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魏子贤背后冷汗都下来了,他吸食那东西,没几个人知道,而江小白是怎么知道的呢?

  这可真是要了命了,魏子贤的七寸被江小白给找到了。这是他最大的秘密,这个秘密一旦被公开,魏子贤将声誉扫地。

  “是不是胡说,等你瘾犯了之后就知道了。”江小白笑道。

  魏子贤有点绷不住了,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江小白也不说话,看着眼前燃烧的火堆,听着火堆里传来的“噼噼啪啪”的声响。

  他在和魏子贤比耐心,他知道魏子贤绝对比不过他。

  果然,半小时之后,魏子贤就绷不住了。

  “兄弟,你放了我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真的,只要你肯放了我。”

  江小白道:“我早就说过了,我不要钱。”

  “哪有人是不喜欢钱的?兄弟,我知道肯定是你想要的更多。这样吧,你说个数出来,我绝不还价。”

  事到如今,魏子贤还认为江小白是想要钱。

  江小白叹了口气,道:“你这个人啊,聪明是聪明,但有的时候真的也挺蠢的,你把所有人都想的跟你一样,这是你愚蠢的地方。”

  魏子贤道:“我也是一步一步从社会底层爬上来的,我知道没钱的痛苦。兄弟,说个数吧,我肯定能满足你。”

  “闭嘴吧你!”

  江小白冷哼一声,不再搭理他。

  魏子贤依旧是说个不停,他知道时间不多了,一会儿一旦犯瘾,他会痛不欲生。

  留给魏子贤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要尽快脱身,否则他会像一条狗一样跪在江小白的面前求他。

  实在是不胜其扰,江小白直接站了起来,走出了小屋,站在外面。

  魏子贤手脚都被捆了,没办法出去,心急如焚。

  凌晨三点多钟,魏子贤的瘾终于犯了,满地打滚,痛苦不堪,眼泪鼻涕一起下。

  “快放了我,放了我啊!”

  “我求求你了,放了我吧,放了我吧。”

  “不放了我,我会死的,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吧。”

  ……

  在车里睡觉的孙权斌听到了动静,赶紧下车跑了过来。

  “怎么了这是?瘾犯了?”

  江小白点了点头,道:“把咱的设备拿来,可以开始了。”

  “好,我这就去拿。”

  孙权斌回到车里,把摄像机拿了过来。

  魏子贤满地打滚,痛苦不堪,满脸都是眼泪和鼻涕。看到他这般,孙权斌忍不住叹了口气。

  “那东西真是害人啊,把好好的一个人折磨得跟鬼一样。”

  江小白道:“所以一定碰那玩意,一旦沾上就完蛋了。”

  “我们开始吧。”孙权斌道。

  江小白点了点头,道:“魏子贤,现在我要问你一些问题,你如果老实交待的话,我可以放你离开。”

  “求你,求你快放了我吧。”魏子贤快要不行了。

  “听着,你要告诉我,你究竟抄袭过多少人的作品。不要急,一件件数出来。”

  事到如今,魏子贤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之前打死他也不肯说的事,现在只要让他听到可以放他走,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

  其实魏子贤还是有一些才华的,他刚开始起步的时候,那些作品的确都是他实打实做出来的,是到了后面,功成名就之后,心思才渐渐脱离了专业。

  他前前后后共抄袭过五个人的作品,其中有三个人都是他公司的员工,另外一个是他做客座教授的学院的学生的作品,最近抄袭的则是江小白的作品。

  “好了,不用录了。”

  江小白看了一眼孙权斌,孙权斌停止了拍摄。

  他把魏子贤身上的绳子解开,道:“你自由了,很快我就会起诉你。我希望在法庭上见面的时候,你能对你的最新供认不讳,争取个宽大处理。别忘了,我手上有你的黑材料。一旦我手上的东西公布出去,你就完蛋了。”

  “求你们送我过去,送我到我的车子那里就可以了。我车上有那玩意,我需要那玩意,我就快要死了。”

  “可以。”

  江小白爽快地答应了。

  很快,他们就把魏子贤送到了他停车的地方,魏子贤一下车,就朝他的车冲了过去。

  “我们走吧。”

  江小白开车离去。

  回到城里,江小白道:“赶紧回家把相机里面的东西导出来,然后存到网上去,然后去宾馆找我,不要在家里待着。”

  “怎么啦?”孙权斌道。

  江小白道:“咱们两个的生命都有危险,我们得马上离开。魏子贤的黑材料在我们手上,他肯定会疯狂反扑的。省城已经不安全了,我们得尽快撤离。”

  “去哪儿啊?”孙权斌道。

  江小白道:“去东陵市,到了那里,咱们就安全了。”

  “那是你的地盘,我跟着你过去干什么。”孙权斌道。

  江小白道:“你还想不想做设计师了?如果你跟我过去,你会成为我公司的一员。我不要要求你什么,只要求你在你的领域发挥出你的特长。”

  “真的?”孙权斌激动死了。

  “当然是真的!”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孙权斌家的楼下。到了楼上,孙权斌马上把相机里的东西导了出来,上传到邮箱里面。随后,他便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跟着江小白离开了。

  车子刚出小区,他们便看到了一辆车。

  孙权斌吓出一身冷汗,道:“那天抓走我的那几个人就开那款车,应该是魏子贤派他们来的。”

  江小白道:“看来宾馆也有可能不安全了。押金不要了,我不回去了。”

  “车子你总得还吧?”孙权斌道。

  “不用。车子可以到东陵市还,他们全国各大城市都有店,在哪里还都一样。我们现在直接去东陵市。”

  有了决定,江小白直接开车出了城,一直到上了高速,他的心才安定下来。

  “魏子贤应该不会追上来了吧?”

  江小白道:“应该是,他应该还在城区里面搜索咱们。”

  孙权斌道:“他会不会派人去东陵市啊?我有点担心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