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要为若离找到合适的脊椎骨。师父,那到底什么样的脊椎骨才合适呢?”

  江小白问道。

  普渡叹了口气,“一般的脊椎骨若离是用不了的,你要知道,她的修为并不比你弱多少,要能承受那强大的修为,那脊椎骨原先的拥有者必须也是个非常强大的修士,否则她提供的脊椎骨是没有办法用在若离的身上的。”

  这就难了,如今能有若离这样的修为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已然为数不多。另外,必须和若离得是同性,这就更是少之又少。

  “师父,为什么老天要这样考验我?要让我经受这样的难题?”江小白无声哭泣。

  普渡道:“小白,你的这个问题,师父也无法给你解答。这老天从来就不睁眼。放眼天下,衣冠禽兽者高官厚禄,真正善良的人却吃尽了苦头。老天爷但凡要是睁开了眼,哪怕只是一只眼睛,也不至于让这世界变成这样啊!”

  “师父,你说我该怎么办?”江小白道:“要我牺牲若离,我如何都做不到。”

  普渡道:“小白,你没有别的选择了。这个时候,应该让若离知道情况,让她自己做出选择。”

  江小白摇了摇头,“师父,我太了解若离了,如果让她做出选择,她一定会选择取出体内的灵根的。那样的话,她就没救了。”

  普渡道:“实在不行,只能先找寄体。”

  江小白道:“可是又去哪里寻找合适的寄体呢?就算是找到了合适的寄体,又如何狠得下心下手呢?”

  一切的一切都是问题,太多太多的问题纠缠在一起,怎么也分不清。江小白心里矛盾极了,他从未像此刻这般迷茫彷徨,不知所措。

  “小白,你太累了,需要休息。”

  话音未落,普渡突然出手,一只手指在江小白的后脑山上点了一下。江小白只觉自己像是断了电一般,瞬间便失去了意识。

  普渡把江小白放在床上,看着闭上眼睛的江小白,重重地叹了口气。

  “唉……徒弟啊,这件事你如何也想不明白的,只有让若离自己选择。我这个做师父的不是心狠,师父对若离的关爱绝对不会比你少半分。这世界上的芸芸众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每个人都要去完成他们的使命,或许这就是若离的使命吧。”

  语罢,普渡转身离开。

  若离正在房中休息,突然一阵风吹开了她的房门。听到动静,若离睁开眼睛,看向门口,就见普渡含笑站在门下。

  “师父,您回来啦。”

  若离赶紧翻身下床,跑过去抱住普渡,“若离刚才还在梦中梦到了您呢。”

  普渡笑道:“不愧是师父的好徒弟,还没忘记师父。对了丫头,寺里是不是来了几位客人?”

  若离道:“嗯,我爹爹和我的一个师弟,另外一个是静慈观现任的掌门人。”

  普渡道:“去把他们请到师父的禅房之中,也让师父见见客人。”

  “好的师父,我这就过去请他们。”

  不一会儿,若离便带着玉萧子三人来到了普渡的禅房里。普渡已经泡好了茶,正在等着他们。

  “大师!”

  见到普渡,玉萧子赶紧上前,欲要跪拜致谢,却被普渡给拦住了。

  “玉掌门不需要如此客气,若离是我的徒儿,你是若离的父亲,说起来我们算是一家人,不需要言谢。”

  玉萧子道:“大师,小女得你所救,我玉萧子对你感激涕零,真不知如何答谢你才好。”

  普渡道:“答谢我做什么?咱们是一家人,我刚才不是说了嘛。好了,大家都请入座,喝茶喝茶。”

  “爹,你们都快坐下吧。”若离找回玉萧子三人入座,她并没有在意到江小白并没有在场。

  “小白呢?”

  细心的风清发现江小白不在。

  “师父,小白哥哥呢,你没有通知他吗?”若离问道。

  普渡道:“小白太累了,我去的时候,他睡的正香,我想就不要打扰他了,让他多休息休息。”

  “也是,他的确是很累,应该让他多多休息。”众人纷纷点头。

  闲聊了一会儿,普渡开始把话题转入了正轨。

  “若离,你们找到了那第五根灵根了吗?”

  若离道:“已经找到了师父,就在小白哥哥那里。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把五根灵根放在一起来找出新圣的身份呢?”

  普渡欲言又止,看了看玉萧子,玉萧子面色憔悴,很显然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若离,你或许还不知道吧,五根灵根一旦聚在一起,的确是可以让我们知道普渡的身份,不过在那之后,五根灵根便会消失不见。其他四根消失不见也就罢了,而你体内的那根若是消失不见,你很可能会有性命之虞啊!”

  事实虽然残酷,但总得需要有个人来告诉若离,他们没有办法永远地隐瞒下去,若离也需要知道事实的真相。

  若离一愣,很显然她对着突如其来的消息并没有任何的准备,整个人呆立在那里。

  “孩子……”

  玉萧子站了起来,紧张地看着他的女儿。

  “爹,我没事。”

  若离抬起了手,示意让玉萧子不要过来。

  “大师,就没有别的办法拯救若离的生命了吗?”风清倒算是冷静。

  普渡道:“办法倒是有两个,一是给若离的元神寻找寄体,不过寻找合适的寄体相当困难。第二个办法是找合适的脊椎骨给若离做替换,但在和尚看来,这个办法更加困难重重。”

  风清问道:“那什么样的脊椎骨才能适合若离呢?”

  话音刚落,玉萧子便道:“大师,我的可以吗?用我的吧!”

  “掌门,还是用我的吧!”韩晨也站了起来。

  “你们都坐下吧。”普渡摇了摇头,“二位,你们的脊椎骨都不合适,你们和若离都不同性。只有同性之人的脊椎骨才适合。”

  “那就用我的吧!”

  风清站起身来,面带微笑。

  “我欠这孩子的太多,我让她一出生便失去了母亲,哪怕是牺牲我的性命,只要能为她做些什么,我也绝无二话。”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