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郎,你……”

  风清没想到玉萧子竟然会答应下来,有些不高兴,这是她第一次和玉萧子在若离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

  “娘亲,你不用责怪我爹爹啦,你们都请放心吧,我自己还没活够呢,我一定会保护好我自己的。”若离高兴极了,能为这个团队做些什么是她一直以来的心愿。

  “离儿,虽然是答应你了,不过你还要记得,一旦发现异常,保护自己是最重要的,明白了吗?”玉萧子道。

  若离笑道:“爹爹,我知道啦。”

  普渡道:“若离,既然你父亲已经答应你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总之,没有什么比你的安全更重要,明白了没有?”

  “师父,你们都啰嗦死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什么重要自己很清楚的。”若离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江小白道:“好了,大家都是为了你好。有那么多人关心你,你应该感到开心才是。”

  若离道:“大家都休息吧。我不会马上去找黑帝的,等睡饱一觉再说。”

  若离回了自己的房间,其余人却依然聚首在一起。

  “大师,我们能做些什么保证我师姐的安全吗?”韩晨打破了沉寂。

  普渡道:“我什么也做不了,在黑帝这个级别的高手面前,做不如不做。希望若离的判断是准确的。”

  “我相信若离的判断。那黑帝的确不是个滥杀无辜的狂徒,至少对若离是那样的。”江小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玉萧子道:“听天由命吧。这孩子生来就吃尽了苦头,现在也到了老天爷补偿他的时候了。”

  风清道:“好了,我们在这里说什么都没用,不如都回去休息,向离儿看齐,该有她那样豁达的心态。”

  众人皆是点了点头,各自回了房中。

  一觉睡醒,江小白来到若离的房门外,抬手敲了敲门。

  “若离,是我,可以进来吗?”

  里面无人应答,江小白犹豫了一下,推开了门,就见房间里空无一人。

  “又来这招!”

  这时,玉萧子几人也都来到了这里。

  “怎么了?”

  江小白道:“若离不见了,应该是去找黑帝去了。”

  众人一阵惊慌。

  “大家不必惊慌,若离应该还没有出事。”江小白道。

  普渡道:“既然决定了让她试试,那就让她放手去做吧。”

  众人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

  所有人都来到了慈航的甲板上,看向下方漆黑如墨的黑山,希望能看到什么,却只看到黑色的山脉起伏绵延,别的什么也看不到。

  ……

  “老黑子,老黑子,我来了,你在哪里啊?”

  若离手中举着一只火把,走在之前见到黑帝的地方。

  “小丫头,你还真是不怕死啊!”

  黑帝突然现身,出现在若离的身后。若离转过身来,黑帝立马用袖子遮住了脸。

  “灭掉你的火把!”

  若离赶紧灭了火,笑道:“没想到你这么大的人还怕火。”

  “我只是不愿意看到光。”黑帝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若离笑道:“上次我们聊得好好的,还没聊完,我来找你,把剩下的聊完。”

  “有什么可聊的?无聊!”黑帝冷声道。

  若离道:“无聊?你心里真是那么想的吗?那你为什么还要出来见我啊?你这个人啊,就是不肯承认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事事都要跟自己对着干!”

  “哼,你自以为你看懂人心,你个毛头丫头才几岁,本帝的心思岂是你能看得懂的?”黑帝仍然不愿意承认。

  若离笑道:“您老人家不愿意承认也无所谓,反正我心里清楚就好了。”

  “丫头,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本帝的底线,本帝的脾气可不好,一个控制不住自己,一巴掌就能把你扇成肉泥!”黑帝怒道。

  若离道:“您老要是想要杀我,尽管动手好了。昨儿我挡在小白哥哥面前,您老人家硬生生收住了那一掌,晚辈心存感激,今儿特来道谢。”

  “大可不必!你以为我是手下留情吗?”黑帝哈哈一笑,“你也太天真了。本帝只不过不愿意杀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罢了。”

  “你能看出我已经死过一次了?”若离讶声道。

  黑帝道:“不止一次,应该说是两次。两次你都没能死得了,看来老天爷并不像你那么早死了。本帝谁都不服,不过不能不服天。人力终究渺小,不可逆天而行。”

  “嘿嘿,不想杀我就是不想杀我,哪来的那么多理由。老天在哪儿呢?我看你这个地方只有黑天。”若离笑道:“老黑子,你是时候该从你的自我封闭之中走出来了。”

  “什么自我封闭?我向来就是如此!”黑帝冷冷地道,“你这个小丫头就希望把你的想法强加于人。”

  若离道:“我并不是把我的想法强加给你,而是我真的希望能够改变你。你活在这黑山之上,永远呆在黑暗里,不见天日,你能说这是一种正常现象吗?”

  黑帝道:“我叫黑帝,我不在黑暗之中,我在哪里?”

  若离笑道:“这世界应该是多彩的,有黑就有白,有恨就会有爱,无爱才会无恨。这么些年,你始终都不肯正视这些问题,你始终都在逃避。真正勇敢的人应该是那种敢正视自己的缺陷,挑战自己的缺陷的人!”

  黑帝道:“只有你们这些年轻人才会整天把恨啊爱的挂在嘴边,到了我这把年纪,什么爱与恨,全都是狗屁!”

  “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爱呢?没有爱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一个只有恨的人,那一定是他的最爱被剥夺了。老黑子,我真觉得你挺可怜的,你年少的时候失去了父母,被迫跟着一个你无比憎恨的师父学艺。你感激他好不藏私把所有绝学都传授给了你,另一方面,你又无比曾恒他杀了你的父母。学成之后,你在这种极大的矛盾心里之中杀死了你的授业师父。从那以后,你的人生便变得失去了色彩,你永远地活在了这暗无天日的空间里。”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