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为那货能学会吗?”江小白笑问道。

  许剑摇了摇头,“他的玩心太重,根本定不下心来。”

  江小白道:“你和我的看法是一样的。我那么做,就是为了让他知难而退,让他知道在这个公司是不好混的,让他主动离开。”

  许剑道:“那倩姐和她爸不会有意见吗?”

  江小白道:“小倩支持我那么做,她已经意识到公司不能那么下去。至于她爸,管他干什么。我知道你们最近情绪都不高,先是杨晓宁,后又是宁小风,这两个人搞的你们做事情都没什么动力。不过你们放心,我们拎得清楚,对公司没有用的人肯定是会被清退的。”

  许剑道:“我们倒还好,就是看到你和倩姐吵来吵去,感觉很不是滋味。以前没做公司的时候,气氛可比现在要好。”

  江小白道:“是啊,事情都是这样的。以前的工作室很小,事情也很少,所以矛盾就也少。现在有了公司,有些没变,有些却在改变。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在改变,发生矛盾是正常的,关键是看怎么解决矛盾。”

  “我们都对公司的未来很有信心。”许剑道。

  二人在公司附近的小饭店里吃了晚饭,晚饭过后,许剑回学校去了。江小白又折回了公司,他要看看宁小风到底在干什么。

  刚从电梯里出来,他便听到了公司办公区传来的游戏里的轰鸣声,走过去一看,宁小风把拖把放在一旁,正全神贯注地打游戏。

  江小白走了过去,宁小风都没有发现他,玩得正起劲。

  “MD会不会玩啊!真是猪队友啊!”

  宁小风边玩边骂,吐沫横飞,喷的显示器上都是他的口水。

  江小白默默地拿起拖把,开始拖地。宁小风正玩着游戏,突然眼角余光看到个人,扭头一看,看到是江小白,吓得跳了起来。

  “江……江总,您不是回家了吗?”

  江小白不说话,依旧在拖地。

  宁小风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然后上前去抓住江小白手里的拖把,道:“江总,还是我来吧。”

  “您老还是继续玩游戏吧。”江小白道:“以后你就把我这里当网吧,我按小时收费,两块钱一小时。”

  “江总,我就是一时没忍住,我跟你保证,我以后决不再玩了。”宁小风道。

  “你这种人的保证有用吗?我记得下午你刚跟我说过同样的话吧?”江小白气得半死,“宁小风,你让我对你失望透顶。”

  “江总,我觉得你就是故意针对我。”宁小风道:“你明明都下班回去了,怎么又回来了,肯定就是来查岗的?”

  江小白道:“我的包丢在了办公室里,我回来拿个包不行吗?宁小风,你不从自身找原因,还说我故意刁难你。我真要故意刁难你,我直接把你开除了!”

  “你敢!你要是把我开除了,我姐不会饶了你的!”宁小风道:“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杨晓宁跟我说了,她说我姐在公司的股份和你一样多,你们是平级!我告诉你,你别以为能欺负我。从小最疼我的就是我姐,是她把我带大的。你敢开除我,你看看我姐答不答应。”

  宁小风就是个混不吝,杨晓宁那个大嘴巴,把什么都跟他说了,这小子现在有恃无恐。

  “我还知道,要不是我姐当初收留你,你早就饿死了。我告诉你,你应该对我们姓宁的感恩戴德!不要以为你是老板,我姐也是老板,和你平起平坐,你没资格管我!在学校的时候,我们班主任管我,你知道他的下场吗?”

  江小白道:“咋地,你是把他的车胎给扎了?”

  宁小风冷笑道:“那也太小儿科了。我们把他毒打了一顿,然后扔进了茅坑里!”

  宁小风其实根本不是自己辍学的,而是被学校开除的。他殴打班主任,事情闹得太大,学校把他给开除了。宁德胜觉得说出去难听,连小倩都瞒着,跟谁都说是他儿子不想上学了。

  “你是不是也打算把我扔进茅坑啊?”江小白道。

  宁小风道:“我暂时倒还没有这想法。不过你不要得罪我,我的一帮兄弟也都准备来东陵市找工作,等我们七兄弟到齐了,哼,你敢这样对我,我分分钟叫你跪下唱征服。”

  “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啊?”

  江小白实在是气的很,瞪着宁小风,“来来来,让我看看你的厉害!七兄弟是吗,我看是七条狗吧!”

  “MD!你敢侮辱我兄弟!”

  宁小风上来就是一拳,直奔江小白面门去了。江小白冷笑一声,脚下一动,便侧身让开了,随后屈膝一顶,正中要害。

  宁小风捂着裤裆跪了下去,五官扭曲,满脸痛苦之色。

  “到底是谁跪下唱征服啊?”

  宁小风疼得说不出话来。

  “跟我耍横,老子耍横的时候,你TM还不知道在哪儿撒尿玩泥巴呢!来,现在就给我唱征服!”

  江小白挥舞着拖把,狠狠地在宁小风的背上来了几下。

  “你到底唱不唱?”

  “别打了,别打了,我唱。就这样被你征服,且忘了所有……”

  “大声点!我听不到!”

  宁小风嗓子都喊哑了,边哭边唱。

  “回去我告诉我姐去。你太欺负人了。”宁小风抹着眼泪。

  江小白道:“你告诉去好了。小子,我告诉你,你在我公司一天,我就管你一天。除非你不在我公司了,那你就跟我没关系了。”

  宁小风站起身来,哭着跑了回去。

  江小白马上给小倩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这边的情况,让她做好应对准备。

  宁小风回到家,小倩已经睡下了,房门反锁。

  “姐,你要给我报仇啊,姓江的打我,还让我跪下唱征服。我的面子丢光了,我不要活了。”

  小倩就当没听见,躺在床上,只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并不搭理宁小风。

  宁小风哭了好久,伤心极了。从小到大,他也没被人这样对待过。第二天一早,快九点了,宁小风还不起床。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