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怕是压根就不知道灵根在何处,更不可能在他手上。”

  见众人一脸茫然,江小白解释道:“高流虽然是云天宫的掌门人,但是得要知道他这个掌门是怎么来的。这事要从休渊和鬼皇的那惊天动地的一战说起,那一战原本休渊已经手握优势,谁知道突然天劫降临。休渊前辈没有能挺过一劫,因此而陨落。事发突然,休渊前辈没有来得及安排后事,也没有来得及选出继承人。从他那里开始,灵根的线索便断了。”

  玉萧子道:“不对啊,当年你不是融合了休渊前辈的元神了吗?难道没有获取到他的记忆?”

  江小白道:“我融合的只是休渊前辈的一缕微弱的元神,那元神之中虽然包含了一些他的记忆,不过并不算多,恰好就没有灵根那一段。”

  玉萧子叹了口气,“真是造化弄人啊!”

  韩晨道:“掌门,既然魔尊复活,那么咱们五仙观也不能坐视不理,得为这天下的苍生做些什么才行。”

  玉萧子点了点头,问道:“小白,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江小白摇了摇头,“你们什么都不用做,更不要妄想去对抗魔尊,那无异于以卵击石。前辈,我反而是希望五仙观能够举派齐牵,搬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韩晨怒道:“江小白,你不要看不起人!我五仙观虽然不如往昔强盛,可也还是这天下少有的大门派。还没交手就吓得连老窝都不要了,这不是我辈能做得出来的事。”

  若离道:“韩师弟,你太激动了。小白哥哥根本不是瞧不起你,这叫战略性转移。魔尊有多厉害,没有见过的话,怕是难以想象。小白哥哥说的没错,与魔尊对抗,那就是以卵击石,不如暂避锋芒,找个地方躲一下。”

  韩晨道:“那魔尊能有多厉害?难道要比兄弟会的圣子还要厉害?圣子多厉害啊,最后还不是被我们干掉了。”

  江小白道:“韩晨,圣子和魔尊根本就没有可比性。这么说吧,如果说魔尊是一个鸡蛋,那圣子顶多就算是鸡蛋壳上的一个微笑的斑点。”

  韩晨一愣。

  “韩晨,”玉萧子开了口,“对于上古时期的神魔大战,你知之甚少,所以才会有此判断。根据历史记载,那魔尊的确是不可阻挡。当年神帝那样的人物也要通过玉石俱焚的方式才能消灭他。纵观当今天下,我正派人士之中,谁能有神帝之雄风?”

  韩晨握着拳头,“掌门,躲能躲到什么时候啊?”

  玉萧子道:“等到新圣横空出世,新圣一出,我正派人士便有了主心骨。新圣乃是神帝的化身,我想他一定会有能力消灭魔尊的。”

  韩晨道:“掌门,只要是您决定的事情,韩晨唯有遵守。”

  平日里,玉萧子凡事都让韩晨看着办,不过这件事他不会让韩晨来决定。江小白说的没错,以卵击石只是做无谓的牺牲,那是匹夫之勇。明智之举便是暂避锋芒,保存实力,以待时事之变化。

  若离道:“爹爹,既然决定了要迁移,那么咱们五仙观牵向何处呢?”

  玉萧子沉吟道:“我也正在思考这个问题。”

  韩晨道:“掌门,我倒是有个想法。”

  玉萧子看向韩晨,点了点头,示意让他开口。

  “咱们倒不如搬去投靠静慈观风清前辈。她那地方非常隐蔽,难以寻找,是个好地方。”

  “这不是个好办法。”玉萧子摇了摇头,否定了韩晨的提议,“我们去了,给人家带去了麻烦。再说了,静慈观都是女弟子,两派弟子混在一起,怕是要弄出不少的麻烦。”

  韩晨的出发点是好的,他眼看着玉萧子和风清两情相悦,情深义重,却总是聚少离多。本打算借此机会,让他二人不必天涯海角天各一方,谁知道玉萧子并不领情,毫不犹豫地否定了他的提议。

  “爹爹,我倒是觉得韩师弟的提议不错。”若离道:“两派弟子的问题,只要严加管理,我想不会出太大的问题。实在不行的话,下一道命令,严禁本门弟子私下接触静慈观弟子好了。主要是风清师伯那个地方比较隐蔽,适合我们保存实力。”

  得到了若离的支持,韩晨觉得自己的提议或许真的可以变为现实,便道:“掌门,是啊,门中弟子由我来管束,他们哪个敢惹事,我准饶不了他们。”

  玉萧子道:“此时稍后再议。小白,说说你的想法吧。”

  江小白道:“前辈,我想我不会在五仙观久留,其他门派可能还都不知道魔尊复活,我得尽快把消息通知出去。”

  玉萧子道:“这天下门派多如牛毛,你一个个通知下去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宝贵的时间。这样吧,几大派你去通知,剩余的便交给我们五仙观吧。”

  江小白道:“这样也好。我再去一下云天宫和大悲寺。若离,你刚回来,便留下来陪着玉萧子前辈吧。”

  他们父女刚刚重逢,马上再度分别的话,玉萧子肯定不舍。江小白是个通人情的人,所以开口让若离留下。

  “小白哥哥,那我就在五仙观等你回来。”

  时间紧迫,江小白不愿意浪费时间,便道:“玉萧子前辈、韩晨,那我这就去了。”

  “这就要走啊,你连一杯水还没喝呢。”韩晨道。

  江小白笑道:“水什么时候都可以喝,都是自己人,千万别客气。”

  “韩晨,你去送送小白。”玉萧子吩咐了一句。

  韩晨带着江小白离开了镜湖。

  “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咱们是兄弟,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开口。我韩晨绝不是个贪生怕死之人。我这辈子经历了这么风浪,这辈子也算是活得足够精彩,便是现在死了也绝无遗憾。”

  江小白笑道:“是好兄弟以后就不要总把死字挂在嘴边。记住,这世上总有人会因为你的死而伤心欲绝的。”

  韩晨哈哈一笑,“我孤家寡人一个,无牵无挂的,不担心那个。”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