离给拉了过去。

  “若离,你可别得寸进尺了,哪能对师父这样啊!”

  若离刚想要说什么,江小白又开了口。

  “我告诉你啊,要尊重师父,再敢对师父不敬,我就不理你了。”

  “小白哥哥,你可别不理我。我会很伤心的。”

  说着,若离已经眼圈微红,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哎呀,小白,你威胁若离干什么啊!”

  普渡比江小白还要心疼若离,赶紧把若离拉过去。

  “丫头啊丫头,别难过了啊。你要师父说什么,师父就说什么,好了吧?”

  江小白真是苦笑不得,见过惯徒弟的,却没有见过这么惯徒弟的。普渡要比玉萧子还要疼爱若离,对若离最是包容。

  “师父,还是您对若离最好。小白哥哥太可恶了,简直就是个负心汉。”

  若离抱着普渡,假装啜泣。

  普渡道:“好了好了,丫头,时间不早了,你该给小白上课了。”

  若离道:“我还上什么课啊!祖师爷偏心,现在整个经纶殿一千多万册的藏书全都在他的脑袋里装着,他给我上课还差不多。”

  江小白笑道:“好了若离,今日我们不上课了,我带你出去玩玩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若离马上有了笑脸,真是个鬼机灵。

  普渡道:“你们出去玩可以,不过最好不要走太远。魔尊应该已经派人在四处寻找我们,不要让他们发现。”

  若离笑道:“师父,你放心吧,我们就在附近逛逛。”

  语罢,若离就拉着江小白的手快速地往外面跑去。江小白连和普渡打声招呼的机会都没有。

  从经纶殿里出来,江小白忍不住问道:“若离,你平时也这样对师父吗?”

  “当然了,怎么了?”若离问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