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瞎开玩笑,我只是觉得她可怜,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要不是总想着不劳而获,靠男人过日子,哪会有这些凄惨的事啊。”

  孙权斌大发感慨,在这个社会上,无论穷富,只有自食其力的人才是值得尊敬的,也只有自食其力,才不会患得患失,才能吃得香睡得着。

  把孙权斌送回家之后,江小白便回了宾馆。刚到宾馆,小倩便打了电话过来。

  “你什么时候从省城回来呀?”

  江小白道:“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结束,我还要再过一段时间。”

  “那具体回来的日期有吗?”小倩问道。

  江小白道:“暂时还不确定,怎么了,是公司有什么事吗?”

  她听得出小倩的声音里面好像流露出了低落的情绪,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公司一切都好。”小倩道。

  江小白道:“那就辛苦你们了,我会争取尽快处理完这边的事情,然后马上就回去。”

  “你别太着急,定心把那边的事情处理好。”小倩叮嘱道。

  接连两天,罗小美那边都没有消息传来。这让江小白觉得这条线索可能希望渺茫,他去了孙权斌家,打算和孙权斌商量商量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实在不行,我们只能去找曾经被魏子贤侵权的那些受害者,大家联名起诉他。就算是诉讼失败,那么多人起诉他,也足可以让人看清楚他魏子贤的人品。”

  “这不是个好办法,关键是那些人愿意跟我们合作吗?他们之前没有起诉,事情过去了那么久才起诉,会有人相信吗?别人会说他们别有用心。”江小白问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到底怎么办啊?难道就让那个恶人逍遥法外吗?”孙权斌的情绪显得有些急躁,他对魏子贤的恨比天高比海深,恨不得魏子贤坠入十八层地狱之中。

  “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们还需要等待时机。”江小白倒是非常淡定,他来省城之前也没想过能在短时间内搞定魏子贤,就算是正式开始诉讼,想必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他作恶多端,我想一定会留下马脚,我们还需要细心地去寻找。”江小白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魏子贤在外面这样乱搞,他老婆就没有意见吗?”

  孙权斌冷哼一声,“他们两口子可以说是一对奇葩,没多少感情,甚至是没有感情,但是却在一起过日子。两个人各玩各的,各自有各自的公司。”

  江小白问道:“那她是做什么的?”

  孙权斌道:“魏子贤她老婆也是搞设计的,两个人据说是大学同学。我还听说魏子贤能发家,一开始主要是靠了老丈人的关系。后来老丈人退休了,他也混得有模有样了,就不把老丈人放在眼里了。当时他老丈人病危,他老婆给他打电话,他没接,让我接的。当时我们在外地出差,这件事我记得非常清楚。他让我告诉他老婆,就说有非常重要的生意要谈,其实当时的那个生意根本就不重要,他在不在,我都有信心谈下来。”

  江小白道:“连老丈人快死了喊他回去,他都不回去。这个人是到底有多冷血啊?”

  孙权斌道:“奇怪的是,他们两夫妻的日子还是照常过,这么多年了,也没离婚。”

  江小白问道:“如果让你跟一个没有感情,甚至看上去很讨厌的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你会是什么感觉?”

  “生不如死吧。”孙权斌笑道:“可我不是他们,那两个奇葩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一点都不清楚。”

  江小白道:“他们虽然是奇葩,但有些地方和你我都是一样的。他们之所以还能够生活在一起,肯定是有别的原因。我们或许可以从魏子贤的老婆那边下手,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你打住!千万别有这个想法。”孙权斌道:“你没接触过那个女人,你压根就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人。说实话,我在魏子贤的公司工作了几年,最怕见到的不是难缠的客户,而是他的老婆。哦,那个女人,简直就是一块冰,离她八米远,也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

  根据孙权斌的描述,江小白可以想象出一个冷若寒冰的女人的模样。

  “她的冷并不是那种高冷,我见过的高冷的女人不少,有些还特别有气质,非常有魅力。魏子贤老婆的冷是一种阴冷,你和她对视的时候,你会感觉自己浑身的汗毛都起来了,有种瘆得慌的感觉。”

  江小白道:“我能想象到那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问题的关键是,魏子贤为什么能够忍受她?以他今时今日的社会地位,完全可以和她离婚啊。”

  “这我不知道。”孙权斌连连摇头,“我只知道他们之间没有感情,两个人各玩各的,互不干涉。”

  “一定是有什么共同的利益把他们捆绑在了一起。”江小白道:“如果我们能让他们两个反目成仇,那么一定会很有趣。后院着火,我倒要看看魏子贤怎么应付。”

  “你如果要见那个女人,那只能靠你自己,我是帮不了你的。”孙权斌道:“我也真的不想见她。”

  江小白道:“你只需要告诉我她的公司在哪里就好。”

  孙权斌给了江小白一个地址,“这就是她公司的办公地点,你可以去找她,但我相信你只要去了一次之后,你肯定不会再想去第二次。”

  “先接触看看吧。”江小白道:“罗小美那边你盯着点,说不定她什么时候就会想通了。”

  “我知道,我的手机24小时开机,只要一有消息,我马上就会通知你。”孙权斌道。

  江小白起身离开,直接开车去魏子贤的老婆俞美娜的公司。俞美娜也是设计师出身,现在经营着一家服装公司,品牌推广得还算不错,公司的业绩年年都在提升。

  奇怪的是,她的公司和魏子贤的公司之间却从来没有合作过。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