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无遗憾是吧!那就让本帝送你去天国了无遗憾去!”

  黑帝抬起了手,一掌就要拍下,恰在这时,若离却绕到江小白的身前。

  “要杀小白哥哥,你先杀了我好了!”

  黑帝硬生生收住了这一掌,他愣愣地看着若离。

  “丫头,你真肯为了这小子去死?”

  “有什么不肯的!这就是人世间的情爱,你知道吗?”若离冲着黑帝大声吼了起来。

  “你永远也不会懂的!因为你总是把你的情爱埋藏在你的内心深处,你让仇恨和杀戮压制着你的情爱,所以你永远只能活在痛苦之中。你活在这个世上越久,你就越是痛苦。黑帝,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根本就不是你自以为的那种人,你有情有爱,但你偏偏要掩饰你的情爱。你根本就是个疯子,你最恨的人就是你自己,你这一生都在和自己作对,你不断地折磨自己,不断地煎熬自己!”

  若离一口气说了很多,随后闭上了眼睛。

  “动手吧,要杀就杀!”

  “若离,你干什么!”

  江小白把若离拉到他的身后,“要死也是我先死!作为一个男人,这是我应有的担当!”

  “这世上还真有争着去死的人。”

  黑帝摇头一笑,那笑容迷惘而惆怅。

  “黑帝,你要是敢对和尚的两个徒弟下手,和尚就跟你拼了!”

  就在此时,普渡和玉萧子几人从天而降,将黑帝围了起来。几人蓄势待发,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秃和尚,就凭你带来的这几块料,你凭什么和我拼啊?”黑帝冷笑一声。

  若离睁开眼睛,道:“师父,你们不要管我们,他不会杀我们的。他要杀的话,他早就动手了。”

  黑帝道:“小丫头,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们吗?你师父难道没有跟你说过本帝的性格吗?我这人就是喜欢和人反着干!”

  “那你就杀了我吧!”若离道:“我让你杀了我们,你不是喜欢和人反正干嘛,是不是又要不杀我们了?小白哥哥,我们走!”

  若离转身抓住江小白的手,拉着江小白离去。黑帝果然站在那里一动未动,目送着他们离开。

  回到慈航上,众人仍是一身冷汗。

  “你们两个为什么偷偷离开慈航?你们知不知道这么做有多危险!”

  普渡从未像此刻这般严肃,面色很是难看。

  “丫头,要不是风清掌门去给你送汤羹,我们都不知道你们不在慈航上。”

  若离道:“师父啊,你坏了大事了!我差点就把黑帝拿下了!”

  玉萧子道:“离儿,做错了事情就要认,知错就改,爹爹一直这么教育你的,为什么你现在连认错的勇气都没有了?”

  任谁都不会相信若离能有实力拿下黑帝,那么一个神鬼都琢磨不透的人,若离凭什么能拿下他?

  “玉萧子前辈,你们真的是误会若离了,她没有说谎。她的确是已经撬开了黑帝的心门。我在一旁看着的时候,能够感觉到黑帝内心的变化。他要是真想杀我们,又岂会给你们营救我们的机会。”江小白道。

  风清道:“不管怎么说,你们两个私下行动,这都是不对的。太危险了,我们都被吓坏了。”

  若离道:“娘,你们误会小白哥哥了,是我自己偷偷下去的,小白哥哥是发现我离开之后出去找我的。”

  韩晨道:“小白,那你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其他人啊?”

  江小白道:“那黑帝修为极高,且心狠手辣,除了我师父之外,他要杀我们其他人,真的要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我没通知你们,也是为了保护你们。”

  普渡道:“好了,这事就让他过去吧。不过你们两个以后给我记住了,再也不许私下行动,明白了吗?”

  若离和江小白皆是点了点头。

  “离儿,你刚才说已经有办法对付黑帝了,到底是什么办法,说出来给我们大伙儿听听吧。”风清道。

  若离道:“其实那黑帝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冷血无情,他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只要我们能一步一步剔除他的伪装,让他展现出真正的自己,那就好办了。”

  玉萧子道:“这太难了。黑帝这样的角色,他岂肯轻易向人展露真我?”

  江小白道:“刚才若离差点就成功了,黑帝和她聊了很多,看得出来,黑帝对若离已经产生了好感。”

  普渡道:“应该是这样。黑帝那老东西向来沉默寡言,能和丫头聊上那么久,这绝对称得上是旷古奇事。这种情况太罕见,太不寻常,唯一的解释就是黑帝对丫头产生了好感。”

  若离道:“所以啊,师父,你们还是让我去跟黑帝接触吧。他不会杀我的。”

  玉萧子道:“不行!太危险了!那是个阴晴不定的人,他时时刻刻都在变化。这一次你们聊得不错,不代表下次还能聊到一起去。”

  “是啊,离儿,我和你爹爹刚才都要吓死了,别让我们再担心了。”风清附和道。

  若离道:“你们不让我单独行动,那请问你们还有什么好办法吗?都知道时间无比的宝贵,我们却一直在浪费时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突破口,你们又说这样不行那样不行,那你们说怎么办吗?”

  韩晨道:“师姐,大家也都是担心你的安危啊。”

  “他不会杀我的!要我说多少次,你们才肯相信呢。他要杀我,他早就动手了!我了解他,他不会杀我的!”若离道。

  江小白道:“让若离试一试吧。刚才在下面,黑帝对我下手,已经出手了,若离突然挡了过来,他硬是生生地收住了一掌。”

  若离道:“你们看吧,这就是他不会杀我的证据。”

  “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暂时只能让若离去试一试。”江小白道:“那黑帝虽然残暴,但其实并不是个狂魔。”

  普渡叹了口气,道:“玉掌门,你是丫头的父亲,这事你做主吧。”

  “这……”

  玉萧子跺了跺脚,“罢了罢了,就试试吧。”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