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灵族的先祖带走了一根灵根,但灵根总共只有五根,如今我已经掌握了四根,而云天宫也有一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也想不清楚?”

  江小白说出了他的困惑。

  白羽道:“会不会云天宫的那根和我灵族先祖的那根是同一根?我觉得很有可能啊。我们灵族祖地北域雪林距离云天宫很近,可以说是近邻。”

  江小白道:“我也有此怀疑。不过你们先祖的灵根为什么会落入云天宫之手呢?这太奇怪了。”

  白羽摇了摇头,“这我也不清楚。如今白长老不在,你的疑惑就算是他在这里,也未必能给你解答。我倒是有个想法,带你去个地方,或许你能找到答案也不一定。”

  “哪里?”江小白问道。

  白羽道:“你还记这岛下面的那个空间无比巨大的地穴吗?”

  江小白道:“记得,那是我发现的。”

  白羽道:“我们对那里进行了深入的发掘,发现那个空间远比我们一开始发现的要大。我们在发掘之中发现了一些壁画,内容繁多,记录的都是我们灵族远古时期的传说。”

  “带我去看看。”江小白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二人朝着希望岛的中部走去,到了地方,白羽带着江小白下到了地穴之中。这地方江小白并不陌生,起初就是他发现的这里。

  白羽带着江小白来到了有许多壁画的地方,指着石壁上的一幅壁画说道:“看到了吧,这幅壁画说的是我们灵族的诞生。我们灵族以蛇为图腾,相传我们灵族是蛇的后裔。”

  江小白道:“这里所有壁画的含义你都懂吗?”

  白羽摇了摇头,“我看得懂的非常少。我们灵族出现过几次历史断层的时候,所以我知道的灵族历史非常少。我帮不了你什么,还是不在这里妨碍你了。我还有事情要做,你一个人在这里看吧。”

  语罢,白羽便离开了地穴。

  江小白一幅一幅壁画地看了过去,他一直在寻找有用的信息。这上面的壁画记载的都是特定时期的特定事件,如果不是对那段时期有一些了解的话,根本看不懂壁画的内容是什么。

  江小白和白羽一样,看了好多,能看明白的却没有几幅。

  就在江小白以为这里不会有他寻找的答案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幅壁画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副壁画上一共有五个人和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狮子,那小狮子趴在其中一人的肩头上。五人围着个火堆,坐成了一圈。五人脸上的表情都十分凝重,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似的。

  “那是?”

  五人之中有两名僧人,其中一名僧人手上结了个奇怪的法印。江小白一眼便认出了法印,那是积云寺特有的法印。

  “这是积云寺的先祖!”

  江小白如今拜入了普渡的门下,积云寺便也是他的师门,见到积云寺的先祖,江小白立即行了一礼。

  另外一名僧人僧袍破裂,露出了肌肉虬结的胸膛和手臂。

  “这是大悲寺的先祖,此人已将般若龙象真经修炼到了极致,力量十足。”

  五人之中只有一个女人,江小白的目光落在了那女人的身上,那女人身穿道服,道服的款式俨然就是静慈观的道服。

  “这位妇人想必就是静慈观的先祖了。”

  坐在那妇人旁边的是一名腰间悬剑的道士,那道士的身后跪着两个人。江小白之前并没有看仔细,原来这幅画上有几个人,五个人坐着,两个人跪着。

  “这是五仙观的先祖!那跪着的两个人是他的劫奴!”

  江小白认出了这悬剑道士的身份。

  最后,江小白的目光落在了那肩头上趴着一直雪白小狮子的人身上,此人看上去平淡无奇,相貌平平,不过在他的脖子上却有个纹身。虽然壁画年代久远,已经有些模糊,不过仔细一看,还是能看出那纹身是个人首蛇身的图案。

  “这是灵族的人!”

  五个人的身份已经被江小白全部都破解了出来。很显然,便是这五人当年拿走了那五根灵根。

  “并没有云天宫的先祖在场,很显然,云天宫的灵根是从别处来的。”

  江小白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灵族的马夫身上,他的目光逐渐被那马夫肩头上的小兽给吸引了过去。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个想法在他脑海里飘荡,却又抓不住。

  “这小兽怎么感觉在哪里见过呢?”

  江小白闭上眼睛,敲打着自己的脑袋,突然间灵光一现。

  “对!休渊身边的那只雪狮!我怎么把它给忘了!它可是救过我的啊!”

  当年成玄子那三人想要对江小白下手的时候,是那只雪狮教训了成玄子三人。后来,他听成玄子说过,说是那只雪狮已经死了。

  “休渊的雪狮和灵族先祖肩头的雪狮是同一个物种,难道这只是巧合吗?”

  江小白意识到他已经到了找出答案的关键点,只是想要迈过这个点显得有些太难了。如今不论是灵族还是云天宫知道和了解雪狮的人怕是都不存在了。

  “对,再找找,看看其他壁画能不能给我一些启发。”

  江小白继续欣赏石壁上的壁画,只可惜他再也没有找到能给他任何线索的壁画。看得双眼发涩,江小白才放弃,离开了地穴。

  回到上面,江小白发现了站在入口处等待他的金花婆婆。

  “婆婆。”

  看到金花婆婆,江小白心存愧疚,不知如何开口跟他说起白峰的事。

  金花婆婆道:“孩子,你不必内疚,老白的事情我都已经知晓了。那老不死的不会有事的,老婆子相信他一定能够活着回来。”

  江小白感激地看着金花婆婆,点了点头。

  “婆婆,谢谢你的理解。”

  金花婆婆道:“这个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现在到了考验你们年轻人的时候了。孩子,婆婆知道你肩上的担子不轻,不过婆婆相信没什么可以难得到你的。孩子,向前看!我们需要你,这个世界需要你来改变。”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