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那次经历,俞美娜仍然心有余悸,那是她这辈子的转折点。她时常会在想,自己上辈子到底是做错了什么,竟然会在这辈子遭到如此报应。

  在俞美娜大四的一天,作为同学的魏子贤邀请俞美娜参加他的生日聚会。毕竟都是同学,俞美娜也没多想,就答应了下来。

  当天的生日聚会,魏子贤邀请了很多同学。当时毕业在即,大家都有些伤感,所以都喝了不少。在那样的环境下,俞美娜没有能够控制住自己,也喝了不少的酒。

  她的酒量很差,聚会结束的时候,她已经走不动路了。魏子贤送走了其他同学,然后回到包厢里面。他并没有把俞美娜送回学校,而是带着俞美娜去了他在校外租的房子里面。

  魏子贤用那玩意控制了俞美娜,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俞美娜失去了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她只能像一条狗一样摇尾乞怜,乞求魏子贤赐给她那玩意。

  她完完全全被控制了,被魏子贤玩弄于鼓掌之中。魏子贤命令她和男朋友分手,纵然俞美娜心中有千万个不舍,但最终还是和他分了手。

  俞美娜成为了魏子贤的女朋友,大学毕业之后,魏子贤便和俞美娜的家人见了面。她的家人本来看不上魏子贤,但是在俞美娜的坚持下,他们也没有办法。他们并不知道女儿被魏子贤用那东西给控制了。

  后来,魏子贤出国留学,资助他的人就是俞美娜的父亲。俞美娜的父亲从一开始的反对到被迫接受,后来只想着自己女儿的男人能有出息,所以拿了很多钱出来给魏子贤在欧洲游学。

  回国之后,魏子贤和俞美娜结婚。婚后,他又从老丈人那里拿了一笔钱,成立了他的公司。至始至终,他一直都在利用俞家,一直在利用俞家来实现他的各种目的。

  “他现在功成名就,已经成为了人上人,他为什么还不和你离婚呢?现在的俞家对他而言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啊。”江小白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俞美娜道:“他不敢和我离婚,因为我知道他一个天大的秘密。”

  江小白道:“是什么秘密?”

  “你为什么那么感兴趣?”俞美娜起了疑心。

  江小白耸了耸肩,道:“我就是感兴趣而已,你得对我说实话,否则的话,我就让警察来把你带走。进了局子,我看你那玩意的瘾发作了谁来救你!”

  “别,千万别。”

  俞美娜叹了口气,道:“其实魏子贤和我一样,也是个瘾君子。”

  江小白一怔,“你说的可是真的?”

  俞美娜道:“千真万确,是他先染上的这东西,后来才用这东西控制了我。他不敢和我离婚,就是担心我会把这件事宣扬出去。知道他是瘾君子的,只有我一个人。”

  江小白道:“我很不理解,你们离婚,对你们两个而言都是解脱,你为什么不想和他离婚呢?他那么对你,难道你不恨他吗?”

  “恨!”俞美娜道:“我做梦都想杀了他!可我没办法离开他,我需要他为我提供那东西。没有了那东西,我一天也熬不过去。”

  江小白叹了口气,“你真是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你为什么不能下定决心把那东西给戒掉?”

  “你说得轻巧!那东西是那么容易就能戒掉的吗?”俞美娜道:“你要是染上了,你就不会那么说了。再那东西的面前,一切的坚毅都是窗户纸,一捅就破。”

  江小白道:“你应该去戒毒所,那里有专业的人,他们会帮助你把那东西戒掉的。”

  “你还是杀了我吧!我宁愿死,也不愿意去那个地方。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想要戒掉,就只有硬扛这一条路可走。”

  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俞美娜了解的要比江小白多得多,她不是没想过戒掉,不过每一次都以失败而告终。当那瘾发作的时候,她根本就组织不起任何的抵抗力,每一次立下的誓言都会成为一次又一次破戒的笑话。

  “你得离开他,要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过得好。”江小白道。

  “没办法,我是离不开了,这辈子就这样吧。只有他能给我那东西,没有那东西,我会生不如死的。”俞美娜已经成为了魏子贤的奴隶,魏子贤用那东西死死地控制了他。

  冷少锋叹了口气,微微摇头,转身而去。

  他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至于俞美娜会怎样,那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

  开车去了修理厂,把车子破损的地方稍微修了修。修好之后,冷少锋便去了孙权斌家。

  “这么快就又来了,是有消息了吗?”孙权斌问道。

  江小白道:“我见到俞美娜了。”

  “她是不是拒绝你了?”孙权斌问道。

  江小白摇了摇头,“我根本就没有和她谈合作。”

  “为什么啊?你找她不就是为了谈合作的嘛。”孙权斌很不理解。

  江小白道:“我们不能在那女人身上寄一点点希望,她根本就是魏子贤的奴隶。”

  “你什么意思?”孙权斌听出江小白话中有话。

  江小白道:“她嗑药,你知道吗?”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孙权斌很惊讶。

  江小白道:“不仅仅她嗑药,你的前老板也嗑药。两个人都是瘾君子。”

  孙权斌道:“不会吧?我看魏子贤一直精神抖擞的,看不出像是嗑药的啊。”

  江小白道:“他隐藏得好罢了,要是能让你看出来,他就不是魏子贤了。”

  孙权斌道:“如果这是真的,那我们对付魏子贤就容易多了。”

  江小白道:“只要把他控制起来,到了瘾上来的时候,他肯定会乖乖听话的。”

  孙权斌道:“是啊,不过这违法啊。我们没有权利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江小白道:“哼,这世上违法的事情多了,魏子贤就干了不少,他还不是风光无限。老孙,你的胆子太小了。”

  孙权斌有些担忧。

  “算了,我自己干吧。我看带上你也是个累赘。”江小白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