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试试吧。”

  学生模样的女孩报了一下自己长穿的号码,江小白给她找了一件出来,把衣服交给了她。

  她把衣服往身上一穿,突然扭头说道:“老板,脖子那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啊?刺挠得很,你帮我看看。”

  “好嘞。”

  江小白绕到她的身后,贴了上去,看了一下女孩脖子的地方,什么也没有。

  “美女,你这里什么也没有啊。”

  “你干嘛摸我屁股啊!”

  谁知那女孩突然转过身来,甩手就给了江小白一个巴掌。江小白一愣,差点没被这一巴掌给打懵。

  “我什么时候摸你屁股了?”

  江小白根本什么都没做。

  “难道我还会冤枉你不成!”

  两个人七嘴八舌吵了起来,引来了很多人驻足围观。过了没多久,就见几个陌生男子拨开人群走了过来。

  “东哥,你可来了,他摸我屁股!”女孩看到为首的那名男子,扑进了他的怀中。

  江小白算是看出来了,自己中计了,这分明就是有人设计好了陷阱,等着他往里面跳。

  “你们故意找茬是不是?我在这里摆摊不是一天两天了,从来没有的罪过任何一个顾客,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明说了吧。”

  江小白不欺软怕硬,事情真的落到头上来了,他也绝对不躲着。

  “小子,我的女朋友你也敢调戏,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江小白冷哼一声,“我根本就没调戏她,别以为我看不出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为首的男子叫李东,是这一片的混子头目,昨天夜里被江小白几人狠揍的那几个黄毛就是他的手下。李东今天故意来找茬,就是为了教训江小白。

  看到这边的状况,马六三个人也都跑了过来,来给江小白站台。

  “哥,别怕,有我们呢!”

  李东道:“你非礼良家女子,这事要是不赔礼道歉怕是说不过去吧?”

  江小白道:“我说过了,我根本没有摸她。”

  李东道:“那我女朋友为什么要冤枉你呢?你们素不相识,她跟你能有什么深仇大恨?”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发生这种事情,大家本能地会偏袒女方,对江小白难免会指指点点。

  “看到了吧!公道自在人心,大家都说你敢做不敢认。”

  李东这个家伙做事和一般的混子不同,他认可的行事作风是师出有名,所以才先安排他的马子来江小白这里买衣服,然后诬告江小白,最终他再带着人出现。

  “放你niang的狗屁!我嫂子要比你马子漂亮一万倍,我哥干嘛摸你马子的屁股!少在这里讹人,赶紧滚蛋!”

  马六恶狠狠地瞪着李东。

  “看来今天这事是没得商量了是吧?”李东冷笑一声,道:“那就别怪我拆了你的摊儿!”

  他一挥手,早就摩拳擦掌的几个家伙马上冲了过来,操起家伙就往江小白的摊子上砸。马六三人要冲过去阻拦,却被江小白给拦住了。

  “让他砸吧,反正是衣服,砸不坏。”

  看得出来这伙人就是有意来闹事的,真和他们硬碰硬,只会把事情闹得更大,那岂不是正中他们的下怀。

  李东原以为江小白肯定会阻止他们,那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痛扁江小白,谁知道江小白压根什么都没有做。这让李东有些恼火,他命人把江小白摊子上没卖掉的衣服堆起来,然后掏出打火机,竟然一把火把剩下的衣服给点了。

  “哥,这你也能忍!”

  马六三个都要气炸了。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心想衣服反正已经烧了,现在和他们动手,那又能怎样呢?

  见江小白依然沉得住气,李东有些恼火,他怎么激江小白,江小白都不为所动,这让他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全都失去了借口。

  周围围观的人已经开始对李东的所作所为指指点点,他们都看出来了,江小白一直很克制,而李东的所作所为分明就是流氓行径。

  风向正在转变,李东听到一声声指责进入耳中,面色正在变得狰狞。他索性撕下伪装,大吼一声:“都tm给我滚!”

  众人看到他这样,吓得全都躲开了。

  “小子,昨夜我的几个兄弟折在了你手上,今儿你要是不拿出个三万块钱出来,我跟你没完!”

  江小白道:“你总算是露出了真面目。不知道怎么称呼啊?”

  “连老子的名号都没听说过吗?你tm怎么在这片混的!老子叫李东!”

  马六皱了皱眉,在江小白身后小声地道:“哥,他就是黑虎东,据说是胸口纹了一个很大的黑虎,因而得名,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角色。”

  “黑虎东是吧?”江小白道:“你的几个兄弟为什么没出来,你应该去问警察,干嘛找我来兴师问罪?”

  “小子,你脑子是被驴踢了吧?你跟我讲道理,我是什么人?我是黑虎东啊!你跟我讲道理会有用吗?”

  黑虎东手持棒球棍,指着江小白的脸。

  “一句话,三万块你给不给?给了,从此以后风平浪静,你我之间相安无事。不给的话,从今而后,这条街不会有你的立足之地。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一下。”

  “不用了,我已经考虑好了。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江小白笑道:“有种你就来打我啊!”

  他已经看出来了,今天这事是不可能善了的了,他可不是一个可以被人骑在头上的窝囊废。

  “老子这就给你脑袋开瓢!”

  话音未落,李东手里的棒球棍已经朝江小白的脑袋上砸了下来。江小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那棒球棍落下,突然一抬手,就这么抓住了棒球棍。

  李东奋力想要把棒球棍给抽回来,但是却无济于事。他意识到碰到了硬茬。

  “孙子,过来吧!”

  大喝一声,江小白一用力,李东就被他拉了过去,掐住了脖子。

  李东的几个手下见老大被擒,瞬间全都安分了下来。

  “黑虎东,这是你要的结果吗?恐怕不是吧。”

  黑虎东想说话,但是被江小白掐住了脖子,根本说不出话来。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