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生活归讨生活,这和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并不冲突。”江小白在地铺上躺了下来,枕头和被子身上都残留着小倩身上洗发露和浴液的香气。

  “我关灯了啊。”

  小倩撑起身体,按了开关,屋子里再度黑了下来。

  “江小白,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小倩睡不着,关节里的疼痛并不是一个暖水袋就能解决的。

  “我啊,流浪的,四海为家。”

  江小白没有说实话,不过流浪的确可以说是以前他的状态。

  “你不愿意说,那我也就不多问了。”小倩道:“我看得出来,你身上有种与众不同的东西。”

  江小白道:“你看谁都与众不同。我跟你说啊,你可别多说了,要不然我该以为你对我有意思了。你可别乱打我的主意啊,我可不是那种乱来的人。”

  “去你的!”

  一个枕头砸了下来,正好砸在了江小白的脸上。

  “你看你,聊天嘛,咋还生气啦。”江小白赶紧把枕头送了回去。

  “睡吧睡吧,你这人就是不正经。”

  二人不再说话,不知过了多久,全都进入了梦想。

  次日一早起来,外面依旧是下着雨,不大不小。

  “你的关节好些了吗?”江小白关心地问道。

  “还是那样。”小倩道:“等雨停了,天气晴了,自然就不药而愈了。”

  江小白道:“要不然今天就在家休息吧。你疼成这样,我不忍心让你再跟我出去。”

  小倩道:“那可不行,这一屋子的存货我一日没卖空,我这心里就一日不得安宁。我去做早饭,吃了饭咱们就出发。”

  “你还是歇着吧。”江小白劝道。

  “我歇不住。”小倩已经围上了围裙。

  “围裙给我,早饭我来。”

  江小白绕到她的身后,解下围裙,穿在自己身上。

  不一会儿,他便煮好了面条。

  “鸡蛋一人一个。今天不用为鸡蛋拌嘴了吧。”

  小倩笑了笑。

  吃了早饭,小倩发起了愁。

  “这里那么多的存货,我们怎么送过去啊?”

  江小白道:“暂时不用,今天我们先去看看,看看那家厂子能不能做。”

  二人空着手出门,转了几趟公交才到地方。这厂子很偏僻,位于东陵市的西郊。

  小倩经常来这里拿货,和这里的老板很熟悉,带着江小白很快就见到了这里的老板王志强。

  “王老板,这是我的合伙人江小白,今天我们来找你,是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

  王志强拿了根香烟递给江小白,江小白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会抽。

  “小倩啊,咱们可是早就说好了的,卖不出去的货我们是不接受退货的。”

  “我们不是来脱货的。”江小白道:“其实我们是来下订单的。”

  听了这话,王志强立马眉开眼笑,起身去给江小白和小倩泡茶。

  “不知道二位是想做些什么呢?”王志强笑问道。

  江小白道:“想在从您这儿进的那些T恤上印点图案什么的,不知道王老板您这里能不能做?”

  “能啊。”王志强道:“我们是大厂,什么都能做。”

  江小白道:“图案我已经准备好了,能不能麻烦您先做个样品给我们看看。”

  昨天晚上小倩收摊回来之前,江小白已经在纸上画好了多种图案,今天出门的时候,他带了出来。

  “这简单,不过需要一些时间。二位稍等一下,中午就在我这里吃顿便饭。”

  王志强拿着图案走出了办公室。

  “这老东西对你有想法。”

  江小白低声在小倩耳边说道。他刚才看王志强看小倩的眼神色眯眯的,哈喇子都快滴下来了。

  “我知道。”小倩道:“不过我没有给过他机会。”

  江小白道:“你以后啊,最好不要和他单独见面。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这种人卑劣的手段多得很,一不小心就会中招。”

  “你别把我当成三岁的孩子啊,我什么不懂啊。我十五岁就出来闯社会了,什么没见过。”小倩不以为然地道。

  过了半个小时,王志强回来了。

  “我已经吩咐下面的人抓紧时间去做样板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去吃饭吧。也不去别的地方了,就在我厂里的食堂。”

  王志强盛情邀请。

  小倩看了一眼江小白,征询他的意见。江小白也没多想,心想有他陪着,王志强应该不会色胆包天对小倩怎么样。

  “恭敬不如从命,那就多谢王老板款待了。”

  三人从办公室里出来,王志强走在前面,领着江小白和小倩去了他厂里的食堂。

  很快,他们就到了地方。厂里大概有三十多个人,不算大,食堂也不大,却设了一个包间,用来接待客人。

  王志强把江小白二人领到包间里,刚坐下没多久,又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介绍一下,这二位是我们厂里的产品经理和车间主任。”

  “你好,你好。”

  几人礼貌性地握了握手,坐下之后,一道道菜便端了上来。

  王志强开了一瓶酒,笑道:“没什么好招待的,食堂条件有限,二位不要嫌弃。”

  “看来我们老板对二位真的很重视啊,这酒可不是一般的酒,是我们老板珍藏的。”

  车间主任李广东笑着说道。

  王志强要给小倩倒酒,小倩却用手捂住了酒杯。

  “王老板,我不会喝酒,抱歉。”

  王志强倒是没有强求,看着江小白,道:“小兄弟,小倩不喝情有可原,毕竟是女孩子家,咱们都是大老爷们,总得来点吧。”

  江小白道:“王老板,下午还要谈事儿呢。”

  王志强道:“放心,决不让你喝多。”

  盛情难却,江小白只好让他倒了一杯。

  王志强叫来的那两个人开始轮番敬酒,这两人都是劝酒的高手,话说的滴水不漏天衣无缝,江小白只好一杯接一杯地喝,很快就感觉到醉意上涌,脑袋昏沉。

  “你不能再喝了。”

  小倩在台子下面掐了江小白一下,疼痛让江小白清醒了一下。

  “不喝了,不喝了。再喝就要醉了。”江小白笑着摆了摆手。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