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在的,事情刚发生的时候,我是真想把你小子狠狠揍一顿。可我回家之后一想,那事跟你没关系啊,是李丽那娘们喜新厌旧。这也是人之常情,我能说什么呢。”

  罗伯特端起酒杯,“来,走一个。”

  二人碰了一下酒杯。

  江小白道:“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可以放下来了。”

  罗伯特道:“其实,我也早已经厌倦了李丽,这次她把我给蹬了,也是一件好事,这样我就可以去找别的女人了。伺候谁不是伺候。”

  江小白点头如捣蒜。

  “哥,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要能看得开。你这境界可真是高啊。兄弟我佩服。”

  正聊着,马六三个人也到了这路边烧烤摊,就在江小白旁边的那张桌子上坐了下来。

  三人点了一些东西。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罗伯特突然站了起来,道:“不行了,我要去撒泡尿。老弟,一起去不?”

  江小白道:“一起一起。”

  “那边有个公共厕所。走,咱们一起过去。”

  罗伯特一转身,江小白看到了他衣服下藏着的一把水果刀,顿时背脊一阵发凉。

  “果然是藏了家伙了,这孙子真是要干死我啊!”

  江小白马上向马六三人使了个眼色,这三人一晚上都在等江小白的信号,终于等到了信号,马上就跟了上去。

  罗伯特的手臂搭在江小白的肩膀上,装着像是喝多了的样子,脚下不稳,走路歪歪扭扭。

  夜店里工作的男公关,哪一个不是在酒坛子里泡出来的,那酒量岂是三两白酒能灌醉的。罗伯特下班之前并没有喝什么酒,所以江小白断定他是装的。

  那公共厕所在一个黑暗的小巷子里,这里连路灯都没有,黑漆漆的一片。

  二人走了进去,罗伯特突然用力夹紧江小白的脖子,他的真面目终于暴露出来了。与此同时,罗伯特伸手到腰后,准备把事先准备好的水果刀拔出来,谁知道一摸后腰,水果刀居然不见了。

  这厮身材高大,一身肌肉堪比健美先生,江小白是打不过他,只能出奇招。趁罗伯特惊慌之时,一把掏向罗伯特的裆部,用力地捏了一下,只听罗伯特发出一声惨叫,捂着下体跪了下来。

  但是罗伯特并没有放过江小白,他的一只手抓住江小白的手里,巨大的手劲让江小白感觉自己的手臂就快要被断了似的。

  马六三人冲了进来,看到这状况,不要江小白吩咐,三人立马冲了过去,把罗伯特按在了地上,劈头盖脸就是一通猛揍。

  若是在平时,罗伯特以一敌三,马六三个还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毕竟他在身高和力量上的优势太过明显。不过今晚他先是被江小白重创了子孙gen,又是在这狭小黑暗的空间里,他的优势完全都发挥不出来,所以很快便被揍的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抱着脑袋,保护好重要部位,随马六三人怎么收拾他。

  打了好一会儿,马六三人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这才停手。

  “哥,接下来咋办?要不要把这小子给废了?”马六征询江小白的意见。

  “废什么废啊!我罗哥就是喝多了,来,给我罗哥醒醒酒。”江小白道。

  马六一愣,问道:“怎么个醒酒法?”

  江小白道:“茅坑啊!扔进去!”

  “别别别!”

  罗伯特听到江小白要把他扔进茅坑,赶紧求饶。

  “求你们了,千万别把我扔进茅坑。马克,你牛,你狠,我服了你了。以后我再也不敢找你的麻烦了。”

  江小白看着手里的水果刀,冷笑道:“罗伯特,要不是我妙手空空,把你藏匿的水果刀给摸了,怕是现在倒在地上的就是我了吧。不对,很可能我已经是个死人了。你这家伙下手会想着留情吗?所以啊,别怪我不留情面。这个世界上,对付你这种混蛋,那就得比你更坏!哥几个,来吧,请罗爷入坑!”

  马六三人把罗伯特抬了起来,倒栽葱塞进了茅坑里,罗伯特不知道呛了多少口粪水,想死的心都有了。

  反复折磨,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江小白才吩咐马六三人把罗伯特给拎上来。

  “孙子,记住了啊,别跟我玩,你玩不过我的。以后见了我,你最好绕道走。让我发现你还有下一次,哼,我肯定会要了你的命。”

  撂下狠话,江小白便带着马六三人走了。

  从公厕里面出来,马六笑道:“今天太爽了,以前还没这么玩过谁。那小子也真是惨,这辈子怕是都要有阴影了。”

  江小白道:“听着,这办法只能用来对付混蛋。做什么事都要摸着良心,违背了良心,可以一时爽快,但总有一天会有报应的。”

  “哥,您说这话可不像是个混社会的啊。”马六道。

  江小白道:“混社会?谁能一辈子混社会?马六,咱们都要有点志向。现在年轻,敢打干杀。等你以后有了老婆孩子,有了牵挂,你还整天出去打打杀杀吗?你要是死了,谁照顾你的老婆孩子?到时候你的老婆带着孩子改嫁,你的孩子得管别人叫爹。你的老婆得每天晚上伺候别的男人。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马六三人全都沉默了,久久不语。这个问题,他们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但是却是一个在将来没有办法回避的问题。

  “哥,你跟我们以前跟过的老大都不一样。以前的老大不会这么跟我们说话。”马六叹了口气。

  江小白道:“我是为了你们好。那些天天让你们打打杀杀的老大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人啊,年轻的时候可以犯错,但是必须得想想未来。年轻是资本,但这个资本会随着时间的流失而变得越来越薄弱,直至消失。”

  “哥,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不应该混社会了,是吗?”马六道。

  江小白道:“你们都混了多少年了?”

  “三五年有了。”马六道。

  江小白问道:“时间不算短了。我问你,你们至今有什么成就吗?是攒了钱了,还是盖了房了?”

  ps:新书《都市极品妖孽高手》已经发布,每天三更,请诸位书友赏光品鉴,拜谢。新书发布,恳请诸位发表书评,投票推荐。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