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渡朝着积云山的方向望去,面色沉静。

  “孩子们,师父就不跟你们出去了。我在积云山等着你们,等你们回来。师父也还有师父的事情要做。”

  江小白道:“师父,那我与若离明日一早便离开。现在我们回去吧。”

  三人回到积云寺,想到即将到来的分别,三人心中都有些不舍。到了晚上,若离准备了一顿斋饭。

  “师父,若离明日便要离开积云寺了,您一个人在寺里的时候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普渡心里虽然也有些伤感,脸上却是挂着笑容。

  “丫头,你走了,我省心了。等你下次回来的时候,说不定就会发现师父胖了许多呢。”

  若离把嘴一嘟,“师父,合着您一直都很烦我啊,就盼着我离开是吧?”

  普渡道:“丫头,有小白陪着你,师父完全可以放心。你们在外面凡事都要小心。记住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江小白道:“师父,您老人家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若离的。”

  晚饭之后,普渡将江小白叫到了一边,把那八十九大神通的修炼之法全部都传授给了江小白。江小白将八十九大神通修炼之法牢记于心。

  “小白,这八十九大神通非同小可,修炼之时切忌急躁,你一定要记住喽。”普渡叮嘱了几句。

  江小白道:“放心吧师父,徒弟耐心修炼。”

  普渡道:“你很有天赋,但有的时候天赋也会害人。师父年少之时在一众师兄弟当中天赋并不算高,算是平庸无奇。不过如今那些天赋高出师父无数倍的人又在何处呢?早已被时间长河的浪花给冲走了。”

  “师父的教诲,徒儿一定铭记在心。”江小白明白普渡想要表达什么。

  普渡道:“好了,既然如此,师父便也不与你说什么了。你是个让人放心的孩子,师父相信你。”

  次日一早,若离与江小白辞别普渡。临行在即,若离心绪激动,忍不住落下了泪。

  “丫头,哭什么?又不是以后就见不到师父了。好了,擦擦眼泪,笑一个给师父看一看。”

  若离哭的越厉害了。

  “师父,您多保重,我们走了。”

  江小白拉了拉若离,若离“哇啦”一声哭了出来,抱着普渡哭得更凶了。

  好一会儿,若离的情绪才平定下来。

  “师父,我们走了,您多保重。”

  二人再次跟普渡道别,而后便离开了积云寺。飞到上空,江小白和若离停了下来,看着下方的积云寺。

  “小白哥哥,这才刚离开,我已经开始思念师父了。”

  江小白摸了摸若离的头发,道:“我们还会回来的。走吧,师父再下面看着我们呢,我们这样,他的心里也不会舒服的。”

  二人离开了积云山的上空,飞了一会儿,若离才想起了什么。

  “小白哥哥,我忘了问你了,我们到底去哪儿啊?”

  “去你最想去的地方。”江小白道。

  “你是说去……五仙观?”若离讶声道。

  江小白道:“是啊,你有很多年没有见过玉萧子前辈了,该回家看看了。”

  若离神色凄然,“如今的五仙观还是原来的五仙观吗?我的那些师叔们又在何方?”

  若离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夜,就是在那一夜,五仙观内部争斗厮杀,她的五师叔沦为了鬼门的走狗,残忍地杀害了她的其他师叔。这一切都在她的眼前发生,但直至今天,她依然会把那一切当做是一场噩梦,不愿意去相信那一切是真实的。

  “五仙观还是以前的那个五仙观,五仙观已经重新回到了正轨。在你父亲玉萧子前辈的治理之下,五仙观正在恢复它原有的面貌。”

  “父亲……父亲他这些年还好吗?”若离问道。

  江小白道:“他很好。虽然和风清前辈聚少离多,不过就算是千山万水也无法阻隔他们之间的感情。”

  近乡情更怯,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在她的眼前历历闪现,若离心情复杂,距离青城山越近,她的心情便越是复杂。

  “别紧张,回家了,没什么可紧张的。五仙观永远是你的家,那里的人都期盼着你回去呢。”

  江小白的声音如同一束温暖的阳光,又如同一阵清风,总是能给若离最大的安慰。她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

  “小白哥哥,有你在身边真好,我烦恼的时候,总是能得到你的慰藉。”

  江小白道:“那就让我永远陪在你身边吧。”

  二人十指相扣,郎情妾意。

  很快,青城山便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青城山虽然有几年曾被鬼门统治,在那几年之中,鬼门将整个青城山掘地三尺,青城山丧失了原貌。玉萧子重新夺回青城山的控制权之后,经过了几年的治理,如今青城山已经恢复了原貌。

  “这里还是一样。”

  若离看着下方郁郁葱葱的青城山,儿时的一幕幕都在她的眼前浮现了出来。

  “有巡山弟子过来了。”

  江小白话音未落,便有两名白衣弟子御风飞了过来,拦住了二人。这二人全都是青城山新收的弟子,并不认识他们两个。

  “二位,前方便是青城山五仙观了,请问二位有何贵干?”

  江小白笑道:“二位师兄,江小白有礼了。”

  “你是……你是江小白?”

  这二人虽然没有见过江小白的真容,不过江小白这个名字,他们却是听说过的。

  “对,如假包换。”江小白道。

  “快请快请。”

  二人请的手势刚做出来,江小白和若离已经飞走了,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离得近了,五仙观的一花一木,一楼一宇,全都出现在了若离的视线之中。物是人非,这里还和多年以前看上去一样,不过人却不一样了。

  若离落在了无望崖上,回头看着江小白。

  “小白哥哥,你还记得吗?当初我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我的那些师叔疼爱我,违背了我父亲的命令,私下饶了你一命。那天夜里,无望崖上风好大好冷,你坠崖的那一瞬间,我的心便死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