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韩晨说得对,这个时候千万莫要意气用事!”玉萧子出言提醒。

  “他们杀光了大悲寺的所有人,大悲寺于我有恩,我怎么能不意气用事!”

  江小白睚眦欲裂,双目通红,泪水忍不住落了下来。

  大悲寺所有僧众用他们的实际行动实践了他们的信念,鬼兵来袭,所有僧众无一人投降,全部战死。三百多僧众却杀掉了近万的鬼兵。鬼兵头领大怒,下令砍下了大悲寺所有僧众的头颅,枭首示众。

  “小白哥哥,你怎么了?”

  若离眼神惊恐地看着江小白,她从未江小白如此,浑身散发着浓烈的杀气,就连她也感到有些害怕。

  “全都该死!他们全都该死!”

  大吼一声,江小白俯冲而下,进入大悲寺之中,见到鬼兵就杀。他已经杀红了眼,这些普通的鬼兵又岂会是他的对手,一个个不过都是送死罢了。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大悲寺已经血流成河,所有鬼兵尽数被屠杀。江小白双手染血,但独自一人杀了数万鬼兵,但仍然无法削减他心目中的仇恨。

  看着自己染血的双手,江小白的脑海中浮现过了好多身影,枯木、无望等人的身影反复的在他的脑海之中出现。

  “无妄,我对不住你,我没能保住大悲寺。”

  江小白跪在血泊之中,俯身在地,嚎啕大哭。

  若离想要上前去安慰他,却被玉萧子拦住了。

  “若离,现在不要去,让他好好哭一哭,让他把情绪发泄出来。”

  韩晨道:“掌门,我们是否能为大悲寺做些什么?”

  玉萧子道:“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诸位高僧入土为安吧。”、

  风清道:“是啊,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了。”

  几人从高空中落了下去,把大悲寺僧众的头颅一个个取下来。他们没有办法把每个头颅和原先的尸身对应起来,只好挖了一个巨大的坑,把所有尸身全都合葬在一处。

  玉萧子和韩晨念了几道道家经文为死去的三百一十八名僧人超度。他们每个人想到这三百多僧众壮烈牺牲的惨状,皆是忍不住泪流。

  天黑风冷,江小白依旧是跪在那里。

  若离走到他的身旁,蹲下身来。

  “小白哥哥,起来吧。你已经跪了很久了。”

  江小白呆若木桩一般,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若离如何劝说,他都是始终不为所动。

  “小白哥哥,你别这样行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很担心啊?”

  “若离。”

  玉萧子走到身后,道:“你回避一下,我有几句话要和小白说。”

  若离叹了口气,起身走了。

  玉萧子走到江小白的对面,叹了口气。

  “大悲寺没了,但大悲寺不会是最后一个被魔尊消灭的门派,你比我还要清楚,魔尊不会停下他的脚步,不会收敛他的野心。如果跪在这里就能够阻止他的暴行的话,我会陪着你跪,跪死也无所谓。”

  玉萧子抬头看着夜空,“这个世界是永远这样的黑暗下去,还是迎来黎明的曙光,就掌握在我们这些人的手中。光阴宝贵,就在你跪在这里自责的时候,或许魔尊又灭掉了几个门派。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等到你像我这样年老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时间有多重要。”

  玉萧子的话如同惊雷一般在江小白的脑海里炸响了,一语惊醒梦中人,跪在这里没有任何的意义,不会令死去的僧人复活,也无法减轻他心中的痛苦。

  深吸了一口气,江小白甩了甩脑袋,站了起来。

  “前辈,您教训的是。我不应该把有限的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站起身来,江小白双拳一握,全身衣衫鼓荡,那身上的血迹刹那间全都消失不见。

  “如今我们五人之中,你是主心骨,下一步该去做什么,还得你拿主意。你若是沉沦下去,我们就全完了。”玉萧子拍了拍江小白的肩膀,“大悲寺的僧众已经入土为安。很抱歉,我们没有办法把每个人的头颅和尸身对应起来,只能合葬在一处。”

  “他们不会介意的。”江小白道。

  若离、韩晨和风清全都走了过来,围着江小白站了一圈。

  “小白,看到你再次振作起来真高兴。”风清笑道。

  江小白道:“我太情绪化了。好了,不要浪费时间了。若离,我们得返回积云寺。师父那边还有一根灵根,加上他的那一根,我们便可以找出新圣。”

  “好啊,那我们便返回积云寺吧。”

  若离取出普渡给她的慈航,往空中一抛。

  “慈航,回家喽。”

  五人上了慈航,由慈航带着他们返回积云寺。

  黎明时分,积云山便出现在了他们实现之中。

  “爹,前面那座山就是积云山。这些年来,我和师父一直都在积云山,很少外出。”

  “见到了你的师父,我要好好感谢他一番。”玉萧子道。

  慈航飞行到积云山的上方,缓缓下落,落在了积云寺内。

  “师父,我们回来了。”

  若离跑到普渡的禅房外大喊了一声,不过却无人回应。若离推开了禅房的门,才发现普渡并不在禅房里面。

  “师父哪去了?”

  “师父不在吗?”

  江小白走了进来。

  若离道:“师父不在。”

  江小白道:“师父可能外出,那我们就在寺中等他老人家回来吧。若离,我们先安排玉萧子前辈他们休息吧。”

  若离为玉萧子几人安排了禅房,让他们暂作休息。不过玉萧子几人都没有心思休息,他们来到积云寺,便仿佛进入到一个新的世界。看到积云寺寺中如此众多的恢弘壮阔的建筑,皆是心潮澎湃。

  “若离世界,奇怪啊,这么大的一个寺庙,为什么没有看到僧人呢?”

  若离道:“积云寺早就衰败了,这么些年也只有我师父一个僧人罢了。”

  江小白道:“你们还记得大竹寺吗?当年神魔大战之后,有好些积云寺的僧人流落在外。大竹寺便是流落在外的积云寺的僧人所创建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