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总是这样,把一切大包大揽在自己身上,仿佛你是无所不能的,而其他人都是废物。”

  高流似乎有些不悦,“你去看看现在的云天宫,在我的治理之下,云天宫在短短的时间内不但在一片废墟焦土上建立起了新的云天宫,也使得云天宫在战后的实力迅速恢复。我可以这么说,不需要两年,我便能使云天宫恢复得比以前还要繁盛,重新回到四大门派的首座!”

  江小白听了这番话,他有些吃惊,直愣愣地看着高流。

  他来时已经发现了云天宫的不同,云天宫恢复的速度的确是快的令他咋舌。他肯定高流的能力,换做是他,也未必能比高流做得更好,但高流的膨胀却令他反感。

  若是继续这样下去,云天宫很可能走上一条歧途。高流是云天宫的掌门,云天宫以后走什么样的道路,完全由他来决定。

  “高流,我们是朋友吗?”

  江小白语气平静地问道。

  “我们一直都是朋友。”高流道:“并且我一直把你视作我最好的朋友。”

  江小白道:“那既然如此,作为你最好的朋友,有一些话我必须要说出来。如果不说的话,那就是我没有尽到做朋友的责任。”

  “你说吧,我听着呢。”高流坐了下来,端起茶杯喝了起来。

  江小白道:“你有些膨胀了。你读了那么多书,你明白的道理比我还要多。我想你应该知道膨胀会导致什么。”

  高流一愣,随即哈哈一笑,放下茶盏。

  “你说我膨胀了?我有什么可膨胀的?”

  高流不住地摇头,“江小白,四大派的掌门之中就属我高流的修为最弱。我有什么可膨胀的?”

  江小白道:“你不用谦虚。无极归元功我早已经传授给了你,我看得出来,你已经领悟到了无极归元功的精髓,你的修为如今并不弱。”

  “哦,我说的是我刚继任掌门的时候,甚至就在本门之中,我的那些师兄弟也要比我强上不少。”

  “可他们现在绝不会有你强。”

  “那是我的造化,是我自己的努力。”

  江小白道:“这就是我要说的问题,你膨胀了,你真的膨胀了!高流,你取得的成就的确是让人钦佩,但你应该清楚现在根本不是沾沾自喜的时候。你和你的云天宫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今魔尊复活,说句难听的话,不久之后,云天宫很可能都不存在了。你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

  “我云天宫不是没有经历过风雨!先是鬼门,后来又是兄弟会。强如圣子又如何,还不是死了,但我云天宫还存在!”

  江小白叹了口气,他原以为高流只是有一些膨胀,现在看来,情况要远比他想象的严重。

  “高流,我不是你的师长,我只是作为一个朋友来跟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你如果认为我是在放屁,那就不要听好了。好了,我该走了。临行之前,我得告诉你,魔尊复活是真事,想保存云天宫,那就赶紧带着弟子们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撤离,暂避锋芒。”

  “谢谢你的好意。”

  二人不欢而散。

  江小白从养心居走出来,高流连出来送他一下都没有。

  故人心变,应该可以算作是这世界上比较残忍的一件事吧。

  云天宫和大悲寺都没有能按照江小白的意愿撤离,他虽有担忧,却也无计可施。他总不能像对付敌人那样对付云天宫和大悲寺吧,只能在心里暗暗给予祝福。

  从云天宫出来,江小白顿觉心中茫然,不知去向何处。如今活在这世上的灵族人还有多少,他比谁都要清楚,加上白峰,也就只剩下三个人。

  灵族的事情,就属白峰最为清楚,尤其是那些久远的历史,问白羽或是石头,他们很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恰恰这个时候,白峰不知所踪,真是让人着急。

  “老白啊,你到底在哪里呢?”

  看着天空,江小白愈发的茫然。

  现在他就是在和时间赛跑,魔尊的修为一旦恢复如初,他必然会掀起腥风血雨,来完成他当年没有完成的事。如今没有了神帝的阻挡,这天下还有谁能够撄其锋芒?

  “新圣啊新圣,你到底在何处啊?魔尊已经复活了,你可曾感觉到了?”

  不管怎么说,江小白决定先去找一下白羽。离开了那么久,也不知道白羽他们怎么样。魔尊复活,对于这天下任何人而言都是危险的信号,他得通知白羽。

  心念及此,江小白想到了他在尘世间的那些红颜知己,心中更是着急。一旦灾难降临到那些普通人的头上,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不行!必须得抓紧时间!”

  江小白清楚他不可能给这全天下的人都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他们暂时去避难,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他能做的是尽一切的可能去找出新圣,在新圣的带领下消灭魔尊,让那魔尊永世不得超生。

  最后看了一眼云天宫,他多么希望已经饱经苦难的云天宫不再承受痛苦,他只能寄希望于高流突然间醒悟。

  江小白朝着东方而去,东去大海,那里有个希望之岛,白羽就在那里。

  不多时,希望岛便出现在了江小白的视线之中。他看到希望岛的上空有不少人正在御风飞行,仔细一看,才发现全都是那些孩子。

  “孩子们都已经学会御风飞行了,他们学的可真快啊。”

  他刚一靠近希望岛,便被一群孩子给围了起来。

  “江叔叔来了,江叔叔来了。”

  孩子们一个一个地大声叫了起来,很快岛上的白羽便得知了消息。

  江小白落在岛上,和白羽见了面。白羽见他身边只有一人,忍不住问道:“爷爷呢?”

  江小白叹了口气。

  “白长老怎么了?”石头冲了过来,抓紧江小白的手臂。

  “生死未卜。”

  石头吼道:“江小白,你能耐那么大,为什么没有保护好白长老?”

  “石头哥哥,你别凶他。他也不想的。”白羽把石头给拉开。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