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被我说中了吧。要不是被我说中了,你干嘛大动肝火啊?黑帝啊,你一把年纪了,火气还那么大,对身体很不好的知道吗?尤其是你这黑山,除了黑什么都没有,看着就让人来气,平时真的得好好修身养性才行啊,否则的话,麻烦就大喽。”

  若离似乎一点都不害怕,面对着已经龇牙咧嘴的黑帝,依旧是一副谈笑风生的样子。

  “气死本帝了!你个小丫头,竟然敢如此羞辱本帝!本帝非杀了你不可。”

  黑帝张牙舞爪,就快要抓狂了。

  “要杀就杀,不要总挂在嘴边行吗?老黑子,你要是下不去手呢,那咱们就坐下来聊一聊。我这个人挺会聊天的,保证你和我聊了之后不再那么无聊孤单。”

  若离仍然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

  不远处的江小白已经吓得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能敢这么跟黑帝说话的,怕是除了若离也没有旁人了。

  黑帝举起了手,瞪着眼看着若离,只要他一掌落下,若离肯定就没命了,但最终他还是把手放了下去,没有出手。

  “你想让我杀了你,我就偏偏不杀你。杀了你太便宜你了。”

  黑帝突然间笑了起来,笑得很得意。

  “这就对了,不杀我就说明你还是个聪明人。好了,现在咱们两个可以聊天了,我说的是心平气和的聊天。如果你再那个样子,我马上就走人。”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是你家的后花园吗?”

  黑帝语气冰冷。

  “我家可没有那么丑的后花园。老黑子,请问你的后花园有花吗?连一棵草都没有啊!”若离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黑帝有些不知如何反驳,论耍嘴皮子,他的确要不如机灵古怪的若离。

  “你不是说是要和本帝平心静气聊天的吗?这就是你所谓的平心静气吗?”

  黑帝道:“你做到了你所说的没有?”

  若离笑道:“那刚才是我不对,从现在开始,只要你不怼我,我也就不怼你。如果你怼我,那就别怪我反怼你了。”

  “公平。”黑帝道。

  “你就一直在这黑山上吗?这里什么都没有,你怎么受得了的?”若离问道,她试图着让自己走入黑帝的心中,探寻更多的秘密。

  黑帝道:“这里没什么不好,外面的花花世界本帝不是没有经历过,比起外面,我更喜欢这里。”

  若离道:“这世上还有你牵挂的人吗?”

  “没有。”黑帝道:“本帝从来就不知道牵挂为何物。”

  “你说谎了。”若离笑道:“这天下一定有你牵挂的人。”

  “我没说谎。”黑帝斩钉截铁,语气坚定。

  “不可能!”若离道:“我们每个人活着,都是活在某种牵挂和羁绊之中,如果你没有了任何的牵挂,你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没有人在乎你的冷暖,没有人在意你的死活。这要比失去父母的孤儿还要惨,你难道不觉得吗?”

  “为什么要让人牵挂我,我又为什么要牵挂谁?我行我素,难道不好吗?”黑帝冷冷一笑,“这天下人,我想杀谁就杀谁,谁见了我都怕得尿裤子,这多快活。”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若离道。

  “你个小丫头,你懂什么!”黑帝似乎被戳中了伤口似的,有些暴躁。

  若离道:“你的情绪已经完全出卖了你。其实,真正的你渴望被人关怀,渴望被人牵挂,但这一切你都得不到,所以你变得冷血,变得无情,变得人人都怕。我师父和我说过,说了你的事情。你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最关爱你的父母,从那以后,你就关上了心门,你的心里被仇恨和杀戮充满。”

  “你说得对,本帝就是一个被仇恨和杀戮蒙蔽了双目的人,在这样的一个人面前,你随时都有可能没命,难道你不害怕吗?”黑帝目光骇人,紧紧盯着若离的眼睛。

  “不害怕。”若离笑得很自然。

  “为什么?”黑帝的确是感觉不到若离在害怕。

  若离道:“因为我了解真正的你。”

  “真正的我?”黑帝放声大笑,“你个小丫头口气真是不小啊。我自己都不了解真正的自己,你凭什么了解我?”

  若离道:“你的授业师父杀了你的父母,你学成之后杀了你的授业师父,可有这事?”

  “秃和尚怎么什么都跟你说!”黑帝点了点头,“本帝做过的事情,本帝不否认。这能说明什么?”

  “说明你始终没有忘记亲情。你说你是个六亲不认毫无情感的人,这都是你自以为的,其实你是个有温度的人,你有所憎,就有所爱。这世界上爱与恨永远都是如影随形,没有人能把他们分开,就算是神通盖世的黑帝,你也没有办法做到!”

  若离的语速不急不缓,每一个字都在重重地叩击着黑帝的内心。

  “真是可笑。”

  黑帝突然放声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爱?我早就没有了爱!我不爱任何人,不爱这世上的任何事物。”

  “错!”若离大声道:“如果你对这世上的一切都失去了爱,你就是个生无可恋之人,活在这世上一分一秒对你而言都是折磨,可你却活了无尽岁月,你作何解释?”

  “作何解释?我做什么,需要向你解释吗?小丫头,你以为你是谁!”

  黑帝突然发了狂似的,他的情绪已经完全失控,若离随时都有危险。

  “黑帝,有什么冲我来!”

  江小白没有办法不现身,若离有危险,他必须挺身而出,虽然他知道自己的挺身而出就是无谓的牺牲。

  “臭小子,你终于肯出来了!”

  “小白哥哥,你来干什么!你快走啊!他不会杀我的!你快走啊!”若离吼道。

  江小白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若离,他摇了摇头。

  “你有危险,我绝不可能丢下你而去。”

  “小子,你以为你是谁?本帝要杀的人,是你能救的了的吗?”黑帝冷笑道。

  江小白迎上黑帝讥笑的目光,“我承认我技不如人,与你相差甚远,但我为了心爱之人而死,我心无遗憾!”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