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近派出所的民警接到报警电话,迅速地赶到了现场了。

  此时,女澡堂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早已经穿戴整齐,倒是那几个悍妇到现在也只是用毛巾遮住了主要部位。

  江小白被平放在澡堂子的地上,静静地躺在那里,小腹微微鼓起。他刚才呛了太多的水。

  “怎么回事?”

  两个民警走进女澡堂子。

  “警察同志,不关我们事啊,是这小子突然掉进澡池子里的。”

  几个悍妇以为江小白死了,慌忙全都撇清和这件事的关系,只字不提她们之前是如何对付江小白的。

  一个民警上前一步,蹲下身来,检查了一下江小白的心跳和呼吸,顿时眉头一皱。

  “打电话叫救护车。”

  他对同事说了一句,然后立即展开急救,双手重叠按压在江小白的胸口上,用力地按了起来。

  很快,江小白的嘴巴便张开了,从口中不断地有水冒出来了。几分钟后,救护车还没到,江小白已经苏醒了。

  睁开眼睛,江小白看到自己被很多人围着,此时此刻的他感觉到了无边的虚弱感,很快就又闭上了眼睛。

  救护车很快到了之后,他被弄上了救护车。车子没到医院,他已经醒了。

  “你感觉怎么样?”

  见他醒了,随车的小护士问了一句。

  “还好。”江小白道:“就是有些头晕。”

  有一个警察也在车上,来到江小白的身旁,道:“记得之前发生什么吗?”

  “记得。”江小白看着警察帽子上的警徽,心想自己怎么那么倒霉,刚回到过去就惹上了这么一摊子事。

  “那就好,脑子没坏就行。我看你小子没多大问题,去医院做个检查,随后就跟我回所里。你犯的事情可不小。我干了快二十年警察了,这事还是头一遭遇到。”

  江小白心里暗暗叫苦,却没有办法,他能够感受得到自己此刻的虚弱,这种虚弱让他讨厌,但是他却没有办法摆脱。

  “警察同志,请问一下,你知道弓腰子村吗?距离这里远吗?”江小白问道。

  “没听说过。”警察回到了江小白的问题。

  这句话像是一盆冷水从头浇了下来,差点没把江小白火热的激情给全部扑灭。

  一个二十年的老警察,应该对于自己所处市县的环境十分熟悉,居然没有听说过弓腰子村。

  “黑帝,你个老王八,真是害苦我了。”

  江小白在心里咒骂黑帝,原以为黑帝能把他送到比较接近弓腰子村的地方,现在看来情况不容乐观。

  到了医院,医生对江小白做了一番检查,发现他并没有什么问题。检查完毕之后,两名民警就把他带上了警车。

  一路上,江小白一直看着窗外,窗外的马路上车辆竟是如此的稀少,大多数人还是骑着自行车。这十几年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身处于现在,谁能想到十三年后世界的变化会是如此的巨大。

  到了派出所,江小白直接被关在了审讯室里,那两个警察像是消失了似的,直到第二天才出现。这个时候,江小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差点就要饿死了。

  “你小子知错了没?”

  对于江小白这种行为,他们警察其实也没什么办法,犯的事不大,够不上坐牢,只能略施惩戒就把放了。

  “警察同志啊,我知错了。赶紧把我给放了吧,我要去撒尿啊。你再不放了我,我告诉你,我就尿在你们的审讯室里。”

  “你小子胆子不小啊,难怪敢跑去女澡堂子里去。”警察笑了笑,放了江小白。

  “以后别在犯事进来,再敢犯事的话,落我手里,我绝对要你难看。”

  “知道了。”

  江小白心里也是叫苦不迭,只想大喊冤枉,但谁会相信呢,他还是闭嘴吧。

  从审讯室里出来,江小白夹着腿跑到厕所里,畅快地尿了一泡尿,从厕所里走出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舒坦。

  走出派出所,外面艳阳高照,强烈的日光照的人睁不开眼睛。他本来就饿,被阳光一照,更觉得饥饿难耐,头重脚轻,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着,也不知走了多远,只觉眼前一黑,整个人便栽了下来,失去了知觉。

  “哎,小伙子,你怎么了?”

  路边摆摊的一个大姐快步走上前去,把江小白从路上拉了过来。到了树荫下,江小白感觉到好了不少。

  “哎呀,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黄啊!小伙子,你是生病了吧?”

  “饿……”

  江小白费力地睁开眼睛,嘴唇哆嗦着道。

  “饿就去买东西吃啊。”那大姐说道。

  “没……没钱。”

  江小白早已经搜过他的身上了,根本什么都没有。只有他重新把修为修到一定的程度,打开了他的虚拟空间,才能从里面取出东西。

  “没钱啊,那我也管不了你了。别妨碍我做生意,你去那边呆着吧。”

  那大姐抓着江小白的两条胳膊,把江小白拉到了不远处的树荫下,任他自生自灭。

  江小白靠着树杆上,饿的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香风吹来,江小白抬起头来,就见一个长相白白净净的女孩走到他的身前。

  “给。”

  女孩大约二十来岁,皮肤很白,五官倒也说不上有多突出,不过搭配在一起却十分耐看,给人一种清新自然的感觉。那个时候还不太流行化妆,很多女孩子出门也都是素面朝天,这样反而更加的真实。

  “谢谢。”

  江小白伸手接过那女孩递来的煎饼果子。

  “有点烫啊,慢点吃。”

  女孩并没有走开,而是蹲在地上,看着江小白狼吞虎咽。

  江小白吃的太快了,很快就噎住了,看他痛苦的表情,女孩马上意识到什么,赶紧去买了一瓶水过来。

  “来,喝点水。”

  喝了几口水下去,堵在喉咙里的东西总算是咽了下去。

  “好点了吗?”女孩的声音很温柔,温柔中透露着关怀。

  “好多了。”江小白咧嘴笑了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我遇上好人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