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没有办法对付黑帝吗?”

  若离道:“每个人都有缺点,只要找准缺点,我相信我们是一定能够找到黑帝的软肋的。”

  普渡笑着摇了摇头,“若是别人,肯定都有缺点,黑帝这个人呢,他是浑身到处都是缺点,但其他人却休想利用他的缺点,他那人就是要和人对着干。你让他往西,他偏偏要往东。谁也拿他没有办法。”

  玉萧子道:“大师,这黑帝师承何人?咱们是不是可以找找他的师父做说客呢?”

  “他的师父?”

  普渡叹了口气,“早被他杀了。”

  众人闻言皆是一怔,欺师灭祖这可是大罪啊!

  “普渡大师,黑帝为什么要杀了他的师父啊?这人难道真的狂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吗?”韩晨问道。

  普渡道:“事情其实和你们想象的有很大的出入。他的师父杀了他的父母,强迫黑帝拜他为师。黑帝忍辱负重,学成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他的师父。”

  若离道:“这世上还有那样的人,杀人家父母强迫人家拜师,真是死不足惜。”

  普渡道:“黑帝是天纵奇才,当时想收他为徒的人为数不少。像他那样的天才,若是拜入哪个门下,便是一个门派兴盛的基石。”

  “师父,要不让我去试试吧?”若离主动请缨,“说不定他对待女孩子就没有那么心狠了。”

  “不可!”江小白忙道:“不能冒险。黑帝反复无常,心情阴晴不定,随时都有可能动手杀人。他的修为之高,想要杀你,易如反掌。”

  普渡道:“小白说得对,丫头,不能让你去冒险。至于你说的黑帝不会对女孩子下手,这是大大的错误,你没有见过他杀人的时候,才不会管你是男是女。”

  若离急得直跺脚,“这样不行,那样不行,那到底要怎么样嘛!”

  江小白看着普渡,“师父,我们这些人当中,只有您对黑帝有些了解。您快想个办法吧。魔尊已经行动起来了,他的野心会吞噬掉整个世界的。”

  “你们两个小东西,全都在逼我。师父难道我不想想到办法嘛,办法不是一时半会能想到的嘛!”

  对于黑帝这样的一个人,普渡真的是没有办法。

  “大家都不要慌乱。如今新圣已死已经是事实,咱们不急于一时。要是想回到过去,只能依靠黑帝的帮助。所有人都应该保持冷静吗,不能自乱阵脚。”

  关键时候,玉萧子站了出来。他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

  “前辈教训的是,我们的确是有些着急了。面对黑帝这样的一个人,越是着急越是没用,只能耐心的等待机会。”江小白道。

  风清道:“时间不早了,我看今天就这样吧,大家都回到慈航里面去休息,什么事都等明日一早再说。”

  “好了,都进去休息吧。”

  普渡带头进了慈航里面,其余人也都跟着走了进去。

  江小白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了下来,却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在想怎么才能让黑帝答应帮忙。

  “小白哥哥,你睡了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若离敲了敲门。

  “没呢。”

  起身去开了门,江小白把若离请了进来。

  “你怎么也还没睡?”

  若离道:“睡不着啊,满脑子都是在想怎么才能让黑帝帮忙的事。”

  “我也是。”江小白道。

  “小白哥哥,”若离突然压低了声音,“在这里冥思苦想是没有用的,要不我们离开慈航,下去找一找答案?”

  “离开慈航?”江小白被若离的大胆想法吓了一跳,离开慈航,就等于失去了保护,一旦黑帝想对他们动手,那真是易如反掌。

  “你不要命了!”

  若离道:“我们小心一点,应该没事的吧。就这么呆在慈航上,我实在是要憋坏了。师父他们都不让我离开。”

  “赶紧回去睡觉吧。”江小白不会跟着若离胡闹,他见过黑帝,见识到了他的手段有多厉害。

  “小白哥哥,连你也不支持我啊!”若离嘟着嘴。

  江小白道:“这事不能支持你,你离开慈航,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那黑帝手段之高,绝不亚于我们的师父。他动一动指头都能要了你的命。”

  “好了好了,真啰嗦。我回去睡觉还不行嘛。”

  若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江小白又回到床上躺了下来,心里却更加烦躁。他突然间坐了起来,以他对若离个性的了解,不让她做什么,她就越会去做什么。

  “那丫头不会一个人离开慈航吧?”

  江小白意识到了危险,直奔若离的房间而去,推开了门,果然若离的房间里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人。

  他不敢惊动其他人,如果让其他人知道,那么大伙势必都会离开慈航去寻找若离,那样更是增加了危险的几率。他们这群人当中,除了普渡之外,其余人皆不是黑帝的对手。

  江小白没有过多思考,不动声息离开了慈航,他要一个人去把若离找回来。

  离开慈航,就等于把自己完全暴露在了危险之中,江小白清楚在黑帝面前,他的那点修为根本不值一哂,毫无反抗之力,所以便放弃了藏匿自己,把自己的神识最大化,扫荡黑山,寻找若离。

  很快,江小白便发现了若离的踪影。他迅速地朝着那边而去,到了近处,看到了一幕足以让他心脏骤停的一幕。

  “小丫头,你的胆子可真大啊。你可知道,我随时都能杀了你。”

  “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

  若离此刻正和黑帝面对而坐。

  “呵呵,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杀了你太容易了,没意思,换个玩法才有意思。”黑帝笑道。

  若离道:“我明白了,你一定很孤独。这也难怪,呆在这么一个什么都没有的黑山上,不孤独才怪。黑帝,我觉得你真可怜,那么大一把年纪了,还要忍受这样的孤寂。”

  “住嘴!”

  黑帝似乎怒了,“谁说我孤独了?小丫头,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敢这么对本帝说话!”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