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您不是说不要惹怒了黑帝吗?您这是又在做什么?”江小白忍不住问道。

  普渡道:“哼,那家伙装缩头乌龟,没办法,师父只能逼他出来。”

  “关键是我们不知道黑帝到底在不在黑山啊。”江小白道:“万一他不在,我们就算是喊破嗓子,我们也没办法把他喊出来啊。”

  普渡道:“本尊可能不在,不过他一定有分身留在黑山守卫着老巢的。”

  “分身?”江小白一愣,“这世上真的有人可以凝练出分身吗?”

  普渡道:“分身有什么稀奇的,等你九次天劫都经历了之后,进入地仙境界,自然便有了第一个分身。”

  “师父,那您老人家是不是也有分身,怎么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呢?”江小白笑问道。

  普渡道:“就算是让你见着了为师的分身,你也分不出到底是本尊还是分身。小子,不要瞎打听了。等你到了那个境界,自然什么就都有了,什么都知道了。”

  江小白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师父,黑帝怎么还没出来?”

  普渡道:“不出来,那就继续骂呗。我就不信以那老东西的脾性,他能忍得住不出来叫嚷!”

  “老黑子,你是死了吗?难怪你的黑山那么大的一股臭味,原来是你死了,这都是你的腐臭味啊。哈哈,今日和尚算是来巧了。放心啊,念在朋友一场的份上,等和尚找到了你,一定念上一段往生咒,超度你早下阿鼻地狱。”

  “臭和尚,好好的积云山不呆着,跑来我黑山撒野,你也不称称自己有几斤几两!”

  天空中一道黑影闪电般从天而降,落在江小白和普渡的对面。江小白看着眼前的黑影,只觉得眼前只是一片晃动的虚影,任他如何凝聚目力也看不清楚那黑帝的容貌。

  “徒弟,不要看着他,小心着了他的道!”普渡发现了什么,立马出言提醒江小白。

  江小白赶紧移开目光,摇了摇脑袋,方才他已经感觉到了头昏脑涨的,好在普渡及时提醒了他,否则他很有可能走火入魔。

  “这黑帝真是厉害,光是看他几眼,已经险些让我走火入魔。真要是交了手,我真的是一点机会都没有。”江小白心想,接连出现的高手让他觉得自己的修为实在是太过低微。

  “臭和尚,这是你的徒弟吗?哼,你这徒弟实在是太差劲了。”黑帝冷声道。

  普渡道:“黑帝,咱们老友相逢,就不要互相伤害了行吗?老朋友来了,你怎么也得准备一壶好茶,让我坐下来和你叙叙旧吧。”

  “你我之间有什么好叙旧的?和尚,咱们有交情吗?”黑帝道:“赶紧带着你的徒弟给我滚蛋,在我生气之前,你们还有机会活着离开。不要等到时间晚了才后悔。”

  普渡道:“你少吓唬人。和尚既然来了,就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吓走的。黑帝,魔尊复活了,这事你知道吗?”

  “关我屁事!”黑帝冷声道。

  江小白道:“黑帝前辈,对抗邪魔外道,那是全天下正义人士的应尽之责!”

  “正派人士?”黑帝扬声大笑,“这真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小娃娃,谁告诉你我黑帝是正派人士的?不会是你这个秃头师父吧?”

  普渡道:“少拿我徒弟开玩笑。黑帝,今日我们来黑山找你,并不期望你能帮着我们对抗魔尊,只求你能帮个忙,送我们去过去。你掌管着黑洞,对你而言,那不过是举手之劳。”

  黑帝道:“的确,对我而言就是举手之劳。我甚至可以把你们送回到神魔大战之前,让你们和什么神帝魔尊开怀畅饮,但那是我愿意。老子要是不愿意,就是把你们送去昨天,老子也不愿意。”

  普渡道:“念在昔日的情分上,就当是和尚求你了。你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吧。作为交换,和尚会尽量满足你的。”

  黑帝猖狂大笑,笑声在整个黑山的每个角落回荡不绝。

  “臭和尚,你是聋了吗?本帝说了,赶紧滚蛋!否则本帝要你狗命!”

  如果不是在他们到达黑山之前普渡已经告诉了众人黑帝是个什么样的人,听到黑帝这般辱骂自己的师父,江小白真的有可能不顾一切和他动手。

  “黑帝,你好歹也是一代尊者,还请你说话放尊重一些。”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一道狂飙激射而来,普渡赶紧拦在江小白身前,身上袈裟鼓荡,一股浩然之气挡住了那道狂飙。

  “黑帝,和尚的徒弟年少无知,你乃一代宗师,无需和他计较。”

  黑帝冷哼一声,“你个老和尚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那么护犊子。可惜啊,你的那些徒弟都不争气,死的死,叛的叛。”

  普渡道:“那只能怪和尚我教导无方。”

  黑帝道:“老和尚,我和你明说了吧,你的这个忙我是不会帮的。当年神魔大战我没有掺和,现在也不会掺和,你另请高明吧!”

  普渡道:“这普天之下,除了你之外,谁还能操控黑洞?黑帝,无论如何,请你帮和尚一回。大恩大德,和尚感激不尽。”

  “你求我?呵呵,你不是不了解我,本帝铁石心肠,你求我有什么用?”黑帝讥笑几声。

  “快滚出黑山,否则的话,别怪本帝不客气!”

  “黑帝,希望你能三思。”

  普渡知道再这样继续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便带着江小白返回了慈航。黑帝也化作一团黑气离开了。

  “师父,那黑帝也太猖狂了!我们都这样了,他还想要怎样啊?”

  慈航上,若离愤愤不平。

  他们几个刚才虽然没有在下面,不过却见证了整个过程。

  “我真是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人物。”韩晨道:“简直不可理喻!”

  普渡倒是显得很轻松,道:“本来也没打算一蹴而就,黑帝的个性就是那样,从我认识他的那天起,他就已经是那样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变得越来越固执。”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