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这般正邪不分之人,即便是我们找到了他,又如何才能打动他,让他将我们送去过去呢?”

  韩晨叹了口气,对黑帝的了解越多,就愈发觉得这条路接下来有多难走。

  “这都是后来的事,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找到黑帝,其余的得在找到他之后再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见招拆招吧。”江小白道。

  普渡道:“小韩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找到他而得不到他的帮助,这种可能性极大。”

  ……

  接下来的几日,众人都在想尽办法为风清疗伤,恢复元气。积云寺有很多灵丹妙药,普渡非常大方,拿出来许多。在诸多灵丹妙药的帮助下,风清的元气恢复得很快。短短数日,虽然修为很难恢复到从前,不过身体已无大碍。

  风清和玉萧子找到普渡。

  “大师,晚辈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许多,我们可以出发了。”

  经过了几日的恢复,风清的容貌已经恢复如初,肌肤粉嫩若豆蔻少女,那一副老妪神态已经消失不见。

  “风清掌门,你的身体真的已经无碍了?”普渡问道。

  玉萧子道:“大师,在众多灵丹妙药的辅助下,清儿恢复得很快,的确是已无大碍。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发?”

  普渡点了点头,“那好,你们回去收拾一下,咱们即刻出发。”

  不一会儿,江小白几人便都来到了普渡这里,他们已经都带上了行装。

  “师父,那黑帝到底住在哪里啊?”若离问道。

  普渡看向远方,目光深沉辽远。

  “在一个只有黑暗而无亮光的地方。丫头,祭出慈航。”

  若离点了点头,立马祭出慈航。众人纷纷纵身跃起,飞上慈航。

  普渡掌控慈航,那慈航在空中掉了个方向,朝着南方飞去。

  不知飞行了多久,众人都觉得慈航已经飞了很久。

  “前方有一团好大的黑云!”

  韩晨一直站在船头,发现乌云之后,发出呼声。

  众人纷纷望去。

  “奇怪啊,前方并没有暴雨,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大的一团乌云呢?”

  江小白能够感觉到空气中水元素的变化,他没有从前方的乌云之中感受到水汽的凝结。

  “我们就快要到地方了。”

  普渡看着前方的那团黑云,道:“那黑云之中便是黑山,黑山便是黑帝的老巢。不过那黑帝向来居无定所,浪迹天涯,但这黑山始终是他的老巢,他总得回来的。”

  说话间,慈航已经快要进入那黑云之中。

  “大家小心了!”普渡出言提醒。

  进入黑云之中,云中突然间电光闪闪,如银蛇乱舞,一道道电光劈了下来。

  只见普渡默念法诀,慈航上方突然出现了蓝色的防护光罩,将整个慈航包裹在其中。那黑云中的电光劈在防护光罩上,引起防护光照的光芒一阵阵闪烁,不过那电光并未能击穿防护光罩。

  这也正是普渡让众人称作慈航的原因,这慈航乃是他们积云寺的至宝。当初他去救江小白,魔尊追了上来,尚且不敢在这慈航之上与他动手,足可见这慈航是个多么稀罕的宝物。

  “不用担心,在这慈航上面我们是安全的。”普渡道。

  慈航继续在厚厚的云团之中穿行,只有安全穿过这个云团,他们才能到达黑山。

  也不知过了多久,慈航才冲出云团,众人的视线之中出现了一座光秃秃黑漆漆的山体。

  “这就是黑山了吧。”韩晨道:“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寸草不生?”

  普渡道:“对,此山便是黑山,寸草不生,没有任何的植物,也没有任何的动物能在这山上生存,名副其实的死亡之地。”

  若离道:“师父,那黑帝可真是个怪人,居然选了个这么个地方。就算是个小门小派选地方也会选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啊。”

  “若离,不可妄议!”玉萧子道:“那神帝性格莫测,不要被他听了去。”

  普渡笑道:“玉掌门多虑了,那黑帝就算是长了十八只耳朵,我们在慈航上说的话,他也不会听到。”

  玉萧子道:“原来如此。那就不用担心了。我也正想说这是什么鬼地方呢,鸟不拉屎。”

  韩晨笑道:“掌门,这里哪来的鸟啊,连鸟毛都没有,哪来的鸟屎。”

  二人一来一去,众人皆是哈哈一笑,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了很多。

  慈航停在了黑山的上空,普渡道:“神帝的性格变化多端,一切都要看他的心情,他那个人行事只问喜好,从不问对错,所以咱们见到他之后,一定要注意言辞,不要激怒了他。如果他生气了,大家就往慈航上跑。只要上了慈航,他就拿咱们没有办法。”

  众人皆是点了点头。

  “师父,我放出神识扫荡过了,这黑山上没有人。”江小白道。

  普渡道:“黑帝如果那么容易找到,那他就不是黑帝了。若离,你留在慈航上操控慈航,我和小白下去寻找黑帝。”

  “师父、小白哥哥,你们要多加小心啊!”若离担忧地道。

  二人纵身跃起,离开了慈航。

  很快,普渡和江小白便落在了黑山上面。江小白看了一下脚下嶙峋的山石,全部都是通体漆黑。

  “黑山果然是黑山,真是一点白都看不到啊。”

  普渡道:“不但是一点白也看不到,除了黑色,你别想看到其他颜色。”

  语罢,普渡深吸了一口气,吐气开声。

  “黑帝,老朋友来了,出来见一面吧。”

  这一声远远传开,黑山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回荡着普渡的声音。

  “师父,没回应啊。”江小白道。

  普渡微微一笑,这种结果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黑帝,你个缩头乌龟,是不是这些年修为毫无长进,见了我怕得不得了,怕我打得你屁滚尿流啊?哈哈……你果然还跟当年一样,太怂太怂,你就是个怂娃子!”

  江小白脸都白了,刚才在慈航上,普渡明明叮嘱他们要注意言辞的,谁知道他自己竟然口吐狂言,难道不怕激怒黑帝吗?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