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哎哎,你们公司谁负责网络这一块啊?赶紧快过来给我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宁小风站在办公室里大声嚷嚷,所有人都对他很反感。

  “什么情况啊?”

  宁小风看着小倩,“姐,你这公司什么情况啊?你到底是不是老板啊?他们怎么一点都不把你放在眼里呢?”

  “你消停点!去我办公室的电脑上看看,别在这儿打扰别人工作。”小倩喝斥道。

  宁小风进了小倩的办公室,总算是消停了下来。

  “宁叔,你还记得我不?”

  杨晓宁端着茶杯走了过来,把一杯热茶送到宁德胜的手里。

  宁德胜看着杨晓宁,道:“姑娘看着有些眼熟啊。”

  杨晓宁笑道:“宁叔,我就是你们村子旁边杨家村的啊,小的时候我还去过你们家呢,我和小倩是同学,后来一块儿出来打工的。”

  “哦,我想起来了,你爹是不是叫杨来喜?”宁德胜笑道。

  “是啊是啊,杨来喜就是我爹,你们也认识啊?”杨晓宁很会攀关系。

  宁德胜道:“我们当然认识,多少年的老朋友了。年轻的时候,我们就一起走南闯北过。”

  “那太好了。您和我爹一起共事过,现在我和小倩也一块儿共事,这都是缘分啊!”杨晓宁笑道。

  老乡见老乡,格外的亲切。宁德胜和杨晓宁在办公室里聊得火热,欢声笑语充斥着办公室的每一个角落,丝毫不顾及在办公的员工。

  “爸,到我办公室去看看。”

  小倩拉走了她的父亲。

  江小白没有跟着去,他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小倩的办公室里,宁小风正在打着游戏,声音开的很大,整个办公室里回荡着游戏里轰隆隆的音乐声。

  “爸,你们怎么一声不吭就找我来了?”小倩质问道。

  宁德胜道:“这不是你弟弟非要来嘛,我们心想就给你个惊喜。”

  “这是惊喜吗?这是惊吓。”小倩对于他们的到来很不高兴。

  宁德胜把脸一板,冷哼一声,“丫头,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不把你爹放在眼里了是吧?你爹千里迢迢来看看你,你就这态度?”

  小倩道:“你是来看我的吗?别把话说的那么好听,要不是有其他目的,我就是死在外头了,你也不会来看我一眼。”

  “还反了你了!”

  宁德胜脱下脚上的旧皮鞋,拿着旧皮鞋就往小倩的身上打去。他儿子就算是动手打他,他都不会骂儿子一句。至于这个女儿,他向来没有好脸子,刚才是当着外人的面,他不好发作,现在没有旁人,宁德胜说打就打。

  小倩的左脸结结实实地挨了她爸一鞋底,半边脸立马就肿了起来。宁德胜丝毫不顾及小倩是个刚刚出院的病人,从小到大,他就没有把小倩当成是自己的女儿。在他眼里,儿子是宝贝,女儿连根草都不如。

  小倩捂着火辣辣的左脸,眼睛里泪水打着转。

  “爸,这就是你所谓的千里迢迢来看我是吧?我看你千里迢迢就是为了来打我的。我有时候真的想不明白,我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对待我?从小大大,有好吃的,你全是给小风吃,有好玩的我连碰一下都不能。十五岁你就把我赶出家门,让我到外面打工赚钱。你只知道每个月打电话来问我要钱,从来没有问过我在外面过得怎么样,连一句嘘寒问暖都从来没有过。在你心里,我是不是连家里的牛羊都不如?”

  这么多年有很多话一直憋在小倩的心里,今天他终于全都说出来了。

  “少跟我说这些没用的!”

  宁德胜道:“你是我女儿,我是你老子,老子想怎么对你就怎么对你。死丫头,敢这么对你老子说话,这要不看是在你的公司里,我非打死你不可!”

  一旁的宁小风不闻不问,眼睛里只有电脑游戏,正玩得起劲。

  小倩道:“既然你说是来看我的,现在你也看到了,你们可以回去了吧。我这就找车送你们回去。”

  “不急。我们这次是有事来的。”

  宁德胜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脱了鞋子,盘腿坐在沙发上,把办公室里搞的全都是脚臭味。

  “眼下你弟弟书也不念了,他年纪也不小了,你既然自己开了公司了,就让他在你的公司帮忙。你是他姐姐,为他做点什么是应当的。我们家到了他这一代,就只剩下他这么一个男丁,全家人都得为他而努力。”

  “他还是回去上学吧。读书的机会很宝贵,浪费了迟早是要后悔的。”小倩道。

  宁德胜道:“他不是读书的料,在学校也是惹是生非,和一群不三不四的小流氓混在一起。你带着他历练历练,兴许能让他快点成熟起来。嗯……既然你是老板,那就让他当个副总吧。毕竟是你亲弟弟,总不会害你,把重要的职务给他,那是不会有错的。”

  “副总?”

  小倩冷笑一声,“爸,你知道副总要做什么吗?小风他又会什么呢?”

  “我不知道副总要干什么,但我知道我儿子你弟弟是块好料子,他顶聪明了,什么事都能做得好。”宁德胜偏心偏得太厉害了。

  小倩道:“他要是什么事都能做好,为什么不回去把书读好?书中自有黄金屋,读了书出来,以后有的是找好工作的机会。”

  “他的心思不在读书上嘛。”宁德胜用手里的臭皮鞋指着小倩,“死丫头,你是不是不愿意帮你弟弟?老子把你养大,你要是连你弟弟都不帮,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就当没养过你这个死丫头!”

  小倩深吸了一口气,长期以来对于父亲的恐惧让她此时有点害怕面对宁德胜,但她知道这个时候她必须得坚持原则,否则的话,以后这个公司真的要完蛋了。

  “你就算是打死我也没用,这公司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只是个股东,我说了不算。你们还是回去吧,我给你们买车票。该给家里的钱,按月我会打过去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