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会忘记那一天。”

  江小白的神色之中流露出思索回忆之色,原本他以为那一天会是他生命的终结之日,却没想到若离的几个师叔为了他能够活下来费尽了心机。

  “我愧疚五仙观的,永远都亏欠。我亏欠你的那些死去的师叔,更亏欠你。”

  江小白拥住若离,柔声道:“如果那一天,我真的死了而你也真的为了我而殉情。九泉之下,你我重逢,你要我如何能承受得起那份情啊!”

  若离道:“那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若你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怕告诉你,就在你渡劫的时候,我已经暗自下了决心,如果你没有能够渡那两次天劫,我一定会随你而去。”

  江小白道:“若离,死是很轻松的,难的是活着。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也绝不能做傻事。我要你活着,好好地活着,代我看看这沧海桑田的变化。我相信这世界终归是变得越来越好的。邪不压正,就算是我没有办法消灭魔尊,也一定会有人能灭掉他。”

  若离道:“小白哥哥,这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说这些啊?我不许你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你一定会没事的,我相信你一定会没事的!”

  江小白哈哈一笑,“当然,我肯定会没事的。我还没有活够呢!如果能活着,哪怕是微乎其微的机会,我也要努力活下来!好了,不要在这里回忆感伤过去了。我们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就在若离和江小白准备离开无望崖的时候,一道身影落了下来。

  “若离师姐,真的是你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江小白和若离转过身来,便看到了神色无比激动的韩晨。

  “韩晨,是我,如假包换。”

  韩晨抿紧双唇,极力地不想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但是眼泪还是从眼眶里滑落了出来。

  虽然早已经知道若离的坟冢是一座空坟,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若离一直没有回五仙观,谁也不知道她还活在人世。再次见到若离,韩晨根本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这么些年来,他早已经从一个被人歧视和欺负的毫无存在感的小弟子蜕变成为了五仙观中独当一面的人物,如今虽然没有掌门之名,行的却是掌门之事,管理着五仙观上上下下的各种事务。

  如今的韩晨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但在见到重生归来的若离,他还是做回了真正的自己。他只是一个寻常人,一个简单不过的普通人,有泪有笑,又爱又恨。

  “韩晨,不要哭鼻子了,成何体统啊!你现在可是五仙观的大人物!”

  “去他娘d大人物!我韩晨是块什么料,别人不清楚,难道你江小白还不清楚吗?当初要不是你提点我,我韩晨怕是这辈子都会是最不起眼的那个人,站在人群里谁都不会看我一眼的那个。”

  当年五仙观大考,韩晨是最不起眼的一名弟子,却因为得到了江小白的些许指导而在大考之中大放异彩,崭露头角,在众人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回首当年,那些在擂台上出尽风头的天才人物今夕又在何方?早已经都化作了白骨,可悲可叹。

  “江小白,我听下面的人说瞧见你带了个女子回来,我便来寻你,没想到你带回来的女子竟是若离师姐。若离师姐,掌门知道你回来了,一定很开心。跟我走吧,我带你去见掌门。”

  “韩师弟,我爹他还好吗?”若离问道。

  “掌门他还好,只是时常地思念你。他经常会在你以前的房间里一呆就是一整天,看着你留下的东西。”

  韩晨接着说道:“不过掌门他一直都相信你还活在这个世上,他一直都相信你会回来的。”

  想到父亲一个人独坐在她的房中,对着她的旧物发呆,若离的一颗心便有一种刺痛。

  “我应该早些回来的,我真是个不孝的女儿。”

  “别难过了,咱们这不是回来了嘛,走吧,我们现在就去见他老人家。”

  “你们快来,我先去通知掌门。”

  语罢,韩晨已经化作流光而去。

  “走吧。”

  江小白牵着若离的手,带着若离飞向了玉萧子所在之处。

  如今的玉萧子已经把权力都交给了韩晨,他虽然仍然是五仙观的掌门人,不过基本上已经不问门中之事。

  他在五仙观的后山一个叫作“镜湖”的地方休养,他在那里种了一些花草,又养了一些鸟雀。现在的玉萧子已经完全是一只闲云野鹤,他心中唯一牵挂的便是生死未卜的女儿和远方的爱人风清。

  “掌门!”

  韩晨落在镜湖中心的亭阁中,一脸兴奋的神色。

  “韩晨,有什么大喜事吗?”

  玉萧子看出韩晨很激动,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韩晨这样子了。

  韩晨笑道:“掌门,若离师姐回来了!”

  此时的玉萧子正在修剪盆景,听到这话,手上一抖,一剪子落了空。

  “你说什么?谁回来了?”

  “爹!是女儿回来了!”

  若离已经感到,父女情深,她直接冲了过去,扑进了玉萧子的怀中。玉萧子手中的花剪“咣当”落地,这辈子经历过无数风雨,见过无数大阵仗的他居然呆立在了那儿,一动不动。

  “爹,女儿不孝。”

  若离抱着玉萧子嚎啕大哭。

  “孩子,若离,我的女儿,你终于回来了!”

  玉萧子老泪纵横,他期盼的一天终于来临了。

  “让他们好好聊聊吧。”

  江小白对韩晨递了个眼色,二人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亭阁。

  父女二人拥抱在一起,许久之后才分开。

  “若离,让爹好好看看你,好好看看你。”

  玉萧子捧着若离梨花带雨的俏脸,认真仔细地端详着。

  “没变,我的女儿一点都没变。”

  “爹,您变了。”若离含泪看着玉萧子,玉萧子的双鬓已经全都白了。

  “爹,您老了。”

  玉萧子笑道:“傻孩子,这世上谁能敌得过时间啊!爹当然会老了。不过你回来了,爹又突然感觉自己年轻了许多。”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