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白只是生死未卜,按照我的推测,他很大可能并没有死,而是可能隐藏在了某个地方。”

  江小白把他和白峰分开的前后经过简略地说了一遍。

  “什么,魔尊复活了?”

  听到魔尊复活,白羽和石头皆是满脸的惊诧之色。

  “是。”江小白点了点头,“我和老白分开,就是因为魔尊。”

  石头道:“白长老是你的劫奴,没有了你的劫力的补充,他如何能活多久?”

  江小白道:“这也是我担心的问题,不过我现在感受不到他的存在,我想他可能是躲在了什么非常隐蔽的地方,或许是进入了一种假死状态,以此来减轻对劫力的消耗。”

  “假死?”

  白羽沉吟了一下,道:“小白,这倒是非常有可能。我们灵族可以效仿龟息,进入龟息状态之后,人可以历经万年而不变老,也不需要补充任何的能量。那种状态就和死了一样,不过其实是一种假死状态。”

  “老白会龟息之术吗?”江小白问道。

  白羽道:“当然,我的龟息之术就是他教我的。”

  江小白松了口气,“看来我的推论应该是对的,老白应该在某个地方进入了龟息的状态。”

  石头道:“祈求白长老没事吧。我们灵族就剩下我们三个人了,再也经不起任何的闪失,我不想看到任何人再出事。”

  江小白道:“这种事情,谁也不想的。石头,是我没本事,你打我骂我都好,我绝无怨言。”

  石头道:“我打你骂你就有用了吗?你又不是故意的。魔尊复活,这的确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

  江小白道:“神帝陨落之前曾有遗言,说是魔尊复活之时会有新圣横空出世。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出那新圣。不过想要找出新圣的话,需得先集齐五根灵根。现在对我们而言比较好的消息是我们已经掌握了四根灵根,坏消息是最后的那根灵根不知在何处,一点线索都没有。”

  石头道:“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找出新圣呢?既然魔尊复活了,他就应该已经存在了。找不找到他,他都存在在那里。”

  江小白道:“差别大了。必须得找出新圣,让他觉醒前世的记忆,获得前世的力量。如果我们不找到新圣,就任凭他在尘世之中散漫的话,他很可能一生都无法觉醒前世的记忆。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新圣会是一辈子的普通人。”

  白羽道:“你来到希望岛,是不是我们可以为你做些什么?”

  江小白道:“我来希望岛,的确是想从这里打探到一些消息。拿走第五根灵根的人是你们灵族的先祖,他曾是神帝的马夫,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可以和这世间的所有飞禽走兽进行交流沟通。他为神帝打造了一支战斗力极强的兽军,也是那支兽军的统帅。”

  石头笑道:“想不到我们祖上还有那么厉害的人物啊,只是为什么以前一直没有听说过呢?”

  江小白道:“还有你们不知道的。你们灵族祖上分为了两支,一支投靠了魔尊,一支追随着神帝。那支投靠了魔尊的灵族被称作是黑暗灵族,魔尊战败之后,那支黑暗灵族也就随之消失了,再也没有在天下露过面。”

  白羽道:“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可能还有其他灵族的血脉。”

  江小白点了点头,“可能吧,不过这都多少年过去了,黑暗灵族从未露过面,说不定已经不存在了也有可能。”

  石头道:“居然投靠魔尊,真是丢我们灵族的脸。他们不存在了最好,要是真的还存在,被我看见,我一定打死他们。”

  白羽道:“石头哥哥,你这么做可就不对了。就算是黑暗灵族曾经投靠了魔尊,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他们的后世子孙又不一定有错。真要是见了面,只要他们还是正派人士,我们应该表示友好才对,毕竟他们和我们流着同样的血液,和我们拥有共同的祖先。”

  石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见了面看了一眼怎么可能就判断他们不是坏人?照我看啊,该打还是得打。”

  “石头哥哥,你再这样的话,我就不理你了。我会让小秋也不理你的。”白羽有些生气地道。

  “别,千万别。你不理我就算了,反正你的心一门心思都在江小白的身上,没有分半点给我。你可别撺掇小秋不理我,我就只剩下小秋了。”石头吓得赶紧投降了。

  江小白笑道:“这是什么情况啊?石头,你在追求小秋?”

  石头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什么呀,人家小秋姑娘根本不愿意搭理他,只是他一个人厚脸皮死乞白赖地追着人家罢了。”白羽补了一刀。

  “哎呀小羽,你就不能在外人面前给我留点面子啊,我石头不要面子的啊?”

  石头跳着脚尖道。

  白羽冷笑道:“真要面子,我劝你就赶紧放弃追求小秋姑娘吧。人家都不愿意搭理你,你要面子的话,为什么还要缠着人家。”

  “我乐意!”石头梗着脖子吼道。

  江小白和白羽哈哈一笑。

  “这里怎么那么热闹啊?你们聊什么呢?”

  小秋听到笑声,走了过来,这才发现了江小白。

  “小白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江小白道:“我刚到。小秋,怎么样,在这里还习惯吧?”

  小秋道:“习惯的很,小羽姐姐和石头哥哥都对我很好。”

  石头瞧见小秋对江小白流露出的热情,再想到她对自己的冷漠,不禁有些心酸,像是吃了醋似的。

  “小秋,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去做饭了。”石头想把小秋带走。

  小秋歪着脑袋道:“这还早着呢,现在做饭太早了吧。”

  石头道:“人家小情人久别重逢,我们能不能不要在这里碍事了?真实的,非要我说的那么清楚吗?”

  小秋这才跟着石头离开,她的心里也有些酸酸的。在她心里一直给江小白留了一块很大的位置,她一直深藏着对江小白的情感。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