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施主,掌门师兄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把你气成这样?”忘修笑问道。

  江小白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道:“你们两个给评评理,我哪里不是为了你们大悲寺好,可就是这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忘修、忘林,你们那师兄忘风头脑发昏,你们两个要明白我的用心良苦。好了,你们现在就去找你们的忘风师兄,和他说说暂避锋芒的事。你们师兄弟之间好说话。他或许因为我是外人,所以对我比较反感。”

  忘修和忘林坐在那里,只是笑笑,并无半点行动。

  “你们这是怎么了?我跟你们说的难道是个笑话?为什么全都在笑?”江小白一头雾水。

  忘修道:“江施主,这个忙我们帮不了你。”

  江小白眉头一皱,“怎的,你们师兄连你们的话也听不进去?我怎么没看出忘风是这么个独断专裁的人呐?”

  忘林道:“江施主,就不跟你兜圈子了。这样说吧,不是掌门师兄不听我们的话,而是我们根本不想去劝师兄听你的。”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江小白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忘修道:“江施主,大悲寺上下没有有个贪生怕死之辈。那魔尊若真是来了,大悲寺上下只有战死的忠魂,绝不会有跪生的走狗!”

  “疯子!一窝疯子!”

  江小白指着忘修和忘林,“大悲寺多少年来的基业就要毁在你们的手里了!”

  “就算是师父他老人家还活着,他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忘修语气一冷,“江施主,你来做客,大悲寺举寺上下无不欢迎,若你来此只为了说这事,我看就罢了吧。大悲寺只有苦菜咸水,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尊驾就请回吧。”

  这忘修和忘林比起他们的师兄忘风来更是不客气,直接便下了逐客令。

  “混蛋!”

  一股怒火直冲丹田,江小白左右手同时出击,拿住二人肩胛骨。忘修和忘林岂会是他的对手,顿时便动弹不得,疼得直冒冷汗,却愣是一声不吭。

  “你们能看着大悲寺成为历史,而我不能坐视不理。你们的师父无妄法师是为了救我而死,他的徒子徒孙,我不能不管。”

  “江小白,师父他老人家是死于自己的信念,死得其所,与你无关。你不要因为心生愧疚而多管闲事!大悲寺上下绝无一个贪生怕死之辈!”

  “哼,我倒要看看你们的骨头有多硬!”

  说着,江小白便带走了忘修和忘林,带着他们直奔明楼而去。

  “忘风,你给我滚出来!”

  明楼外面,江小白大吼一声。

  忘风从明楼里面走了出来,见两位师弟落入江小白的手中,不禁一叹。

  “江施主,你这又是何必呢!这是大悲寺的事情,与你无关。贫僧希望你不要多管闲事!”

  江小白道:“你当我多么想管你们的死活吗?要不是看在无妄法师的面子上,你们这帮秃驴是死是活与老子何干!”

  忘风道:“如今我是大悲寺的掌门,我有权决定大悲寺的事务,无需你为大悲寺操心!一切皆有定数,大悲寺是存是亡,早已经是注定好的事,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事吗?”

  “食古不化!”江小白道:“你们的师父无妄法师是个多么懂得审时度势之人,为什么他的徒弟却全都是这样的货色?一个个食古不化,木鱼脑袋!我看就是欠敲打!”

  二人在此争论,不多时,便有很多大悲寺的弟子围了过来。

  “小和尚们,你们就快要大祸临头了,到时候你们都得死。你们本可以活下去,但你们的掌门人却将你们的生死置于不顾,为了他所谓的气节而牺牲掉你们的性命!可悲!可叹啊!”

  “江小白,你休要在此蛊惑人心!”

  忘林大吼起来。

  忘风语气平静地道:“忘林,不要怕,让他蛊惑吧。你要相信我们的弟子。”

  江小白环顾四周,看到的一张张脸上的表情让他心凉。这些大悲寺弟子和他们的掌门人一样,一个个脸上都是一副决绝的神色。

  江小白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无论是讨伐灵山之战还是讨伐兄弟会之战牺牲最大的都是大悲寺,原来全都是因为大悲寺的人从来都不怕死,他们总是冲在最前面。

  这份勇敢虽然看上去有些鲁莽,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谁又能做到能像这般鲁莽呢?这般不顾生死的鲁莽难道真的只是简简单单的“鲁莽”二字可以概括的吗?

  绝对不是!

  这份勇敢是流淌在每个大悲寺弟子身体之中的血液,是支撑他们前进的动力,是他们的基因,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江小白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感,就算他把大悲寺的人全都控制了起来,带到另外一个地方又能怎样?那样的强人所难真的是为了他们好吗?

  他们有他们的价值观,他们有他们的生死观,他们看待生死的态度和一般人并不同。

  这样的一群人是值得尊敬的,出于对这群人的尊重,江小白决定放手。

  他松开了忘修和忘林,凄然一笑。

  “忘风,我已经尽到了我的义务,我已经来通知了你们。你们如何决定,那的确是是你们自己的事,我这个外人不应该强行干预。罢了罢了,就算是我自作多情吧。打搅了!”

  语罢,江小白便化作一道流光飞走了。

  众人抬头看着天上那道正在飞走的流光,谁也没有说半句话。

  许久之后,忘风开了口。

  “召集门中所有弟子在广场上开会!”

  很快,大悲寺的所有弟子便全都聚集到了广场上。忘风、忘修和忘林三人来到弟子们的中间,将如今的严峻形势说了一遍。

  “诸位弟子,大悲寺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魔尊一旦兴师而来,大悲寺必定会面临灭顶之灾。如果有哪位弟子不愿意与大悲寺共存亡的,那么就请收拾行李离开吧。离开的弟子不会被当做是懦夫,他们依然是大悲寺的弟子。”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