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喝了口酒,摇了摇头。

  “其实那件事对他的打击虽然很大,但我认为那不是他选择回来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他妈妈的病。小超子是个很孝顺的孩子,自从他妈生病之后,无论工作多忙,隔三差五总要回来看看。后来有了那个事,他妈妈知道后病情加重了。现在卧床不起,小超子就留下来照顾她。唉,真是个孝顺孩子啊。”

  越聊越多,江小白对于贾云超的了解也就越来越多。

  离开之后,江小白不禁心想,如果他能帮着贾云超治好他母亲的病,那么以贾云超的个性,为了报答他,肯定会愿意出山帮他的忙。

  现在的问题是,他不知道贾云超的母亲得了什么病,也没办法接近贾云超的母亲。

  必须得想个办法,先取得贾云超的信任,然后才能再谈给他母亲治病的事情。

  江小白想到了从王大爷的垃圾站弄来的那个八卦盘,八卦盘里面蕴藏的灵气是治病的灵丹妙药,只要把那里面的灵气输送到贾云超老母亲的体内,老人家的身体自然便可不药而愈。

  有个很残酷的事实摆在江小白的面前,他给贾云超的初次印象很不好,如果以现在的这个身份去见贾云超,贾云超必然以为他有所图谋,因而对他有所防备,根本不会给他机会。

  想了想,江小白觉得自己只有乔装易容才能接近贾云超,否则的话,贾云超根本不会给他机会。

  没有直接回酒店,江小白在外面买了好些东西,然后才回去。他买齐了需要易容的东西。

  从门房老头那里得知,贾云超喜欢在附近的一个公园遛弯散步。第二天一早,江小白易容成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背着一把长剑来到了公园,在公园里面练起了太极剑。

  他昨天晚上已经找好了几个托儿,等到看到贾云超走进公园之后,江小白便停止了舞剑,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老先生啊老先生,可算是找到你了!”

  这个时候,一个中年人跑了过来,噗通往地上一跪,直接跪在江小白的面前。

  “咦,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

  “我不起来!您对我们家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只好给您磕几个头。”

  “开什么玩笑!老朽受不起!”

  江小白托着那人的手臂,那人怎么也跪不下去。就在一旁的贾云超恰好看到了这一幕,心想这老头有几分能耐,能把一个正当壮年的汉子单手托住。

  “老先生,我老爹吃了你给开的药之后,果然好了不少,现在已经能够下床走路了。我老爹瘫在床上好几年了,生不如死啊,要不是你,还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江小白道:“有效就好。你父亲刚刚恢复,需要多做做运动,五禽戏,八段锦,太极什么的都可以练一练。你们要多抽出时间陪陪他。亲人的陪伴会是他恢复的最大的动力源泉。”

  “一定一定。老先生,我找到你,还有个问题想要问你。我父亲的药还要继续吃吗?”

  “要的。不过现在改为两周吃一帖药。”江小白道。

  “老先生,我给你点钱吧。”

  说着,那家伙便从口袋里掏出个鼓鼓囊囊的信封,“这是我们全家的一片心意,数目不多,请您笑纳。”

  江小白道:“你们的心意我领了,钱我不收的,回去吧。”

  “你就让我们表表心意吧,您什么都不要,我们实在是过意不去啊。人情债最难还。老先生,求你啦。”

  略一沉吟,江小白道:“那好,我就收你两百块钱作为诊金,其余的多一分我都不要。你要是再跟我说着说那,休要怪老朽翻脸不认人!”

  “这……两百块也太少了吧。”

  见江小白生气了,那人马上从信封里抽出两张钞票出来。

  “这是给您的两百块钱的诊金。您真是活菩萨啊,除了对您的满心感激之外,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走吧走吧,别妨碍我练剑了。”

  江小白挥了挥手,那人只好离开。

  过后不久,江小白又开始练起了太极剑。贾云超看了一会儿,便走开了。

  他并没有指望一天就能钓到贾云超这条大鱼,贾云超是个精明的人,不会那么轻易上当。

  接连几天,江小白都用同一个套路来对付贾云超。总是在贾云超进入公园的时候,他的戏就开始上演。这几天贾云超每次都很认真地看着他。

  大概一个星期之后,贾云超终于主动和江小白说起了话。

  “老先生,你好啊,您的气色真是不错。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啊!”

  “哼,又是个拍马屁的!你是有事求我吗年轻人?”江小白冷着脸问道。

  贾云超道:“老先生您是这附近的吗?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

  江小白道:“我经常搬家,就是被你们这帮人害的,总是骚扰我。我只能不停地搬家,是最近才搬到这附近的。”

  贾云超道:“哦,原来如此啊。我看那么多人找你求医问药,想必您的医术十分了得啊。”

  江小白道:“你不用求我,你的身体很好,没病没灾。”

  贾云超道:“我家中老母身体不好,能不能请先生……”

  “别说了,我没空。”江小白一脸厌烦地道:“我几次搬家,就是为了躲这事,为什么就是躲不掉呢?我年纪大了,只想过几年清静日子,能不能不要烦我啊?”

  “老先生!”

  贾云超突然也给江小白跪下了,“求你救救我老母亲吧!我爸死得早,从小是我老母一手把我拉扯到大的。如今她患病在床,我这个做儿子的看着她被病痛折磨,心里痛彻心扉啊,只恨不能代替老母亲承受病痛。你帮帮我吧,我求求您了!”

  “别求了,我只是个江湖郎中,没什么真本事的。你找错人了。”

  语罢,江小白收起长剑,便往公园的出口走去。

  他越是这么说,贾云超就认为他是名医,赶紧爬起来追了过去。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