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砖也很好啊,勤勤恳恳,一年也能赚个三五万的。”江小白装出一脸天真的样子。

  “除了搬砖呢,我还能在工地上捡破烂,那些废料什么的也可以卖点钱。说不定一年可以多挣个万把块。”

  李丽差点被气笑了,“小子,我问你一年赚多少钱了吗?”

  “丽姐,你刚才问了啊。你说的,你问我小子你在工地上搬砖一年能赚多少钱啊?我没记错啊。”江小白道。

  “你真是傻的可爱!”李丽一笑,看样子已经消了气了,道:“我的意思是强调你搬砖一年根本赚不了几个钱。你怎么听不懂话呢?”

  江小白摸了摸脑袋,然后又摇了摇头,“真是头大,你们城里人说话学问太大了,有时候根本听不懂。还是俺们乡下人好,说什么就是什么意思,不用去费脑经理解。”

  李丽道:“马克,我知道你没经验,刚才吓到了你。不过没关系,丽姐现在跟你好好聊聊。你过来,坐在这里。”

  李丽指了指房间里的沙发。

  “丽姐,你刚才吓到我了,一会儿你可不能再这样了啊,不然我会走的。”江小白慢慢地往沙发那边挪动。

  “瞧把你给吓的,你怎么那么胆小啊,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李丽笑着说道。

  江小白道:“俺爹说了,结了婚之后我才是男人。没结婚之前,我都是男孩。”

  “你知道为什么结了婚你就成了男人吗?”李丽笑问道。

  江小白摇了摇头。

  “一会儿姐给你解释解释。我去拿点酒来,咱们放松放松。”

  李丽扭着肥硕的大pi股走了出去。

  江小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心里已经打定了注意,今晚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李丽那头老牛把他这棵嫩草给吃了。

  李丽很快便回来了,手里拿着两只高脚杯和一瓶红酒。

  “今晚你有口福了,这瓶酒的年龄或许要比你还大,已经有二十几年了,是我花了好大价钱才买到的。”

  江小白把那瓶红酒拿在手里看了看,笑道:“这酒得一百来块吧?”

  “一百来块?”李丽真是被傻的可爱的江小白给逗笑了,“一百来块一滴你都买不到!”

  江小白道:“不可能!俺爹喝的酒都是我去买的,我们村上小店里也有卖这种酒的,我问过,说是十来块钱。你这是好酒,一百来块总该买的着了吧。”

  “这瓶酒七万多块。”李丽淡淡地笑了笑。

  “七万多块?”江小白瞪大眼珠子,“疯了吗?这酒是金子吗?”

  李丽笑道:“你就是刚从农村出来,世面见得太少。七万多块就算贵了吗?我告诉你,七十万一瓶的也不是没有。”

  江小白道:“真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富人的世界太难以想象了。他们过得是什么日子啊!喝一瓶酒都要七万多块。丽姐,你知道七万多块是一笔多大的数目不?在我们村里,七万多块是一个家庭几口人两三年的总收入。七万多块可以买好多头牛,好多头猪,都快够我盖房子娶媳妇的了。”

  “你就这点出息!七万多块算什么啊!丽姐我每天去你们店里的消费都不止这么点。”李丽道:“你就没有看过你们店里酒水的价格吗?哪有低于一千块的酒啊。”

  江小白道:“我是刚去第一天啊,还真是不知道酒水的价格。回头我仔细看看去。”

  李丽用开瓶器拔出了木塞,往两个高脚杯里面倒上了酒,然后拿起酒杯来慢慢地晃荡。

  “你也晃一晃。”

  “直接喝不就得了,晃他干什么?”江小白装着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李丽道:“红就是需要醒的,晃一晃有助于红酒快速醒好。”

  江小白一愣,盯着杯子里的红酒看了好一会儿,“什么意思?难不成说这红酒是睡着的?酒哪有什么睡啊醒了的。”

  李丽笑道:“你这傻小子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傻的可爱。我告诉你啊,这酒的醒和睡不是我们平常说的醒。醒过了酒口感会更好,明白了吗?”

  “不明白。”江小白摇了摇头。

  李丽站起身来,往江小白的大腿上一坐,笑道:“你不明白的事情多着呢,丽姐都可以教你。丽姐调教了一段时间,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丽姐,你干嘛坐我的腿上啊?我的腿哪有沙发舒服啊,你还是下来吧,你这样我怪不自在的。”江小白道。

  李丽不但没有下来,反而抬起一只手臂勾住了江小白的脖子,含了一口红酒在口中,朝着江小白亲了过去。

  江小白赶紧别过脸去,推开了李丽。

  “丽姐,你怎么又来了?刚才不是说好了吗?说好了你不强迫我的。”

  李丽叹了口气,“你这小子怎么就那么不开窍呢?我这是帮你,你明白了吗?”

  江小白道:“我不明白。”

  李丽道:“你爹跟你说结了婚才是男人,那你知道为什么结了婚以后才算是男人吗?”

  “我问我爹了,可我爹没告诉我答案。”江小白道。

  李丽道:“你爹不告诉你,姐告诉你。结了婚以后,你是不是就有老婆了,娶老婆是干嘛的?”

  江小白道:“这个我知道,俺娘说了,娶老婆就是洗衣服做饭生孩子的。”

  “你娘说的倒是没错,那你知道怎样才能生孩子吗?”李丽问道。

  江小白道:“知道啊,俺娘说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就能生孩子。”

  李丽摇了摇头,“你娘说的不对,她是没好意思告诉你。这一男一女并不是光躺在一起就能造出小娃的,必须要结合在一起才能孕育出结晶。”

  江小白道:“结晶?结合?”

  李丽道:“你想不想知道怎么结合?姐可以教你的。”

  江小白看着李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

  “还是算了吧。丽姐,我有点怕你。”

  “怕我干什么?姐又不是老虎。”李丽笑着说道,又往江小白身上靠了靠。

  江小白道:“我妈说女人是老虎,所以才害怕。”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