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江小白的分析,在场所有人都陷入了沉寂之中,死一般的沉寂。

  “那我们到底怎么办啊?”

  若离带着哭腔,眼泪已经在目眶中打转。

  新圣死了,这天下再也没有能够与魔尊抗衡的人了。从满怀希望到心生绝望,原来就在这瞬息之间。

  “有个办法。”

  普渡突然开了口,他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身上扫过,道:“你们有谁听说过黑帝的?”

  众人皆是茫然,只有玉萧子在低眉思索。

  “大师,您所说的黑帝是否是传说中那个掌管着一个黑洞的人物?”

  普渡道:“正是那人。他所掌管的黑洞可以帮助人穿越时空。如果黑帝肯帮忙的话,我们可以穿越到过去,在新圣没有死之前找到新圣,帮助他脱险。”

  玉萧子道:“但那黑帝只是传说中的人物,难道确有其人?”

  普渡点了点头。

  “确有其人,不过黑帝性格难测,亦正亦邪,他的心思谁也无法揣测,他肯不肯帮忙,和尚也不敢保证。”

  众人在绝望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这就好比溺水之时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谁也不会放弃这样的一次机会的,纵然希望渺茫。

  “师父,那黑帝人在何处?我们去找他吧,请求他帮忙。”

  普渡道:“他那人行踪不定,且独来独往,这么多年来,我只见过他三次,而每一次见面的时间都非常的短暂,有的甚至连交流都没有交流过。”

  “大师,您上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玉萧子问道。

  普渡答道:“上一次见他还是神魔大战结束之后的两万年。”

  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普渡上一次见到黑帝的时候居然是神魔大战之后的两万年,距离现在可以说已经是过去了无尽的岁月。对于黑帝那样一个行踪无定的人,这么多年过去了,谁知道他会去了哪里。

  “既然还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能放弃。”

  江小白看着众人,“老天给我们的考验越大,最后给我们的回报就越丰厚。我始终相信邪不压正,我们最终一定能战胜魔尊!”

  江小白不知道他的这番话是否能够提振人心,但他至少有这样的一个信念。只要还没死,他就不会丧失斗志!

  “小白哥哥说的对,我们不应该丧失希望,现在还没有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若离道:“只要那黑帝还活着,我们就一定能找到他。”

  “关键是……黑帝真的还活着吗?”韩晨小声地道,他知道自己现在提出这个问题会影响士气,不过这的确是个问题。神魔大战已经是发生在远古时期的事情了,在那之后,已经过了无尽的岁月,黑帝到底还在不在人世,谁又能知道呢?

  “师父,在你看来,黑帝还活着的可能性有多大?”江小白问道。

  普渡道:“他应该还活着,那个人独来独往,且修为极高,这世上能与他匹敌的没有几个人。要他死,没那么容易的。”

  江小白道:“那就好。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出发。”

  话音刚落,若离便道:“小白哥哥,要不还是等一等吧。我娘亲身体还没恢复,现在还很虚弱。”

  江小白这才想起风清的身体,此时还不适宜车马劳顿。

  “不用管我。”风清道:“时间宝贵,你们去做你们应该做的事情吧。”

  玉萧子道:“是啊,时间宝贵,我和清儿就留在这里修养,你们去找黑帝。”

  若离道:“爹娘,你们二老留在这里,女儿总是放心不下。反正也不急在那一时,去的早,不如去的巧,要是等娘亲的身体恢复之后一块儿去吧。”

  江小白心想他们一家团圆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结束了,应该让这样快乐的时光尽量得长一些。若离说的的确也有道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就算是他们现在去了,也不是立马就能见到黑帝的,所以没必要太赶时间。

  “那就这样定了,等风清前辈的身体恢复之后,咱们一块去寻找黑帝。”

  江小白根本不给风清和玉萧子反驳的机会,道:“若离,你送风清前辈回去休息吧。我和师父再商量一下寻找黑帝的事宜。”

  “娘,走吧,我送你回去休息。”若离扶着风清离开,风清和玉萧子也只好接受江小白这样的安排。

  “大师,找到黑帝的几率到底有多大?”韩晨在若离三人走后问道。

  普渡道:“零或者是百分之百。”

  韩晨双掌合十,道:“大师说的是,是小子太纠结了。”

  如今对于他们而言,只有这一个方法可以帮助他们挽救圣子。他们只能那么做,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所以,如今能做的便是孤注一掷,沿着这条线一直走下去,直到这条线断了为止。

  “师父,那黑帝如此厉害,那若论修为的话,他与神帝和魔尊相比要如何?”江小白问道。

  普渡道:“神帝与魔尊可谓是天上的日月,其余人等皆不过是繁星罢了。黑帝修为纵然高深莫测,不过与神帝和魔尊相比,他始终还是要稍逊一筹。另外,那黑帝向来是黑白不分,行事单凭心中喜恶,从来不问是非对错。当年神魔之战,他保持中立,谁也没帮。当年不是没有人找过他,不过他都拒绝了。如果当年他肯出手帮助哪一方,那么他帮的那一方就绝对能够大获全胜。”

  江小白道:“如此说来,当年的黑帝已经成为了一颗举足轻重的棋子,他当年的任何决定都可以影响当时的时局。”

  普渡道:“徒儿,你说对了,不过那黑帝可从来不愿意做他人的棋子,所以无论是神帝还是魔尊,他两不相帮。”

  韩晨道:“此人的性格可真是诡异莫测,与他打交道,可真的是要小心啊。”

  江小白道:“师父,您与黑帝有过几面之缘,你们之间交情如何?”

  “谈不上任何的交情。”普渡苦笑,“那黑帝也从来都不会讲什么交情。那人是天底下我见过的最怪异的一个人。”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